繁体
简体


天生丽质

余卓雄

 

  太空时代的儿童们,仍喜欢沉缅在古世纪王子公主恋爱的故事中,反映了人对美和爱的理想王国的倾慕。因为王子大都是英勇俊秀的,而公主也必须是一副天生丽质,否则很难引起读者的淒艳之感。还有西方的新闻记者,每逢提及当事的女人,一定冠以“美丽的”形容词。不然,哪里有报导的必要呢。
  罗曼蒂克,爱美,昇华到一个幻想的境界,把古今女性锁到一个金雀笼里去,专供社会品评,难怪给妇女解放分子有个革命的借口。前些时,我看亚力海莱(Alex Haley, 1921-1992)的根源Roots),白人在市上公开拍卖黑奴,心里很难过。人的价值,不限於体格的外型。我们如果看重姿色为女性的标准,大有“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之慨,无论是娛乐也好,文化也好,恐怕教育的作用不多。
  美,是“情人眼中”的专利品,本来用不着谁来辩论。问题是公认为美人的,每为自己的容貌所累。那些不漂亮的,为了追求美,常常弄巧反拙。
  诚然,美丽的人有很多利便的地方,但是她们的寂寞比谁都深。她们要维持別人的奖誉,恐惧青春的消逝。一方面要应付四方八面的应酬,疏忽了在学业与工作上应有的上进。在众生俯伏的宝座之上,她们不必讨人的欢喜,很难不慕虛荣。所以西方也有句话说:“愚笨的金发女郎”,就是指那些虛有外貌的美人。


柯德莉夏萍, 1975
  获得金像奖的明星的诞生A Star Is Born)女主角芭芭拉史泰珊(Barbra Streisand),生来一个高而勾的大鼻子,可是她的演技感人,补了她的不足。琼柯丽逊(June Allyson, 1917-2006)的嘴巴像个丑小鸭,然而看过小妇人Little Women)的,很难忘记她那动人的性格。柯德莉夏萍(Audrey Hepburn, 1929-1993)更是永垂不朽,她的艳帜不过是一个瘦削的脸孔。至於桃丽丝黛(Doris Day),一团雀斑,倾倒天下。在审美的评判员的眼中,相信她们永远不会入围,但是她们都有使人爱慕的地方,而且持久不衰。反之,那曾被誉为世界第一美人的伊莉莎白泰莱(Elizabeth Taylor, 1932-2011),八度为人妇,历尽沧桑,当我们看见她那发胖了的身体,真不相信那就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淑女!
  面目平凡的人,用不着对镜子发愁,缺憾也有其吸引的地方。适当的美容和对內在美的培养,时机一到,也能“可怜光彩生门戶”。生来佳美的,必须认清品格的光辉,才永远受人欢迎。最不可靠的,还是岁月无情,迟早会把美貌腐蚀。
  我们平时讚美漂亮的人,总爱说是“上帝的傑作”,难道庸相者就不是上帝的傑作?甚而是魔鬼的傑作?美可以欣赏,卻不可以崇拜。圣经说:

“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艳丽是虛假的…惟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讚…愿她的工作在城门口荣耀她。”(箴言31:10,30-31)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