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21-10-01

施洗约翰的独白

凌风

 


施洗约翰与法利赛人
Saint John the Baptist and the Pharisees, 1886-1894
by James Tissot, 1836-1902

Source: Brooklyn Museum photograph, 2008

 

今夜,旷野的风似乎分外淒冷,
侵透我骆驼毛的外衣。
我从来沒有寻求过舒适的生活,
但现在,不知怎的竟难以入睡。

想到我作祭司的堂兄堂弟们,
思潮像正月里约但河涨溢的水。
他们拘守着呆板的礼仪,
在希律王所建的圣殿里供职。
唉,那是圣的殿吗?
  那是什么样子的事奉?
他们满心愿意人民犯罪,
他们看着那一颗颗负疚的心,
  带着赎罪祭来了;
他们挑剔牛羊的残缺,拒绝了,
迫使他们同殿中特许生意人交易,
他们从中分肥得些红利。
唉,唉!他们只颂扬希律伟大,
有谁肯传上帝的信息呢?
我真的难以想像,这是什么宗教,
  这殿,到底真个是属於谁的。

我想到那些激进派,
他们在野地洞穴里像是野山羊。
喏,他们反对罗马政权,
  与佔领军在捉迷藏—
  那可不是遊戏,
  是生命的搏斗—
 要把尖刀插入他的胸膛。
我说什么呢?人人都犯了罪,
 分什么选民与外邦?
我告诉那些兵士:不要用暴力对待人,
不要讹诈,满足於你自己的薪饷。
我给那些激进分子的信息:
不要以力还力,逞的什么強,
动刀的币死在刀下,要祈求盼望,
弥赛亚来施行和平无疆。

说到弥赛亚,我想起了那人—
如果祂可以称为人—
  我相信祂是。
祂,那么的谦卑,善良,
从里面透出圣洁完全的光。
  多么难以置信,喏,祂来到我面前,
那无罪的竟然要我约翰为祂施洗,
  是多么超过我的想像!
当祂从水里上来,我听到
  天上的见证,声音如同雷响:
“这是我的爱子,在祂里面
 我就喜悅,赐下圣灵无量!”
噢,那是何等的经历,
  何等的景象!
我的心在里面欢跃,
喜乐的浪涌流奔放,
我不由自主的大声喊叫见证:
“看哪!上主所预备,
  背负世人罪孽的羔羊!”

不过,为光作见证到底不是容易,
如果可以有自己的选择,
  我宁愿妥协,求今生的安逸。
多少时候,说直话会带来麻烦,
委婉和谄媚,准会得人欢喜。
只是我的使命是叫人认罪悔改,
我又怎敢扭曲那天上来的信息?
希律安提帕王行了许多恶事,
最近一件是姦娶了弟妇希罗底。
识时务的律法师们早就在努力研究,
  定要达到王欢喜的结论;
但我,
 岂能也随伙出卖主图利自己?
  我坚定的斥责这败德恶行,
坦白的直言毫不逃避,
为了责任我不能靜默不言,
我必须说!我只要见证真理!

我坚持立场,道路越走越窄,
跟随的人減少了,
  顶峰的光荣渐渐在衰退。
以数字衡量成功的人,
  不再来旷野寻找;
属灵,圣洁与悔改,
都成了过时的旂徽。
我灰心,我失意,似乎
 天国从希望的地平线失坠了,
邪恶将要高唱凯歌大张声威。
但,我听到门徒们来报告,
 那也在靠近撒冷地方施洗—
 就是我见证的那位—
有许多人对祂仰慕跟随,
许多人悔改生命改变了,
许多有病的人得痊愈,
许多伤心人也得了安慰。
我舒了一口气,欢喜的说:
“祂必兴旺,我必衰微!”
我想着,想着…
不知什么时候月亮不见了,
清晨的太阳发出了光辉。

咦,这么早!
远处传来了腳步声,渐渐走近。
那要来的到底来了,
法利赛人杂在希律王的兵士中间,
多么不相称的伙伴!
我放棄了捕捉露水中的蝗虫—
 也许他们要结队侵噬庄稼。
我走向前去…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虎年谈虎 ✍天涯过客

谈天说地

不可欺人太甚 ✍刘广华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香煎薯块 ✍呂味

点点心灵

人生何去何从? ✍吟萤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菊花,秋菊 ✍余暇

寰宇古今

维也纳近郊所见与联想 ✍曲拯民

寰宇古今

美洲命名的由来 ✍史述

寰宇古今

创办金陵大学的文怀恩博士 ✍曲拯民

点点心灵

朋友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