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大理点石成金

余卓雄

 

  儿时读地理课本,早对大理心仪,如今在白发之年,竟能身临其境,深感荣幸。风城白族同胞,彩服白巾,增添了古色古香的魅力。
  大理以石称雄於世,当然是出口贸易的重要商品,可谓点石成金。大理石的质地光滑,花纹秀丽,出奇制胜,能激起赏识人的想像力,实乃天工。街攤均有大小石块出售,遊人乐於购买回去向亲友夸耀。
   凡有誉的土产文物,向来都有些传奇性的传说,有声有色,使人神往;沒有人质问真假,老幼都喜爱听闻,这也是神话俗谈的魔力。否则,我们的导遊先生,小姐,要说些什么去吸引遊客呢?

  那么大理石的罗曼史有什么淒艳之处?话说当年,天上专司云锦花繡的仙女下凡大理,爱上了一位白族的石匠,两人结了婚,仙女怜悯苍山乡亲的困穷,点石成碧玉,並且在碧玉上画上五彩的花纹,如同她在天上纺织的云锦。
  这些玉石,给大理国带来不少财富。“可惜”,讲故事人有意地停顿了一下,我知道是高潮的前奏啦,“可惜,正在仙女乐不思归的时候,王母娘娘的喜鹊来催她即日离开凡间。仙女不能违背天命,解下锦带绕住苍山,化成云海,长达百里,那就是今天大理奇景之一的‘玉带锁苍山’。”
  我们又遊览著名的蝴蝶泉,其中有个蝴蝶展览厅,彩蝶标本成千上万,这又是一个美的世界。车过崇圣寺三塔,到太和古城遗址,民居仍保留明清时代的建筑风格,在整洁的街道上行走,有如置身在章回小说之间,与著名的旅遊记者徐霞客一同寻风问俗。

风花雪月三道茶

  翌晨起,怀着兴奋的心情遊览洱海。湖泊是高原断层形成的,淡水两百多平方公里,波平如镜,碧翠的湖光与苍山上的积雪相映成趣,被诗人墨客誉为“玉洱银苍”。

  遊船上,白族青年古乐迎客人。船到湖心,河鹏歌舞团团员在大厅中载歌载舞。河鹏是白族男子之称谓,但是歌舞中当然少不了美丽的姑娘,压轴戏是一幕结婚的喜剧,更使人身处宴席之中。
  白族接待客人的恭敬大礼,极富人生哲理。三次敬茶,杯举齐眉。歌舞团活泼的男女团员,对船上遊客照做如仪,赢得大家的欢心。

  第一道茶装在小巧的瓷杯里,祇是少许浓茶,好像广东人的潮州茶一样,略带苦味。恰恰苦味是这道茶的特色,叫“一苦”,代表人生的艰辛历程。这苦,苦得香,真是提神醒脑。
  第二道茶叫“二甜”,茶里有红糖末和核桃薄片,一方面象征我们的人生渐入佳境,同时也表示主人的甜情蜜意。
  在小锣鼓的过门声中,第三道“回味”茶又端到面前,茶香味浓,这道茶是对旧日人生的回忆,苦中有乐,乐亦未生骄。这三道“一苦二甜三回味”的献茶式,至此礼成,司仪教大家一句“多谢”的白族语,以示回敬。可惜半天逍遙遊,在观赏山水,乐而忘归之间,到上船时竟将这句白族话忘得一干二淨了。
  徐键告诉我们,白族姑娘头戴的冠,是“风花雪月”的讚美,冠下流苏,随着主人的动作在摆动,就是风;冠上有“花”,以白色为主色,宛如皑皑白“雪”;月呢,就是那冠的形状。想起来,今日衣装,似乎少有这种诗情画意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