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谈美国教育

于中旻

 

  美国最大的基督教宗派美南浸信会,在今年的年会中,提出动议全体会员子女撤出公立学校;但未获通过。不过,这证明如此想法,已经在酝酿当中。
  何以至此?
  近几年,在十多国工业发展国家中学生的测验中,美国佔倒数第一或第二。而在学生犯罪率方面,美国则是高踞最高位。正像发生了罪案,要追跡来源,教育的集体失败,也必须检讨。结果,很多人不得不同意浸信会的见解,追溯到公立学校是麻烦的起源。
  公立学校就是免费教育。说起来是不用家长直接出钱,但社区得要出钱,而且公立学校管理不善的结果,是要社区蒙受更大的损失,出更高的代价。所以,不是不花钱就是好的。
  美国的传统,是沒有教育政策。不仅私立学校是这样,政府管不了;连公立学校也是这样。如果有高尚的社会品德,当然是可以的;但如果品德败坏了,自然会转而影响学校。


 曼恩(Horace Mann, 1796-1859

  首先提倡改进公立学校的,是曼恩(Horace Mann, 1796-1859)。他是律师,是麻萨诸塞州参议院议长。早於1647年,麻州就建立了公立学校制度,但办理不善。1837年,曼恩推行改革公立学校。他的六项基本原则:(1)一个国家,不能同时无知而长久自由,因此,需要有普及教育;(2)为了公众利益,公立教育必须由公众出资,管理,並支持;(3)公立学校必须包括所有宗教,社会,种族背景的儿童;(4)公立学校要着重道德教育,但不应受任何宗派的影响;(5)公立学校必须充满着自由社会的精神,方法,和纪律,在教室中,不可使用严格的教学方式;(6)这样的教育必须只用经过良好训练的专业教师。他最终的名言:“必须为人类取得胜利,才可以死而无愧。”但他所说的“胜利”或贡献是什么?怎样才对人类有益?则有待界定。
  曼恩离世的那年,也是杜威生的同一年。他们二人,相续的影响美国教育。


杜威 John Dewey

  杜威(John Dewey,1859-1952)的母亲,注重孩子们的严格宗教教育,规定他们遵守主日,並严厉约束他们的行动,引致他对宗教背叛的心理。其后,杜威不仅成为哲学家,也是最有影响力的教育理论家。他的经验主义教育哲学,以为人是自然的产物,教育应该以孩童为中心。他以“探寻”代替“真理”。因此,他不以为真理有终极性和绝对性。

  公立学校出品他们特定类型的学生。不论存心如何,教育对发展年期的儿童,自然一塑造和洗脑的作用。
  德国哲学家腓其特(Johann Gottlieb Fichet, 1762-1814),是个注重品德的学者,说过一句话:“教育的目的,是毀灭人的自由意志。”也许,那是出於他想建立品德,或统一德国的理念。以后的野心家,別有居心,加以利用。希特勒懂得如何透过教育,建立彷彿是国家的意志,来推行他自己的雄心和狂想;其主要的课程改革,是从人类学方面,宣传其种族优越的观念;结果,把德国带到屈辱,几乎至於毀灭。这是公立学校制度的误用。
  在前苏联,学校课程是制造历史,以适合他们的宣传;在日本,是把孩子塑造成为大和民族军国主义思想。战后的日本,虽然有了和平宪法,和美国式的议会民主,但现在又在篡改历史,否认过去的侵略战爭罪行,趋势是要复新军国主义。这可不是好的现象。

  在控制教育的另一面,是对教育放任的自由政策。杜威除了搞哲学和教育而外,还参与许多活动。其中之一,是倡导建立了大学教师协会,和其他类似教育工会的组织,把持教育行政,彷彿是政客玩教育。这总算离他本行不远。不过,杜威也是ACLU, 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发起人之一。那个组织的主要活动,是反对任何的言论出版管制,提倡绝对个人自由,更反对宗教信仰和道德规范;常用的手段是支持无尽的诉讼。对於美国社会风气的败坏,有极大的促成作用,特別是造成校园风化的低下。当然,这对於公立学校的影响最大。
  学校公立了,並不尽是好事。
  从前,美国沒有教育部,而把社会福利,居屋,和教育,放在一个部门。到了卡特任总统的时候,才成立独立的教育部。不过,联邦政府教育部的权力有限,教育经费多靠地方筹维。
  有人会问:沒有政府控制的教育,怎么会成?那是因为美国有深远的宗教背景,成为自然约制行为的规范,所以学校里所教导的,总不会离开信仰和品德标准。正如开国先贤说的:“这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国家,如果沒有宗教,政府和法律,将不足以治国。”
  今天,有许多破碎的家庭,孩子生而不养,有的家庭就把孩子交给政府,养而不教,难怪学生成绩低落,品德更为低落。一般人以为成功的,只是学得些知识,也许可以用以谋生活,卻不知道如何生活。这样,教育出来的,是一些有知识的野蛮人!
  基督教的学生情形如何?
  最近的巴纳(George Barna)调查显示:福音派的学生中,只有百分之九相信有任何绝对真理这回事;当然,我们知道,局部不能大於全部,这也就是说,在福音派的学生中,相信圣经是绝对真理的,不会多於百分之九。教育到这样程度,父母不应该不担忧吧?
  神借摩西命令以色列人说:“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话,都要记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训你的儿女,无论你坐在家里,行在路上,躺下,起来,都要谈论。”(申命记6:6,7)显然的,这不是要把儿女推出门去,眼不见,心不乱,就安心去弄钱!当然,在今天的社会,科学和专业知识,需要到学校去接受教育;但更重要的宗教信仰和品德,需要由父母传承,不能以为付了钱,就可以推给学校;否则教会的前途,也难免受其影响。愿我们能夠警惕。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