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谁的真理

余卓雄

 

  我以“真理随笔”为名替东西报写稿,並非存心以我的感想为真理,而是以圣经为立论的基础。“真理”之能“随笔”写来,因为“理”如属“真”,根本不需要大事渲染,在我们的一笑一哭之间,应有所悟。
  在人生的路上,我们负荷至累,实在经不起“洗脑”和“疲劳轰炸”,我们的灵魂渴望憩息。年事渐长,最少对“真理”有个认识,不然那太可怜了。上帝要我们活得像个人,有孩童的纯挚,青年人的好奇,中年人的毅力,和老年人的成熟宁靜。上帝的真理必需在平凡的生活中观察到。主耶稣比喻天国的奧祕,多么诗情画意:“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牠,你们岂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马太福音6:26)真是使人心门洞开,俗气全消。
  真理不是主义,不是哲学,也不是逻辑。真理是智慧,是经验,是信赖,是生命!真理是和蔼可亲的。但为了它的公正无私,野心家和小人用六七十年的寿命作孤注一掷,实在愚蠢至甚。保罗写得痛快淋漓:“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他们虽然知道神,卻不当作神荣耀祂,也不感谢祂。…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马书1:20-22)
  罗马钦差大人彼拉多审问耶稣的时候,神经紧张地喊出了历史上一句发人深省的问话:“真理是什么?”但他沒有等待回答,他一开始就不预备听这个答案。因为他其实知道真理为何,但立心扼杀它,这问话不过用来遮丑。耶稣被糊涂地钉死了,真理更显著了。
  真理和道理不同。公有公理,婆有婆理,做官的最怕这种官司。在美国,杀了八个护士的疑犯可強辩无罪。尤巴镇上掘出了二十五具被谋杀的屍体,疑犯一概否认。美臣领党肢解七口,自称为救世之主。在人的法律上,他们对卸罪未必全部绝望,这是以道理平讼事。
  金山有间“大学”,名为“自由”,学生可以为自己的学业给分。他们当然坚持一个道理,你不同意,与他们无关。然而真理不是人理,是天理,沒有人能在自己的生命成绩表上下分数。
  道理能改,所以能夠“造反有理”,所以有“修正”,有“修宪”,有立法家。但他们一定不会那么笨虫似的敢说那些道理是真理,最多是说暂时“合”理。由“条条大路通罗马”的观点看天国,刚好相反。为什么?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约翰福音14:6)约翰福音的开场白简明有力:“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约翰福音1:1)绝不含糊,气魄雄浑,我常爱朗诵此章。
  狄更斯说:“真理包含至高的善,但善的事物卻未必包含真理。”一场在芝加哥打不赢的官司,转到美亚美,卻场场胜利。以赌博筹款办学,善事也。以屠杀达成革命,爱国也。以苟合提倡性解放,爱情也。以抢夺均分资财,平等也。以不务正业倚赖救济,清白也。三十年前英国在星加坡公开引诱华人吸毒,並授与执照,合法也。天下所有美词,都被利用,说来头头是“道”,何乐而不为哉。
  海明威说:“真理是上帝的另一名称。”人为了“伸张”自己的“道理”,互相残杀了千万年。道理改了又改,但上帝的真理,永远一样。
  天理严正,卻予人悔改的机会,是为福音。但“机会”一过再过,人还怪责道:“看这个样子,哪里有真理呢?”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