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菜根的滋味

湮瀅

 

  日前与朋友谈吃的艺术,进而谈到吃的內涵与吃的态度,引伸出许多问题,与不少的感慨。

  我虽不算有口福,但卻吃过各种口味的中菜,也跑过全世界的许多地方,嚐过各国的菜式,但我生平最不能忘记的美味,卻是儿时在家中吃过的一种带根炒的小菠菜。菜是在故居南园中种植的,那年春天菠菜刚刚长起来,因为太小了,便连根一起拔起来下锅,调味品则是刚刚酿好的新豆瓣酱。嫩绿的小菠菜,稚红的小菜根,带着新酱的芳香上桌,滋味之鲜美,是我以后从未再嚐过的,特別是菠菜根的那种甜甜的滋味。
  离开故乡后,吃过无数次菠菜,但总沒有那次味道的鲜美。当然,那时候我还沒有上馆子的经验,也沒有吃过山珍海味,清酱炒小菠菜,不过是农业社会里的家常便饭而已。今天我们怀念的,不仅是菜根的芳香,而是农业社会里的溫馨,恬适,简朴与宁靜,特別是那种无欲的心境,醇厚的人情味,用来佐餐,更会显出菜根滋味的甘美。今天也许还能烹出这道简单的菜式,卻烹不出那种和谐满足的感受,与醇厚无华的人情味,这才是我们感到无比遗憾的。
  今天在台北你走进一家俱有规模的菜馆,在菜单上绝对找不到菠菜。可以和山珍海味相配合的似乎只有豆苗,芥兰等少数几样昂贵的蔬菜,青菜豆腐是无法摆上高级席面的,这真是一种悲哀。並非悲哀吃不到菠菜,而是悲哀今日社会的奢靡,已经到了十分可怕的地步。
  在台湾的大街上,马路的两旁是三步一酒楼,五步一饭馆,据统计一年中人们可以吃掉一条高速公路。而台湾在东南亚中,是肉类消耗最多的地区之一,国民摄取的热量之多,已经到了危害健康的地步。但人们在吃遍了各种山珍海味,嚐过了各式美味之后,口腹之欲仍无法餍足。吃的艺术在中华文化中虽然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值得发扬;但在国力维艰时,我们将这样多的经济力量投於腹中,确是值得检讨的一件事情。
  今日的饮食业,尚不单是酒席的本身,许多餐馆竟以豪华的设备,歌姬的演唱,乃至各种夜总会的表现节目相号召,这种由口腹之欲进而为声色的征逐,才足以启人殷忧,而隐藏在声色酒肉之后的,则是浅薄的人情与工业社会的尔虞我诈。古哲人所罗门王在他著名的智慧语集箴言书中曾说:“素菜淡饭而彼此相爱,胜过酒肉满桌而彼此相恨。”(箴言15:17)。在吃腻了满席珍馐之后,让我们再来嚐一嚐粗茶淡饭,也许正是我们今天所需的菜单吧。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