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道成肉身之奧义浅说

殷颖

 

神(道)降世为人,是永世难解的奧秘

  基督说过:“上帝是个灵”(约翰福音4:24),灵並沒有形体,是看不见,摸不着,人只能以心灵感觉到。灵,是不在时间与空间之內的“存在”,当然是沒有形像的。因而活在时,空中的人,想要在心灵中建立神的“形像”,以寄托信仰,是比较困难的。
  因此神在旧约中便会以“人形”向人显现,此即所谓的“神人同形同性论”或“拟人论”(Anthropomorphism)之出现。其最重要的根据为,神当初创造人的记载:“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祂的形像造男造女”(创世记1:27)。这便是“神人同形同性论”的起源。根据旧约中的许多记载,在在都显示出上帝以人的形像向人显现,如上帝的眼目(列王纪上8:52;约伯记24:23),上帝的圣臂(以赛亚书52:10)等。但最显著的则为“上帝的脸”,这才是最重要的。但摩西与族长们都见过神的面貌吗?应该都沒有。当年摩西上西乃山承接十诫,並以之刻在石板上,他在山上住了四十昼夜,他当时曾与神面对面过吗?好像有,但卻未真正见过神的面。若然,他何以在死前要求能见到神的荣耀,但神卻告诉他:你不能看见我的面,因为人见我的面不能存活。故神只能将摩西安置在磐石穴中,当上帝的荣耀经过时,神还要用手遮住他,等神的荣耀经过之后,摩西才仅能见到神的背,卻见不到神的面(出埃及记33:20-23)。以赛亚先知见过神的面吗?当他看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以赛亚的第一个反应,是想到他要灭亡了,而战兢恐惧地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以赛亚书6:1-5)其实,他可能只见到神遮满圣殿的衣裳,並未敢抬头仰望神的荣耀。
  但以色列人多么希望能看见神的脸,故祭司为以色列人祈福之语,即以此愿为祝祷:

“‘愿耶和华赐福给你,保护你。
愿耶和华使祂的脸光照你,赐恩给你。
愿耶和华向你仰脸,赐你平安。’
他们要如此奉我的名为以色列人祝福;我也要赐福给他们。”(民数记6:24-27)

  旧约中的以色列人,非常期望能看见神的脸,得到祂的赐福,但只能希望,卻无法如愿,因为这中间有罪的隔离。
  人渴望能看见上帝的面貌,中世纪“文艺复兴时代”,便由艺术大师米盖朗基罗(Michelangelo, 1475-1564)“落实”了这个愿望。他在罗马教廷西斯汀教堂內的屋顶上,绘出了“上帝创造亚当”壁画。画中的上帝,像一位须发飘洒的慈祥老者,伸出他的手指,触及受造者亚当的手指。这就是人类向往已久,对耶和华上帝之想像的面貌。米盖朗基罗应是参考中世纪以前许多人的想像,並根据创世记的记载,而拟绘的上帝面像。


The Creation of Adam, c.1512
by Michelangelo, 1475-1564
©Michelangelo.org

  当神的“时候满足”(加拉太书4:4),救恩终於诞生,这就是新约时代的“道成肉身”(Incarnation),人类便迈进了一个全新的世代。旧约时代人心目中的“严”父,卻在新约中转換成为一位慈祥的父亲。
  新约时代的耶稣,为上帝绘制了另一副不同的画像。祂在路加福音第十五章中,描绘出一位十足慈祥的父亲:每天倚门等待他离家出走,在外过放荡不羁生活的浪子。这位象征天父的慈悲父亲,与旧约时代的“严”父判若两人。是天父改換成另一副面孔吗?当然不是。按旧约为律法时代,人对神产生恐惧,应並不是对天父本尊的惧怕。人之惧怕,是因为人自己犯了罪,惧怕律法对罪的惩罚,连带也对颁布诫命与律法的天父有所恐惧。其实父神耶和华上帝,本为一,並沒有两副面孔。当时代到了新约,人类已进入了福音时代;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人,以代替人的罪,还为人钉死十架,祂还能是一位“严”父吗?当然不是。祂原本为一位慈悲的天父,人可以在主的救赎下,接近天父身边,並承欢膝下,成为神的爱子。这便还原了一位亲爱慈祥的上帝,人不必再惧怕了。
  不仅如此,基督还教导门徒一篇标准的主祷文。祷告起头第一句,便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在新约伊始,每一个人的地位,便都在主前平等了;都站在同一条地平线上,每人的立足点皆为祂的子民。上帝视所有人都为她的儿女,因为神爱世人(无论义人与不义的人,好人或坏人),而且世上之人,皆为罪人,根本沒有义人。

当牧羊人听到天使报喜讯之时,即“道成肉身”基督受苦之日


©www.LumoProject.com

  当天使向伯利恆的牧羊人传报基督诞生的好消息时,举世欢腾,救主降生!但卻为三位一体上帝的第二位,圣子受苦受难之始;这便是神在祂的救恩计划中,设定的“时候满足”之时。祂要亲自降世为人,诞生成为一位婴儿,並经由童女马利亚,在圣灵的光临中而怀孕,並经十月怀胎生下的,有血有肉,真真实实的一位圣婴,也就是一位的的确确的人子。祂便这样在伯利恆小城,一个又冷又湿,又脏又臭的简陋马槽中降生了。
  这是一个天大地大的奧秘,无人能解。人之微末有限的智慧,无法解释神的奧秘;除恭敬接受相信之外,並无其他方式。人凭借受造者之一丁点知识,无法了解。但愚昧的人,卻想用一切人知识范围內的方法来加以诠释:如生物学的变異说等,甚至还捏造出马利亚不守妇道等恶言。当耶稣出来传道时,一群犹太人还敢对主说:“我们不是从淫乱生的;我们只有一位父,就是神。”(约翰福音8:41)言下之意,诬指基督的生父不明。中国还有一位治儒学的神学家,要以中国传统之“阴阳交泰”说,来为基督的“道成肉身”解套,以说明基督的来历。異哉!亏他想得出来。
  按人是生而有原罪的,故另一困难为,马利亚是亚当之后裔,亦应生而带有原罪。所以基督既由马利亚所生,当然也会遗传原罪。教会便连忙为基督设法解套,力倡“马利亚无原罪说”。天主教內有许多个会,主张马利亚无原罪者,亦为圣“会”之一。宣示马利亚怀孕之前,天主已特赦了她的原罪。如此说可以成立,但圣经的根据在哪里呢?而创造天地的主宰,需要人来为祂解套吗?一位能创造天地的主,无所不能的上帝,祂不能让有原罪的马利亚,诞生无原罪的基督吗?在神还有难成的事呢?这些人都白忙了。人可以帮神的忙吗?能。只有传扬福音这一件事,是神赋予人的使命;此外,要帮神的忙,则是自不量力:不但愈帮愈忙,且全都白忙一场。
  “道成肉身”是一个大奧秘;人不能解,因人的智慧有限,神的智慧无限。这些神蹟,人只要相信便好,解释则不需要。若要勉強去钻牛角尖,定会走入误区,误入歧途,便中了魔鬼的诡计。
  人仅能略知的是:创造天地的主宰,不是具体的(人,才具体)。祂创造天地,时间与空间,但神並不在时,空之內。祂创造了人类的历史,並主导人类的历史,但神也不在人类的历史中。若将历史比作一本书,上帝可以由前往后看,祂也可由后面往前面翻阅。因祂超然於人类历史之上。易言之,人间的一切限制都非祂的限制。问题来了,神一旦以“道成肉身”,那原本无所不在的神,便将自己关入人的一切限制中,成为人的一份子。祂将自己纳入其所造的天地,时,空中,神便将自己关入牢笼,暂时失去了自由,被禁制在人的“肉身”中。故由“道成肉身”那一刻开始,祂便进入人生的制约中,开始受苦了。
  基督由马利亚自圣灵怀孕开始,即失去了神的无所不在,一直等到祂在人间度过三十三年岁月,由钉上十架(Crucifixion)流血到死亡,再到复活(Resurrection),祂才走出了人生的“禁制”,恢复了祂原先不受时空制约的自由,再进而由人取得之身体,变化成为灵体(Spiritual body),並在此灵体中升天,才结束了“人身”的禁制。此种奧秘,人永无法了解,卻必须以信心接受。

基督为何“道成肉身”?

  或有人问:“诫命与律法”既为神所设立与颁布,神自己设立的律法,不能自己予以废止或修改?何须自己“道成肉身”,到世间受苦,以成全祂自己设立的诫命与律法呢?神用祂设立的律法,反倒捆绑了自己的手腳?这种问题,人本不应问,更不可代神回答。神自己所订定的工作,有其真理的永恆性。但基督已在新约中作出了宣示:“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马太福音5:18)神的诫命与律法既不能废去,必要成全,古往今来,一切犯罪的人,便都要因触犯律法而死亡!但神卻深爱这些犯罪的人,並要施以救赎,便只有让祂的独生爱子代世人死之一途,才能达成对犯罪之世人的救赎。因此,神的儿子必须死,以代人赎罪。此为必须,绝对沒有转圜的余地。

再回眸“道成肉身”者之风采

  我在“耶稣到底长成什么样子”(见拙著竹窗感怀124-138页)文中,已讨论过基督的长相。但人们仍然“相信”祂虽不会长相十分俊美,至少也“应该”生得慈祥,轩昂並神采奕奕,才符合人的“信仰”。基督沒有留下祂的画像,应有深意。以赛亚先知早已为基督预告了祂的模样。

“他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芽,像根出於干地。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羨慕他。他被藐视,被人厌棄;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以赛亚书53:2-3)

新约腓立比书2:7节,进一步落实了主的地位与形像:“反倒虛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
  道成肉身的目的既是要服事人,主便被打成奴仆,成为当时下流社会为人轻视的对象,完全与今人的想像差距甚远。因祂不仅要为人受苦受死,也並非以悲剧英雄的姿态钉上十字架;祂还被人视为下等贱民,遭人轻视。人皆觉得祂罪有应得,而这就是主向门徒所预告的,主要“被棄绝”。主基督在当时的定位,应该是一个“下人”(即贱民)。

  神原本为一位国度,权柄,荣耀的至高无上者,何以卻沦为一个人所瞧不起的下人,贱民,並窝窝囊囊地被钉在十字架上?后世之人视主钉死十架为尊贵,神圣…但皆为后事,与主当初死的情況天差地別。这究竟是为了什么?无他,只是为了你与我的罪。而这就是我们今天再回眸,所看到的道成肉身之基督的“风采”。

基督“道成肉身”才可受痛苦,流血与死亡

  “道成肉身”之基督,只有取得了人的血肉之身,才能受苦与受死。祂是以人的血肉之躯,躬亲体尝了人遭受痛苦的感觉,祂也只能以肉身才可体尝飢饿,困乏与干渴(最后当祂的体血流尽,口便极其干渴,並说出了十架七言之一的:“我渴了!”(约翰福音19:28)一般人多不能体会人体流血后口渴的痛苦,我略有此种经历。我在七十年前遭遇“莱芜战役”时,右膝中弹流血,勉強拖行了一段路后,血流不止,口便极度干渴。(口中其实已吸满了砲弹灰,后来找到一条小沟,便一头埋下去,捧沟底泥浆来喝。)基督只有在取得了人身血肉之躯后,才可以流血。主说的“上帝是个灵”,灵如何能流血,灵只有取得了人的肉身,才有血可流,才具有人的神经,才可以在十架上感到痛楚,也才可以死。当主说:“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路加福音23:46)时,祂便以真实的道成的肉体死了。否则,神灵如何能尝死味。
  所以基督必须以“道成肉身”,方能经历一个真人的生,死与痛苦。

基督以“道成肉身”经历受苦受死之后,才可以复活

  耶稣基督以其道成之肉身,真正经历了死亡后,灵魂与身体分离,身体被取下安置於墓中,主的灵魂卻下到阴间,第三天才复活。基督为永活的神,祂需要复活吗?只有人才需要复活。所以基督道成肉身之主,在经历了死亡之后,才可再经历复活。主的复活,十分必要。因基督之复活,宣告了“死亡”之死亡。千古以来人最惧怕者唯有一死,但主在经历过死亡之后,便以复活彻底击败了死亡。故保罗大声疾呼:“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哥林多前书15:55)基督借着死与复活,毀灭了死亡。是人类自犯罪后,第一次不必惧怕死亡;这是人世间的一件大事。而主的复活,並非原来之肉身的复活;它是经过了变化之属灵的身体,即为主的灵体(哥林多前书15:44),也成为在主內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哥林多前书15:20)。这,才是基督道成为肉身,功德最后的圆满;可以为主的“道成肉身”,画下一个圆满的句号。

“道成肉身”之基督,还要以其灵体再临並主审判世界

  “道成肉身”之基督,以时,空为牢,以人的肉身为狱,将自己囚禁在特定的肉身之內,为要使这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神,以人体来受苦,流血並死亡,完成了律法对人犯罪的一切要求,卻以复活的大能,突破了千古以来人望之生畏的死亡。祂卻又在死后第三日,宣告复活了!基督复活后,已非其原先由马利亚取得之肉身,而变化成为灵体,这个属灵的,荣耀的身体,也已回复了祂原来的灵,但又加上变化之后的灵体。基督再向门徒颁布了祂传福音的大使命之后,便驾云升天而去(使徒行传1:9),这就是基督“道成肉身”最后的完结篇。门徒在仰望基督升天后怅望,失落之际,天使向他们宣示:

“加利利人哪,你们为什么站着望天呢?这离开你们被接升天的耶稣,你们见他怎样往天上去,他还要怎样来。”(使徒行传1:11)

  保罗告诉我们:

“弟兄们,我告诉你们说,血肉之体不能承受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我如今把一件奧祕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哥林多前书15:50-54)

  与此同时,将出现一个白色的大宝座,座上者正是复活后再临的,曾经是“道成肉身”,历经死与复活后升天的主,耶稣基督。祂要再回来,在白色大宝座上审判世界(启示录20:11-15)。而这也正是“道成肉身”之基督,最后要完成的对世人之拯救与对罪人的审判。阿们。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9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