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床与梦:婚姻与政治

亚谷

 

  扫罗作以色列王。非利士人来侵犯,伟大的勇士歌利亚,不仅寒全军之胆,还敢於亵渎万军之耶和华的圣名。以色列军坚壁不出。是伯利恆的牧童大卫,受父亲的差遣,为在军服兵役的兄长们来送补给。只要照顾好手下的羊,战爭不干他的事。可是大卫不能忍受神的名受羞辱,也不甘心同胞被欺凌;他义务奋勇卷入了防卫战,就用手中的机弦甩出石子,打倒了非利士的伟人。是这种单纯关心別人的心,使扫罗的次女米甲爱上了大卫。

同床同梦

扫罗的次女米甲爱大卫;有人告诉扫罗,扫罗就喜悅。扫罗心里说:“我将这女儿给大卫,作他的网罗,好借非利士人的手害他。”所以扫罗对大卫说:“你今日可以第二次作我的女婿。”…大卫就喜欢作王的女婿。…大卫和跟随他的人起身前往,杀了二百非利士人,将阳皮满数交给王…於是扫罗将女儿米甲给大卫为妻。(撒母耳记上18:20-27)

  大卫所交往的对象,是一位无信无义的最高领袖。扫罗王结亲条件:“只要你为我奋勇,为耶和华爭战。”(撒母耳记上18:17)把“为我”放在前面,“朕即国家”,对最高领袖,我,效忠最要紧;为神放在后面。其时以色列草草创建,联邦团结不稳固,国势不振,稅收谈不上;耶西三个儿子参军报效国家,不仅沒有邮政传递军报,沒吃粮饷,还得自送军粮供应(17:13-19)。大卫杀死歌利亚,非利士人的威胁暂时解除。王居然改变许婚,勉強把次女为饵给大卫;尽管扫罗经济条件不错,只收聘礼,不谈婚礼陪嫁。无论如何,米甲与大卫同心和谐,同床同梦过下去。

異床同梦

扫罗又打发人去看大卫,说:“当连床将他抬来,我好杀他。”…扫罗对米甲说:“你为什么这样欺哄我,放我仇敌逃走呢?”…大卫逃避来到拉玛见撒母耳;将扫罗向他所行的事述说了一遍。他和撒母耳就往拿约去居住。(撒母耳记上19:15-18)

  扫罗给新婚女婿的礼物,是急於让女儿作寡妇,发动阴谋要杀大卫;特別当大卫打胜仗有麻烦(撒母耳记上19:1,8)。扫罗不惜拨专款雇用特务,窥伺大卫闺房隐私(11节),企图加害他。好在米甲因为爱她的丈夫,不肯听从父王的阴谋;她放丈夫逃跑,肇祸的原因,是撒母耳奉神的旨意膏立大卫为王。扫罗固执“天无二日”;米甲卻表明她与大卫同心。因为同丈夫结婚的那一天,就立约決定“二人联合,成为一体”。所以虽然因为政治势力的影响,強把他们分散異地,米甲仍然持守自己的归属,她关心大卫最近的消息,老撒母耳是否能夠作他的保护?夫妇虽異床而同梦。后来扫罗为了让她死了那条心,找个人家把她再嫁了出去。


米甲放大卫逃跑

同床異梦

大卫[对押尼珥]说:“好!我与你立约。但有一件—你来见我面的时候,若不将扫罗的女儿米甲带来,必不得见我的面。”(撒母耳记下3:13)

  大卫是神所膏立;撒母耳去世了,神的旨意终必成就。大卫敬畏耶和华,不敢伸手加害主的受膏者;到后来扫罗王和他的众子阵亡了。大卫受人民拥戴(撒母耳记下2:4),先是在希伯崙作犹大的王。王朝的开国元老押尼珥,把扫罗的儿子伊施波设扶上王位,带到约但河东岸,玛拿西族的玛哈念地方,与大卫对峙。大卫家日渐強盛。
  患难的日子过去了。在希伯崙,米甲虽然回归得晚,从再婚的丈夫帕铁家中取回(撒母耳记下3:14-16);因她是大卫王明媒正娶的元配王后,而且是扫罗王的公主。帕铁无可奈何,依依不舍,一路相送;米甲卻只向往将来到的好日子,略不回顾。大卫喜新而不厌旧,並不嫌她年长色衰,恩眷如初。大卫的后宮,已经有了六位妻子!米甲只看得上基述王的女儿玛迦,跟自己门戶相当;也对亚比该稍假辞色,因为她带来丰厚的嫁妆,又美貌聪慧。对於其余的女人,並不看在眼里。米甲竟然那么注意财富享受!时转境迁—押尼珥见风转舵来归,遭约押杀害;伊施波设被叛臣所弒,王脈已经斩绝(撒母耳记下3:27,4:5-8)。大卫渐渐发现米甲已经不再与他志同道合,而是同床異梦!

異床異梦

大卫献完了燔祭和平安祭,就奉万军之耶和华的名给民祝福…大卫回家要给眷属祝福。扫罗的女儿米甲出来迎接他说:“以色列王今日在臣仆的婢女眼前露体,如同一个轻贱人无恥露体一样,有好大的荣耀啊!”大卫对米甲说:“这是在耶和华面前…我也必自己卑微,自己看为轻贱…”扫罗的女儿米甲,直到死日,沒有生养儿女。(撒母耳记下6:18-23)

  共富贵的日子开始了。以色列众支派来见大卫,膏立拥戴他为王,作全国的共主。接着,迁都耶路撒冷。
  还好,米甲沒有把家中的神像(撒母耳记上19:13)也搬了来;但她的心里,按扫罗的习惯,並沒把耶和华放在首位。大卫卻是不一样。在伯利恆以法他,还只是个少年牧童的时候,受先知撒母耳奉神的命膏立;他心里就想念被掳失蹤的约柜(诗篇132:6)。登上王位以后,他更念茲在茲。第一次,大卫王召聚精选的群众三万人,热烈奏乐欢舞,用新建的牛车载运约柜;卻因不明神的规例,沒有流血献祭,遭致神的忿怒,击杀乌撒,使大卫愁烦。
  大卫谦卑省察,学习了属灵的功课。他照神的律例,用利未人的肩头抬约柜,当“抬耶和华约柜的人走了六步,大卫就献牛与肥羊为祭。大卫穿着细麻布的以弗得,在耶和华面前极力跳舞,这样,大卫和以色列的全家,欢呼吹角,将耶和华的约柜抬上来…进了大卫城…请进去,安放在所预备的地方,就是在大卫所搭的帐幕里。”(撒母耳记下6:13-17)大卫同百姓作这一切,是存着感恩谦卑服事的心;米甲从她父亲王家所学所见习的一套,是讲气势,装威风,骑在人民头上。所以她看见大卫的表现,认为在他的地位以下,用讥讽的语气,说大卫是“轻贱,无恥”!大卫认为这不仅是观点,和爭执言语的问题,是有关信仰:

“这是在耶和华面前!耶和华已拣选我,废了你父和你父的全家,立我作耶和华民以色列的君,所以我必在耶和华面前跳舞;我也必更加卑微,自己看为轻贱。你所说的那些婢女,他们倒要尊敬我。”(撒母耳记下6:21,22)

  大卫这样宣告,也有行动。米甲仍在生育年龄,王家的子嗣更被视为神的赐福;“直到死日沒有生养”,是婉言,指大卫从此不再与她同房。信仰相異,自然该異床異梦。
  祝圣徒注意谨慎择偶,不是看门第,财富,必须信仰优先,才可以同床同梦,同心同德,同行天路。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