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21-09-01

狮口的见证

凌风

 

“今天不给食物!
君王主子吃不下美味盛筵,
也断绝了美声的音乐管弦;
你们也只有跟着挨饿一天。”
餧养狮子的人说完转身离去,
我们並沒作啥错事,
为什么那样怨气冲天?
声音忒大了些,好在不曾惊醒
那老头儿熟睡懕懕。

可真不是个平常人物!
你看他穿着紫色长衫;
虽然衣服有些凌乱,
头上还戴着嵌玉的金冠。
他並不如那些领袖装作威风,
甚至可说面目憔悴,形容枯干,
年纪很大了,须发都已经全白,
可安详中流露出威严。
不知谁把他粗野的丟下来,
正好砸中了俺的老伴。
母狮子刚低吼待发脾气,
他竟然伸手轻抚她的金毛道歉!
他那么老了,瘦骨头又硬,
看来就不会引起食慾贪馋。
我实在沒恶意,缓缓伸出前爪,
他用手轻握,是多柔软!

我全家都把他当作是善邻,
何況有一位天使在我们之间。
狮穴本来就沒有照明设备,
外面的暮色也慢慢伸展。
小狮儿打个呵欠呲着锐齿,
短浅的注视,並不曾垂涎;
老人家张开缺牙的嘴回以微笑,
像在自己家里,祷告了,就地睡眠。
我忽然想到他年纪大衣薄形单,
哪知大崽拥抱他有软毛为蔽寒!

太阳还是从东方冉冉升起,
又一次的光明驱除黑暗。
洞口出现了尊贵的王,
许多人拥护在他后边;
王紧张得还有些气喘,
老远就发出惶急的叫喊:
“但以理啊!你的神可曾保护你?
至少让猛兽口中留下骨头,可作纪念?”
原来那是他的名字—
是大利乌王以下的首席总管!

但以理爽朗的声音回答:
“谢王关心,我得所事奉的神宠眷!
因为我並沒有违背祂的旨意,
对政府,人民,和所有邻舍,
也全都沒有亏欠!
祂差遣天使给我时刻保护周全,
不必医生检验,我心康身健!”

大利乌王的悲愁煙消云散,
察看敬爱的长者果然全无伤残。
这么大的奇蹟超奇非凡,
他张开双臂,高声颂讚上天:
但以理所事奉的是真神,
能保守祂仆人十分平安!
吩咐快把但以理提出狮穴,
然后下令叫臣仆排列按部就班;
阴沉着脸,点出几名首长,
他们早预感可不是发财升官。
他们都肠满肚圆,卻踯躅迟缓,
王叫来他们的公子小姐如花美娟;
一个个都丟下了狮子洞中,
不断的传出淒惨的叫喚;
我的孩子们跳起来撕咬嚼烂,
享受这迟来的丰盛早餐。

你们曾听说狮口的故事,
那不过是说主怎样救脫危险;
这可是从我狮子的口中,
讲出来亲身的经验之谈:
希望鼓励你为信仰忘身向前,
持定神信实的应许,
接受信心的考验,
哈利路亚!
勇敢的面对明日的挑战!


狮子坑中的但以理

 

狮口的见证

献给受苦的圣徒

(取意但以理书第六章)

  你自然听过“狮口的见证”
   是说如何脫离危难的余生
   但不同的是—
   这狮子口中说出的见证
   希望你更加留心的听

饿得好难受啊!
肚子里像火烧,在绞痛。
多少天已经沒有食物了:
  王好像变得更仁慈,
  对我,卻如同更贫穷—
虽然,我有利齿,有锐爪,
但王家洞穴里的雄狮,
有这些又作得什么用?
我只能盼望人的饲养—
  惯於等他们把人丟下来给我吃,
如果不,我只好等,等。

好多天了,
我意识到情形的不同:
新当权的总长和总督们,
常来奔走大利乌的王宮。
虽然,我不屑於理会他们的
 权术,斗爭,
但仍然不免听到
 他们轻快的腳步声。
他们说,沒有什么叫非法,
在全国也沒有贿赂通行。
不过,只送送红包,收服务费,
就可以把黑暗变成光明。
叛逆投降都叫作义士,
惯打败仗的被捧成大英雄!
奸邪的变成了忠贞,
真个是黃钟废棄,瓦釜雷鸣。
他们描绘出一副美好的远景,
齐声说国泰民安天下太平!
他们殷勤的对王逢迎,
  大声的向王歌颂;
好像罪恶忽然从世上绝了种,
好像弥赛亚也不必降生;
沒有人敢说惹犯他们的真话,
这样,也再沒有人被丟入狮洞受刑。

但那一天,
上面洞口的盖开了
 —那是黃昏的时候
夕阳的余光已经很黯淡了。
忽然黑暗变得更浓,
从上面飞下一片阴影,
很快就分辨出原来是人形。
飢饿的少壮狮子从睡中醒转,
张开了利爪表示欢迎。
啊,原来是一个老人,
  胡须和头发都白了,
  体态显得有些龙钟,
脸上满了皱纹,
皮肤已经垂松。
但他站在那里,
显然的与其他的人不同:
他沒有惊慌,沒有哭喊或咒骂,
神态竟然是那么安靜!
那狮子再慢慢的走近,
用鼻子湊上去拱一拱:
  “他的气味是那么清淡,
  必是多年吃蔬菜,喝白水,
  並不像一般官僚的
  一身肥肉,满腹荤腥。”
它搖了搖头,缓缓的走开去,
老但以理並不是理想的供应。

另一只幼狮跳出来,
那毛茸茸的头向前靠拢,
牠的下巴碰着但以理的背,
皱皱眉头:“这老人瘦骨棱棱!
  显然这不是最好的午餐,
  因为他的骨头是那么硬。…”
老人竟伸出了手,
轻轻的抚摸着幼狮的头顶。

现在,轮到我走近那老人,
面对面看得很分明—
  洞中的光线很暗,
  我得尽量张大瞳孔—
他看来已超过八十岁,
(我说的是人的年龄)
但脊背还是那么坚挺;
他的眼睛沒有一点阴翳,
似乎反映出他心湖的澄清。
啊,他说话了,他不曾耽心
  我,一个狮子在偷听;
实在说,我听过人说话,
但不知怎地,只有这一次,
声音的意义能夠辨明。
他原来是在向神说话,
  虽然简单,卻很郑重:
“神啊,你鉴察人心,
你是全智,你是全能,
我的心不曾起恶念,
我的手不曾作恶行,
是你的话保守我
诚实公义正直度过了这一生。
那些妒害我的仇敌也知道我无辜,
搜寻不到我误国贪污的把柄;
只有我一天三次开着窗戶,
面向耶路撒冷,祈祷如恆。
神啊,我仍然相信你的公义,
保守拯救我脫离这狮洞!我
 不妥协,到现在也不埋怨后悔,
惟愿你的名得荣耀,
  你的旨意得成。”

不瞒你说,
我的利齿咀嚼过不少人肉,
我的锐爪攫夺过他们的生命,
那都是脑满肠肥的贪官污吏,
那些家伙心肝简直像野兽,
  味道差不多是畜生。
但今天,面对着一个无辜的人
不知怎的,这颗
狮子的良心总觉得不大对劲!
我垂下了头再想一想,
还是退后一步,爪不要动。

在洞的深处
有好几个狮子张牙舞爪的向前冲,
狮子到底是狮子啊,
怎能希望他们一时就变了性情?
我不敢想,他将要屍骨粉碎,
我不明白,怎么会对这老人
 关心同情,觉得他可亲可敬?
但有更难以想像的事发生:
一位光明的天使,
忽然出现在我们当中,
他是那么样的和善,
好像是有形的春风,
他从狮子心中消除了凶猛,
卻给狮子的口加上了严封。
於是,他们变成了羊羔,
臥在那老人的腳下,
 又依偎在他身边,
 用溫暖的皮毛为他防寒御冬。
老人安详的睡了,
感恩的微笑着进入了甜梦。

洞门又开了,
一顶皇冠出现在上面,
也传来焦急的哀声:
  “但以理,但以理啊!
  你仍然活着吗?
  你事奉神是否落空?”
老人但以理说:
“王啊,永生的神施恩保守我,
因为我对祂完全无愧的事奉,
对王也沒有亏损,完全尽忠!”
  “啊!但以理果然是你!
  我原想只能见到你不灭的英灵,
  从昨天,满城都带上愁容,
  幽暗悲哀笼罩着我的王宮。…
  唉,唉,我欢喜得昏了,
  来人啊,快,快,拋下救援的索绳!”
老人被提着冉冉上升。
接着,传来不绝的欢呼,
一阵阵的音乐奏起,
  笙笛悠扬,击鼓鸣钟:
“但以理所事奉的永活真神,
愿祂的名在全地被尊为圣!”

洞门第三次开了。
我肚子里的飢火越烧越凶,
晚餐终於来了—
  一,二,三…好几个人,
连续被丟进来,
他们淒厉的喊叫,
无望又惊恐。
他们的手沾过无辜的血,
引起了狮子的胃口,
坐实了恶人的罪证。
狮子们跳跃起来,胜了他们,
撕裂了他们的肉,连骨头也不剩。

远处,晨风送来语声,
是但以理吗,或是別人在说:
  “感谢主,
  太阳格外的光明!”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施洗约翰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谁是中心 ✍于中旻

谈天说地

起初神创造 ✍亚谷

谈天说地

从美国撤军阿富汗谈起 ✍林向阳

点点心灵

乡居琐忆 ✍余仙

谈天说地

苏俄一文一武援华 ✍于中旻

艺文走廊

王羲之“兰亭集序” ✍天涯过客

艺文走廊

安娜堡的艺术集 ✍吟萤

点点心灵

有风从天上轻轻吹来 ✍王人义

谈天说地

《沉默》之“不可说”的境界 ✍殷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