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启蒙或入迷

于中旻

 

“隐祕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神的;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好叫我们遵行这律法上的一切话。”(申命记29:29)
“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启示录1:3)
“凡遵守这书上预言的有福了。”(启示录22:7)

  从早期教会,圣徒就盼望基督耶稣的荣耀再临。那些单纯的基督徒,他们把主的话当真,盼望主成就祂的应许。主实在是信实的,沒有疑问,沒有错误;不幸由於不同的原因,确实发生过解释的错误,而且以后不断发生。
  在十九世纪之初,有些人把拿破崙(Napoleon Bonaparte, 1769-1821)当作“敌基督”者。英国名佈道家司布真(Charles Haddon Spurgeon, 1834-1892),在他给牧者学院学生讲授时,把那些努力计算“兽的数目”的人,警告后生作为鑑戒,以免成为笑谈。对於他当时的听众,有志为教牧,确是有益。
  在那以前,教会历史发生过类似事件,激起不少狂热分子,作出反理性的行动,后来也不缺乏人蹈其覆辙。在上世纪,初有人把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 1883-1945)当作“敌基督”候选人;后来,希特勒(Adolf Hitler, 1889-1945)也被提名。这些人都过去了。搞这类事件的,有的还是名门的正统信仰者,也有无知的人,如彼得所说的:“无学问,不坚固的人強解”预言(彼得后书3:16),可惜,确实不乏后人。
  随着大众传播的发达,譁众取宠的人增多,不仅可以为登龙之术,还不虑发财致富之道。有人在“被提与撇下”上大作文章,系列出版,也大为得利。有人则拾別人的牙慧,以“欧洲十国”代表“七头十角”(启示录17:3)的敌基督怪兽;到欧盟扩张至十二国,后来更增加多国,使得他手指头屈指难数,就不知所终了;当然,沒听说谁负责退还书价。倒是有人昧着良心,借口说,到底有人被吓上天堂;虽然不是真理,也有好处。真是奇闻!如果像某些人所信的,使徒彼得手持天堂钥匙,在那里守门,定准会否认有如此妙事;复活的主耶稣基督,预告彼得将来要走受苦殉道的路(约翰福音21:18,19)。悔改的彼得,並沒有被吓退到地狱,自然也难有吓上天堂那回事。倒是发明违背真理教训的人,发明奇闻妙理之外,又增加上一件,应该悔改才是。就在上世纪末,还有人趁“千禧年”的机会,造作“预言”,欺蒙世人,违法敛财,得一时一己之利,果真是不信永世,胆大妄为。
  顾名思义,启示录是向教会开启主的奧祕,开启以指示教会。
  教会的主应许:“念这书上预言,听见,又遵守”的人有福,並非专指那些善解谜语,钻牛角尖的人,才有那样的资格;而是指单纯能念的人,又因为当时教育不普及,並非每族每人都懂希腊文,即使不识字,或仅通方言的大众,有耳朵能夠听见,最重要是真诚相信而遵行,也可以同样的蒙福,並沒有差別。这表示沒有门槛,神的旨意愿人人都能蒙福,只要他肯遵行。除了暂时封闭的信息,神“启示”的目的,並沒有玄虛,浅白,明显,到连不识字的人也能懂,能行,叫人无可推诿。旧约是如此,新约也沒有例外。只是有某些专业文士,法利赛人之类,故意扭曲,引发老实人的好奇心;结果,只会使人不信,还造成人亵渎讥笑的机会。这样的恶果,出於哪里来的灵?哪里受的感?不论是有意或无心,就可以知道了。
  教会历史中,曾有人矫枉过正,禁止读启示录,以至读经,原因在此。


梅菲斯托费勒斯
  在歌德名著浮士德Faust)中,有一段话,郑重劝人莫研究神学,因为其深奧难懂,夹杂错谬,並且众说纷纭,叫人莫衷一是。这警告並非全错,有些似是忠言;不过你该知道,出自谁口:梅菲斯托费勒斯(Mephistopheles),正是魔鬼的化身,指向错误的道路,就像饭里掺了太多的沙子杂质,成为需要去追求真理者的拦阻。依此类推,启示录神的话,並沒有错误;是人的谬解错误,造成叫人以为是神的话的错觉,而不去“遵行”其中的真理。解读或解毒之道,是寻求可以遵行的,特別是付代价遵行的,接受神的命令遵行;对於那些似隐祕的,猜测的东西,就可以当作无关,不必枉拋心力了。
  摩西在许多年前,就教训以色列的智慧话,为甚麽还有偌多的人,不加注意呢?主耶稣把祂再临的日子,对使徒们隐而不宣;他们算甚麽,为何卻偏去猜测隐祕呢?其实,不论人如何聪明伶俐,总有不知道的事,而且自己所不知道的,远比知道的多;为表明属於“智囊”级的人物,就造作类似深奧的形像,乐谈所谓奧祕,彷彿智慧超过天使。
  基本上说来,那批人年纪都该不小了,多数也不是未受过教育,怎么会作出这种离格的事?基本上有几种原因:

  一是不知道而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因为知也无涯,知识的领域实在太为广大,尽管有人学有所成,但不可能精擅一切学问;特別是狂妄骄傲的人,並不想谦卑追求,在主的道上受造就,有的圣经未从头到尾好好读过一遍,就夸夸其谈,甚至登坛说教。可怜有些老实人,看他大喊大叫,以为是确被主的爱激励,或被灵感动,就盲目跟而从之,甚至积极支持,以为事奉神!久而久之,这些人就成了名家;既被盛名所累,也就乐得搞下去。
  一是不知道而故意表示自己知道。真实的骗子,並不说真实话。不过,与前一种人不同,这种人与主的道无分无关,而是敌基督的差役,传播“撒但深奧之理”(启示录2:24),受其主子的命令,专为欺骗人,引人进入灭亡的道路,往他们的错谬里直奔,就算为“成功”交差。这是从古时就有的职业假先知。他们常是品德败坏,如术士巴兰,贪财无义,至终灭亡。
  一是表示知道隐祕忽略遵行主道。他们刚刚与主的命令相悖,放着明显可行,也当行的道理不讲,只讲“奧祕”,既与遵行主的旨意无关,也与主的国度无益;即使传讲再多奧祕,也不会对阴间的权势造成损害。原因是他们自己言不顾行,行不顾言,宁愿讲些无关痛痒的东西,是飘荡的云彩,沒有滋润的雨露,无法知道生命敬虔的事,绝不腳踏实地。

  主的真门徒,只要记得:但行神旨,莫卜前程。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