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致罗波安

 

亲爱的小朋友,贵三代:

  爷爷几年未见你,长高了。还记得吗?伯利恆的老邻居,我来过耶路撒冷,探望你大卫爷。他年老臥床,已经盖上了好几张被子,还是嫌冷。那时,你还沒有桌子高,我摸着你的萝卜头,讲你爱听的故事。今天我给你讲一个晚近的故事。

  在很晚的十八世纪,有个新发现的地方叫美利坚—不但这名字好,地方也比偺的国家大多了。他们的最高领袖不叫“王”,只叫“前座人”。不像你大卫爷,作王是终身制,前后四十年之久;他们是每四年一任,还限制只能作两任,一共八年;那可是从立国的华盛顿爷传下来的例。当时的最高领袖是林肯,他有个儿子名叫罗波,在最老最有名的哈佛大学。那年快到年底了,学校放假回家。
  罗波到DC站下火车后,並沒有仆人去接他。手提着行李箱—想想看,那可是相当於咱们太子的人物,亲自搬行李,走上了平常的街车;是驾车人高坐在前面,用两匹马拖着,后面几个乘客共坐的马车。车跑得慢。邻座一位妇女,同罗波攀谈起来:“年轻人,从哪里来?”
  “从新英格兰来,在那里的学校读书,放假回家,同父母过圣诞节。”他以为这该完了,低下头想安靜一会儿。
  “先生贵姓大名?”妇人又来了。
  “我叫罗波。”当时的人一般不这样回答,该说:“我是某先生。”除非是奴隶。他最怕人问这问题,因为他的姓特別,所以加意避免说姓什么,是有原因的。
  不过,多话的女士不愿意停止,继续问:“你父亲作什么工作?”
  “从前是个乡下律师;现在为政府工作。”
  “府上住在哪里?”
  “宾西维尼亚道。…就要到站了。再见!”自己手提着箱子下车,罗波如释重负,向家里走去—他沒有说一句谎话,遵照父亲严厉的教导;但避免了提自家的姓,就读的名校,和有名的地址:1600宾西维尼亚道,白宮,确是公家的房子。

  “你大卫爷的房间里,珍贵的保留一根牧杖,是我们当年一同牧羊时用的,记念自己的出身,和神的恩典。国事不太忙的时候,还记得回家乡的老屋看看;好在並不远,当是散步默想就到了。这叫不忘本啊!唉!…”
  老人家叹了口气,接着说:“你伟大的父亲倒好,娶了上百号的妻子,不必说得多么大的房子收容得了;有些还是进口的,附带进口了各类的偶像…年轻时那么聪明的人,作这种事,显扬自己的发达,卻不想,怎能不毀了自己的家庭!你自然比我更清楚知道。”
  那时,你不想再听下去,刚想用你初学来政客的老套,推说是:“下面还有约会…”其实,是同孩子们去顽皮;我絮叨的老人家不让你脫钩,接下去囉嗦了许久。
  时间过得快,想来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你可该成人了。
  “小萝卜头!忍耐一下,留意听老人的话。近来外面传言,你召见长老们训话,竟然大装威风,夸口说:你的小拇指比你父亲的腰还粗!年轻人!褪下你的裤子来给爷爷看一下,你才放下尿布几天,可真有那么伟大?所罗门仔拔下根汗毛比你的腰粗,这不肖的小子,敢於这样作威作福!我老朋友先知亚希雅奉耶和华的名,所说的预言不错:主将要把这国的十片给耶罗波安,只给你承受一片!他是主的真仆人,在路边这样当众宣告,主必然照他所说的成就。”(列王纪上11:29-31)。顺便告诫你:如果你想要阴谋搞什么反攻复国,还有更多的災祸临到你!
  这位亚希雅,可是示罗当地人,他亲眼见证前最高领袖士师以利家的衰败,因为孩子不成器,不敬畏神,災祸就临到他家。希望你登上宝座作王后,不要高傲自满,像罗波.林肯的谦卑。爷爷依然故我,並沒有升官发财,希望还肯听从老人家的话,就算你以为是愚妄,也勉強听进去;说来我到底听过你爷爷大卫,和你爸爸所罗门的智慧话。更要紧的是,你该知道长进,学习那位“比所罗门更伟大”的智者,神的儿子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祂向天父说:“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父啊!是的,因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对被压迫強制服劳役,负重轭的人,你应该溫柔体贴些。是那位弥赛亚又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马太福音11:25-30)孩子啊,我不是教你換口气说话,太晚了!我是要你換心,心低下来,就不会说连自己都信不下的狂言。你看,別的国家那么大,科学进步,物产丰盛,文明发达,你竟然夜郎自大!可怜啊!你敢於那么的狂妄自大,正因为你无知,是坏朋友把你教坏了。想不到,智慧的父亲有你这样的愚昧不肖子!我老人家不是图你给我什么,我向你说正直话,说真话,你小子你给我听好:我愿意给你智慧,丰富,尊贵—只要你肯谦卑,悔改!惟愿你像小时候听话,改正夸口的恶习气,並转向神,祈求神,持盈葆泰。祝

主亚巍赐福保守你!

旧邻的爷爷(凌风)


David, Solomon, Rehoboam, from The Twelve Kings of Israel, 1520
by Lucas van Leyden, 1489/94–1533 & Jacob Cornelisz van Oostsanen, c.1472/77–1528/33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