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1-04-01

相爱

亚谷

 


墨子

  墨子生当春秋晚期,几乎每天看见在那片狭小的黃土地上,军阀们全力在搞打打杀杀的把戏,弄得民不聊生,也沒有谁愿意去管。也许,墨子所提倡的节用薄葬,不仅是为了处理遍地的“殉国英雄”,和饿殍屍体,也不一定是为其速腐用为肥料;再加以庐舍为墟,田荒蓬生,仁民爱物的墨子,处於如此实境,心灵该是无比伤痛!
  墨子主张兼爱,究问:“乱何自起?起不相爱。”他的理想,“使天下兼相爱,爱人若爱其身。”天下就沒有战乱惨剧了。墨子是位可敬的实践伟人。墨子生约稍晚於孔子;在宋昭公时,作过大夫的高官,曾因政治犯或思想犯坐过牢(墨子.后语上)。墨子摩顶放踵,头上沒有冠冕,腳不穿鞋,过苦力的生活,以至受伤;他也不是讲究的美食主义者,奔劳各地传道,顾不得烹饪,“墨突不黔”,是说他灶上的煙囪不曾熏黑过;或者並非每天如此。墨子也是古代有名的“理工男”,研发了许多奇巧的器械工具,作为和平用途。伟大的木匠,建筑师兼机械师公输般,比意大利人达文西(Leonardo da Vinci, 1452-1519)早了许多年,与墨子比,还是让墨子佔了上风;更不谈他制造的航空器,不用油料电池,具有三天的续航力!越王勾践想利用他的本事,条件是裂原吳国的土地封他;墨子回答说:“世人都不了解我;如果行我道,不必高官厚祿,有衣有食就知足;如果不,我的‘义’绝不出卖!”门徒称他为“圣人”。无论如何,相传他到了八九十岁的高龄才去世。
  墨子的门徒之一,名田鸠,作了楚王的大臣。楚王问他:“墨子既然是显学,为何其学可以身体力行,而言多而不辩?”田用比喻回答:“有个楚人到郑国去卖珠,制作一个非常美的匣子装珠子;郑人极爱那匣子,买下后珍视匣子,把珍珠还给卖者。当今的人,都爱辩说文辞之言,而忘记了其用。墨子之说,传先王之道,论圣人之言,以宣告人;若辩其辞,则恐人怀其文,忘其用,直以文害用也。”从这里我们得有“买椟还珠”的妙喻,可以解释墨子为何用简朴的文辞的原因。我们应注重核心的道:

凡天下祸篡怨恨,其所以起者,以不相爱生也,是以仁者非之。既以非之何以易之?子墨子言曰:以兼相爱,交相利之法易之。然则兼相爱,交相利之法,将奈何哉?子墨子言:视人之国,若视其国;视人之家,若视其家;视人之身,若视其身。是故诸侯相爱,则不野战;家主相爱,则不相篡;人与人相爱则不相贼;君臣相爱则惠忠;父子相爱则慈孝;兄弟相爱则和调。天下之人皆相爱強不执弱,众不劫寡,富不侮贫,贵不敖贱,诈不欺愚,凡天下祸篡怨恨可使毋起者,以相爱生也,是以仁者誉之。…夫爱人者,人必从而爱之;利人者,人必从而利之;恶人者,人必从而恶之;害人者,人必从而害之。此何难之有?特上弗以为政,士不以为行,故也。(墨子.兼爱中)

  墨子在这里说的:“不相爱”,“仁者非之”;而“相爱”,“仁者誉之”。从“兼爱”,衍生出“非攻”。道理很简单,“爱是不加害与人的”(罗马书13:10)。如果有爱,就沒有“天下祸篡怨恨”发生;大家互利共赢,岂不是好?照道理,应该沒啥难处。不过,在上的政客领袖们,不肯采纳这样的政策,军阀和知识分子(“士”指武士和文士)也不肯率先这样行,人民就有祸乱了!墨子想应注重爱的教育“不可以不劝爱人者”。
  欧洲启蒙运动的哲学家,乐观的以为凭人的教育,可以启发民智,促进天国临到。他们和墨子同样忽略了罪的问题,使其理想八年实现。
  不过,墨子有一项主张是对的—他的理论简约,就像他的生活简单一样。他认为讲道着重於修饰文辞,外面华美,而忽略内涵,如糠秕无麦,不能使人得造就。耶稣教训的特点,就是简明而蘊涵大能,“正像有权柄的人,不像他们的文士。”(马太福音7:29)耶稣说:

“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翰福音13:34,35)

  主是说:“赐给你们”,只对门徒,不是对众人,对门徒的要求,是超过众人的行为准则。耶稣在回答法利赛的律法师,什么是最大的诫命时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倣,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马太福音22:37-40)曾有人取笑这经文的旧译语法:“On these two commandments hang all the law and the prophets”(KJV)或“On these two commandments the whole law and prophets hang.”(Darby)截取“hang”作为“处刑”解释,以表示人的绝望。当然那不是正解,卻也是表达出人绝望情形的断语。
  “彼此相爱”不是“新”命令,古已有之—正是墨子的理想。后人论评:“墨子贵兼,孔子贵公”(墨子.后语下),实际的分野,难以确定其区別。孔子“节用而爱人”(论语.学而),听起来岂不也有些像墨子?孔子说:“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论语.雍也)又说:“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论语.卫灵公)这些旧命令,也与“彼此相爱”的意义接近。墨子的道理,不是用来作策论,写八股,考科举,博功名的材料,而是在於实践。
  主耶稣基督的新命令,不论其如何新,即使是来自天上,命令的性质是必须实践,否则就是违令背道。主耶稣说:“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这不必用“观心术”,也不是神子耶稣基督才知道,是说普通的“众人”。怎么知道的呢?是“彼此相爱”表现於行动,看得出你留下的腳蹤。主“以爱为旗在我以上”(雅歌2:4)。这爱的旌旗,不在於屋顶上装个十字架,不是因为胸前挂十字架的装饰,而是“彼此相爱”从心发为腳下福音的鞋。

  这新命令,不同於孔门弟子的教训,亦步亦趋;也超越墨家门人的兼爱非攻。而是主耶稣所说:“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就是像耶稣那样为人舍己,以至於上十字架那样的爱;少於这个,就不是达到主新命令的要求。
  新命令,必须有新生命的人,才可完成。这是主耶稣对於门徒的新命令,不是对於旧人旧生命的要求。人有口无心无以达成,有心无力也不能完成这命令。因此首先必须重生得救,才可以“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悅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罗马书12:1)复活的主,为我们创始成终的主,坐在天父的右边,正在注视祂忠心的门徒,继续完成这伟大光荣的使命,直到进入永远的荣耀。阿们。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大同社会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扫罗王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两家斗爭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复活主的三现 ✍凌风

谈天说地

从世纪船难谈见死不救 ✍林向阳

云彩生活

健康常识 ✍烝民

点点心灵

一片枫叶 ✍于中旻

寰宇古今

美国的古城威廉斯堡 ✍曲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