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教会音乐的教育功能

于中旻

 

  基督教,简单来说,是基督的教导。复活的主,给门徒的使命:

“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马太福音28:18-20)

  在此,我们看见主的大使命,传福音包括教导。旧约教会,圣灵感动人制作了诗篇歌唱,也使用乐器,作为教导之用。主耶稣自己,在设立了圣餐,然后同门徒“唱了诗,就出来往橄榄山去。”(马太福音26:30)一般认为所唱的,是诗篇第一一八篇。
  使徒教导教会:“当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的讚美主。”(以弗所书5:19)又说:“当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的存在心里,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教导,互相劝戒,心被恩感,歌颂神。”(歌罗西书3:16)所以诗歌有助於教导,是教导的一部分。
  旧约历史中,最有名的案例,是扫罗悖逆,恶魔来扰乱他,使他间断性的精神分裂;有时认不出人来,有时情绪容易激动。大卫被召来在他面前弹琴,使他焦躁不安的心灵,得以恢复平靜(撒母耳记上16:23)。这是音乐用於治疗的早期纪录。
  中国古时的呂氏春秋,也说明音乐可以陶冶人的性情,並且有教育功能,甚或影响文化,決定国运的兴衰。

声出於和,和出於适。和适,先王定乐,由此而生。天下太平,万物安宁。皆化其上,乐乃可成。成乐有具,必节嗜慾;嗜慾不辟,乐乃可务。务乐有术,必由平出;平出於公,公出於道。故惟得道之人,其可与言乐乎?(呂氏春秋.大乐)

  庄严肃穆的音乐,平和正大。必须有道在心的人,才会欣赏这样的音乐。古时虽然沒有大众广播系统,但和适韻音律所及,还具有教民分別是非,规范行为的作用:

先王必托於音乐以论其教。…先王之制礼乐也,非特以欢耳目,极口腹之欲也;将以教民平好恶,行理义也。(呂氏春秋.适音)

  音乐不仅是悅耳畅心,更有教育熏陶的作用。不过,音乐能教人好,也能夠教人趋向邪淫。所以不能不分別音乐的好坏。

乐所由来者尚也,必不可废。有节有侈,有正有淫矣。贤者以昌不肖者以亡。(呂氏春秋.古乐)

  荀子是古代的教育家,主张君子必慎重辨別,就不同的目的,使用不同的音乐。在葬礼上,穿丧服哭泣,该用哀乐;军队中,着戎装,要用悲壮的军乐;妖冶的妆扮,郑卫靡靡之音,导人倾向邪淫;正大光明的朝廷礼乐,酝酿庄肃的气氛。

乐者,圣王之所乐也。而可以善民心,其感人深,其移风易俗。故先王导之以礼乐,而民和睦。…故齐衰之服,哭泣之声,使人之心悲;带甲婴胄,歌於行伍,使人之心伤;姚冶之容,郑卫之音,使人之心淫;绅端章甫,舞韶歌武,使人之心庄。故君子耳不听淫声,目不视邪色,口不出恶言。此三者,君子慎之。…其清明象天,其广大象地,其俯仰周旋有似於四时。故乐行而志清,礼脩而行成,耳目聪明,血气和平,移风易俗,天下皆宁,美善相乐。(荀子.乐论篇)

  在高尚的场合,适用高尚的音乐;高尚的音乐,产生高尚的人。人民都心灵宁靜,自然天下太平,国泰民安。孔子闻韶乐,三月不知肉味,並不是说音乐使人減肥素食的功能,是“使人心庄”,祛除肉体杂念。
  今天的民主社会,当然不会对音乐立法设限。但作为领袖的人,应该知所分辨。还是回到教会音乐。有些教会领袖,似乎不明白室內乐和室外乐的分別,也忽略不同设境的分別。在敬拜和教导的聚会中,使用丰收在禾场上载歌载舞欢庆的旋律,弄成群众运动,搞得鼓乐喧天,根本就无法灵交敬拜,也不能安靜聆教。“对伤心的人唱歌,就如冷天脫衣服,又如硷上倒醋。”(箴言25:20)说来像是不成体统的丑事,有反纪律的教会,因为有气溫调节,“歌手”尽量穿少衣服暴露胴体,把羞辱当作荣耀。似是“硷上倒醋”?尽管有些像是原始汽水,可知混作茗茶,靜坐慢品,该是何等感受!
  在十八世纪,英国精通音律的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 1703-1791)就看出教会音乐的根本问题。他说:“教会唱诗时,如果只注重乐声,忽视语词的含义,就是犯罪!”如果他看到今天教会音乐的堕落地步,不会淨化人的情绪基督化,反诱致基督徒世俗化,岂不更会哀哭,或是怒斥!
  远在创世之初,人类犯罪堕落后未久,人类出现了最早的音乐作品,是亚当七世孙拉麦著名的“剑歌”。拉麦对他两个妻子说:

亚大,洗拉听我的声音;
拉麦的妻子细听我的话语:
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
少年人损我,我把他害了;
若杀该隐,遭报七倍;
杀拉麦,必遭报七十七倍。(创世记4:23,24)


拉麦与他的妻子
Lamech and his two wives, 2000
by Phillip Medhurst, 1948-

  看,该隐后裔的拉麦,作为现代军国主义的先祖,真当之无愧!他开始了多妻的先河,不写在日记上,卻公然歌颂,自己暴露多妻不以为恥;他夸张暴力不以为恥!他“拉麦第一”的政策,谁敢碰我,我就集体屠杀他们!“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创世记4:15),是神保护该隐,等他思想知道悔改;“杀拉麦遭报七十七倍”,是拉麦“泛武力主义”的威胁话。这种无神害人的文化,实在有助於神洪水灭世的来临。不幸,是用歌的体裁发扬传播!可见音乐的误用,有多大的危害。神的儿女还不该觉醒,谨慎提防吗?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