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04-12-01


我们看见那星

曲拯民

 

  耶稣圣诞,举世欢庆。值此期间,旅遊旺,饮宴多,赌博盛,消费品之耗量逾恆,依这些事来看,已失去原有庆贺意义。
  “我们”系东方博士自称(见马太福音第二章),“博士”可译作智慧之士,正称为Magi,有人以为是波斯古教之寺官,祭司。波斯古教即拜火教,唐朝传入中土时称为祅教。
  西方史学家,认为东方博士是当时的波斯,阿拉伯族和印度的三名酋长,並非全部来自波斯。
  自东方,千里迢迢,经高山深河,涉沙漠,朝见圣婴,伏地拜,恭献礼物,全是由於看见了那星。


伯利恆之星(Sirius)

  西方天文学家推算,在公元六至四年那时期,土,木两行星与地球排成直线,因此,其光非常明亮。中国在东汉哀帝建平三年,即公元前四年,天空呈異象,有景星出现;次年,改元为“太初元将”。西方天文学家之推算,与中国的史实等於不谋而合。
  犹太教义与其历史不涉及星象学,波斯古教则然,中国道家亦同。例如:三国时代诸葛亮,在兴大军之先,常夜观天象;司马懿也是如此。中国古代的星象与天文学似乎少有分野。孔子学说中沒有鬼神和玄学;他某次只用北极星以譬修明的政治家,力言其德,如像北极星那么稳定一样,众人必将拱绕之。原句是:“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北辰即北极星;众星指北斗七星,俗称“杓子星”其开口朝北极星每年转一周。由此看来,孔子不是星象家,但对天文学或天象则甚通晓。
  既然在东方和西方都见到这非常之星,事在公元前4年。据考:耶稣出生之年,並非公元开始之年,乃在公元前4年。
  还有一事可作证明,据西方史:在耶路撒冷一带,杀害两岁以內婴儿的犹太暴君希律王,卒於公元前4年。当然,耶稣应诞生於希律王暴毙之前。
  汉哀帝建平三年,天空異星之为景星,汉朝太史公司马迁写史记“天官”篇:“景星者,德星也,其状无常,常出於有道之国。”状无常应为行星,出於有道之国,与约翰福音所说:“太初有道…道成了肉身…”又是不谋而合。
  四福音,全属记载耶稣的生平,写於不同年代和地点,为不同的人所写,但无矛盾之处,唯记述的事蹟则稍有不同。马太写耶稣为和平之君,故写出诞生时的光辉和家谱。马可写耶稣为神的仆人,也可说为人之奴仆,故不写其出生时的光辉和家谱。路加写耶稣为人类的模范,可称作完人,故写其诞生,亦写其家谱。约翰则強调耶稣是道成肉身,神的独生子,也是三位一体神之圣子,故不写其诞生事蹟,也勿须将家谱写出,神子是不需家谱的。
  关於汉朝之所谓景星,唐代侍读兼內府长史张守节解释谓:“景星状如半月,生於晦朔,助月为明,见则人君有德,名圣之庆也。”至於晦朔两字系指阴历月末及月初之两日,今日视之,此两字似不合科学及逻辑。宋代中郎外兵曹参军裴驷解释曰:“…凡三星合,为景星。”如此说来当年除了土,木两行星可能与另一星座(恆星)联成一线,成为半月之状。
  至於十二月二十五日,实非耶稣诞生之日,而是古代,始自古波斯,太阳神米支拉(Mithra)出生的一天,其习传至罗马帝国,世代相沿,成为多神教之祭日。公元三三六年,为宗基督之罗马皇帝君士坦丁颁令,以后中止祭日,改为欢庆基督诞生之日。

  自古以来,取星做旗帜点缀之例多不胜举。美国五十州的州徽即州旗,有十四州如是,其中以亚利桑那州的星徽(象征钢产)最显明,且背后光芒上射,十三道光(象征独立时的十三州)。各国旗中带星的更多,例如:中国,伊斯兰教取星及初月为徽,以列国旗之星非基督诞生时上空那星,而为建国之君大卫之星。(大卫一生,战必胜,攻必克,极尽征服之能事,理由是进入“应许之地”。)昔日之口号如是,直到今日依然。以色列以大卫为范,不以基督教训为意。因此中东之真正和平尚待时日。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点点心灵

特殊的圣诞节 ✍张在孜

谈天说地

再作婴孩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回顾与前瞻,喜乐迎新年 ✍林向阳

艺文走廊

疫境散记 ✍凌风

谈天说地

两柜与救恩 ✍于中旻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冬菇甘荀焖牛腱子 ✍禾秧

寰宇古今

古城.古卷.古风 ✍音凝

谈天说地

明星不是梦 ✍于中旻

点点心灵

太初有道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