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梦幻与实境

亚谷

 

  近来流行讲“中国梦”。言谈间,似乎是新境界,从“美国梦”的框界仿制,把物质欲望放大,在“虛华市”漫遊,把所中意的商品,尽量装在巨大的商场推货车里面。
  其实,中国人早就有梦,並不是大洋彼岸的产品,作为进口货,来陈列在櫥窗里,吸引人涎羨崇拜。大概中国最有名气的,要算庄周的“胡蝶梦”。在他的美梦中,庄子自己化为翩翩蝴蝶,想来他感觉无拘无束,随意所适,当然超越乘飞机旅行的麻烦,身为蝴蝶的自由自在,比有最舒适的专用飞行器更美好,觉得非常愉快;醒来还不知梦是真,觉是真;蝴蝶是自己,或庄周是自己。到今天,仍然有人作了好梦或恶梦,醒觉后扭自己,或咬指头,以有沒有官感的痛觉,断定哪是梦幻。

古典的梦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庄子.齐物论)

  中国上古的神农,可比拟圣经中的该隐,开始种植业。人文初祖的黃帝,则很像圣经中的以诺,在地上生命终结时,驭龙升天。他除了留下篡神农七世孙榆罔的可议记录之外,发明了所有人类文化中需要的东西,从历时,医药,文字,音乐,计数;他的配偶嫘祖,又始作蚕丝衣裳,一切器用,到他就完备了。黃帝还最早记载有梦,著名的“华胥之国”,仿佛是自然的国度,比柏拉图的“共和国”还早,比地球表面所有的共和国,或将来出现的共和国都好。不过,那是列子的记述,不能算为信史。

  列子释梦,可能是最早的近科学解释。列子融合生理(形)现象,和心理(神)现象,作综合研究分析,试图找出合理的解释,是很进步的处理。

觉有八征,梦有六候。奚谓八征?一曰故,二曰为,三曰得,四曰丧,五曰哀,六曰乐,七曰生,八曰死。此者八征形所接也。奚谓六候?一曰正梦,二曰蘁梦,三曰思梦,四曰寤梦,五曰喜梦,六曰惧梦。此六者神所交也。不识感变之所起者,事至则惑其感变所由然。识感变之所起者,事至则知其所由然。知其所由然则无所怛。(列子.周穆王)

  今天心理学仍然分属“软科学”界域;但远在两千多年前,列子就能推衍出一套合理的说法,应该说是很不容易了。列子的“二元论”,是把“形”和“神”分开—形是身体,官感;神是精神,思想。形神二者只是他理论上的分开,我们可以想像,而无从体验;沒有分开,就无以说到相交融了。这不能在实验室检验的,只可归於梦的界域了。
  列子还说到,梦可能以物体感变为诱因。

一体之盈虛消息,皆通於天地,应於物类;故阴气壮,则梦涉大水而恐惧;阳气壮,则梦涉大火而燔焫。阴阳俱壮,则梦生杀。甚饱则梦与;甚飢则梦取。是以以浮虛为疾者,则梦扬;以沈实为疾者,则梦溺。借带而寝,则梦蛇;飞鸟衔发,则梦飞。将阴梦火,将疾梦食。饮酒者忧,歌儛者哭。子列子曰:神遇为梦,形接为事。故昼想夜梦,神形所遇。故神凝者想梦自消。信觉不语,信梦不达,物化之往来者也。古之真人,其觉自忘,其寝不梦,几虛语哉!(列子.周穆王)

  列子对梦条分缕析,虽然未经充分实验,其思考的精密可见。

旧梦新解

  说来奇怪,人类对辽远的天象早就有兴趣,对於自己內心卻晚许多。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 1856-1939)在1899年发表了梦的解析。那位奧地利医生,像其他医生一样,对於人內心世界了解不多;也如任何发明一样,初问世的时候,都是丑陋不全的。梦的来源,发於欲望,思想,动机;大家都能同意,但对於如何形成,並沒有足夠的採证,以支持任何结论。单说其著名的“恋母情结”(Oedipus Complex)。那典故的主旨,是表明“定命”难逃。
  雅典伟大悲剧家索福克勒斯(Siphocles, c.496-406 BC),约主前429年的获奖傑作俄狄浦斯王Oedipus Rex)说到一位城邦的王,蒙阿波罗神庙指示,所生的儿子将来对他不利。出於自私自利的考虑,他要杀婴以自保;但善心人留下了无辜的孩子。孩子长大成人,英武有力。这就是俄狄浦斯。有一天,旅行到了一个地方,遇见一位军阀型人物,装作威风盛气凌人,就仗剑上前,诛杀了那強人;才知道其人是那城邦的王!照胜者为王的规矩,俄狄浦斯接受了王位,也接受了王后;后来,发现了“王后”是他的母亲!王受不了这现实,抉出了自己的双眼。这是命运的悲剧。


Oedipus and Antigone being exiled to Thebes, 1843
by Eugène-Ernest Hillemacher, 1818-1887

圣经特異的梦

  普通的梦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並不值得记述。就如所说:“飢饿的人,梦中吃饭,醒了仍觉腹空;或像口渴的人,梦中喝水,醒了仍觉发昏,心里想喝。”(以赛亚书29:8)圣经只记载特異的梦,有关神的计画。

为成神计画

  亚伯拉罕在地上是寄居,但神保守他,特借梦警告有势力的人,要借他生应许的后裔,撒拉不能不佔有;也借梦警告拉班,雅各不能受侵害。这是成就救恩的伟大计画。(创世记20:3-6,34:10,11,24)

为鼓励引导

  雅各用计取得了长子的名分和祝福,換来以扫的怨恨,逃避往舅家的途中,枕石而眠,神在梦中显示给他,用自己的方法,弄到走投无路,要寻求“上天的梯子”,那是“天的门”。(创世记28:12)

为预示将来

  约瑟被卖到埃及,神借梦指示法老,将来地上的饥荒,为要保存生命;也让以色列在那里壮大。(创世记40:9,41:1-22)

为消弱敌人

  神借给敌营战士的梦,使米甸人士气消沉,壮基甸军队的战力,能得胜敌人,以少数兵力,显出勇敢,拯救以色列。(士师记7:13)

为彰神权能

  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不过是神使用的杖,管教以色列,击打列国;他国势強盛,成为大树。神借着梦和使他失去理性,为要叫他知道,如何谦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但以理书4:8-18)

为向人赐福

  神在基遍夜间,在梦中向所罗门显现,应允给他机会祈求。所罗门求神赐智慧,为人民服务。因此得神喜悅,也加给他年寿和富足,尊荣。(列王纪上3:5)

为显明神旨

  神的使者在梦中,向约瑟显现,告诉他道成肉身的伟大救恩计画,就是神的独生爱子基督耶稣降世,“以马內利”,把人从罪恶中救出来。(马太福音1:20)

为趋吉避凶

  婴孩耶稣生在世上,为作犹太人的王而生。但神差遣天使,借三番在梦中,逐步引导那无助的贫穷家庭,逃往埃及,及时归回;再潛居加利利的拿撒勒,避免政治迫害,使他作希律辖区的人民;直至时候到了,被钉十架上得荣耀,为世人成就救恩。(马太福音2:12-13,19,22)

为显示真理

  当耶稣在罗马巡抚彼拉多面前受审判,彼拉多夫人差人来告诉他:“这义人的事,你一点不可管;因为我今天在梦中,为他受许多的苦。”(马太福音27:19)

为历史进程

  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毀灭了犹大国,成为外邦人历史系统的“金头”,继有银胸,铜腰,半泥半铁的腳,最后,“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把它“砸得粉碎…无处可寻。打碎这像的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但以理书2:31-35)这“将来必成的事”,就是人类历史的结束,“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祂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启示录11:15;哥林多前书15:51-54)

  笛卡儿(Rene Descartes, 1596-1650)认真的思考梦,留下名言:“我思,故我在。”(Ego cogito, ergo sum.)认知自我的主观存在,是现代哲学的基础。梦,使人从梦中觉醒,知道人如何生活,必须向真实的神负责。神人摩西向神祈祷说:

在你看来,千年如已过的昨日,
  又如夜间的一更。
你叫他们如水冲去—
  他们如睡一觉。早晨他们生长的草
早晨发芽生长,晚上割下枯干。…
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
  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
愿我们神的荣美,归於我们身上。
愿你坚立我们手所作的工—
  我们手所作的工,愿你坚立。(诗篇90:4-6,12,17)

  “光明之子”不像醉生梦死的世人。“我们现在是神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祂,因为必得见祂的真体。凡向祂有这指望的,就洁淨自己,像祂洁淨一样。”(约翰壹书3:2,3)阿们。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