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Siamese Twins 是美国最早的华裔移民

史直

 

  1829年那是中国的道光九年,两名华裔被邀,远自泰国(暹罗)曼谷上船,橫渡印度洋和大西洋,经过一百三十九天的海上生活,於八月二十六日到达波士顿城。波士顿是当年美国四大名城之一,人口不过数万人。建国仅半世纪的美国那时全国仅有一千二百万人。
  这两名青年同日出生,时在1811年,即嘉庆十六年。其父姓名不详,原籍中国,姑假定他来自潮汕地区,因为至少在曼谷附近的中国人绝大多数是汕头人或其祖先来自汕头。青年的母亲虽出生泰国,但有四分之三的中国血统。
  他们出生並长大於曼谷西面约六十英里处的Meklong,依当时环境来说並非书香之家。父亲以渔业为生,全家八口住在自己艇上的房子里,虽是竹制但足堪抵挡劲风疾雨。在他两人出生前,家中已有了四个孩子,所以他们的母亲为儿女,炊事和家务终年辛劳。卻不料到,第五胎孩子竟是双生,且为连体。
  据说,平均在世上每九十六胎婴儿出生,必有双生一胎的例子。唯连体婴则属罕见。
  双生,俗称双胞胎被分成两大类:Fraternal TwinsIdentical Twins。这两个出生在泰国婴儿属於第二大类,它必同为男性或女性,系出自同一排卵,於早期分裂为二,因此两婴儿倘若外观不太相同,则性情,爱好,理想等各方面定必相似。罕见的连体婴那相联的部分是臂,胸,腹,其中之一。
  在中国,这种连体婴的“怪胎”若有发现,必认为不吉,即时商同收生婆将生命毀灭为快,宣称“婴死腹中”。
  西方史上有统计或为约计。自从有人类史以来,连体婴已逾千起,近代闻於各国的有:阿尔美尼亚(955年),苏格兰的Glasgow(1875),瑞士的Basel(1689),匈牙利(1701)。今次(1811)在泰国的Meklong
  出生后的消息如同热火烧山林,迅即轰动远近,尤其在中国人中间。凡看旧时代小说的中国人无不知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这句话。连体婴应属“妖怪”之类,故为不祥之兆。唯信佛的泰国人卻无此种想法,因此这两个连体婴儿在泰国的环境下才能得以存活。时在泰王Rama一世的太平盛世,西方的科学思想开始进入泰国,容纳中国移民,葡,荷,英,美等国的船只出入港口,以及商人往来无阻。到了十九世纪的中期Rama四世的时代,王朝已请进英国老师,有名著Rama and The King of Siam,即剧本国王与我那史实可为佐证。因此连体婴在史上的事实必已有闻於王朝。
  幼年的两名连体婴受父母的呵护与其他同胞兄姐等相同。左边的一个叫Chang,右边的是Eng。相貌虽相似,性情卻有不同,一个是心直口快,言语伶俐,另一个是沈默多思而寡言。因此,时生口角而致彼此相打,但是也有共同趣味:泰国的舞蹈,音乐,赛跑和游泳等。

  七岁时开始入学。不幸於次年即1819年霍乱病俗称虎烈拉橫扫东南亚。此时家中人口已十一人,父亲和几个年幼的孩子一同罹病故去,剩下长兄,姐,母亲和他两人,一共五人倖存。此时两人年仅九岁。
  他们只好辍学,帮助长兄继续父业,是为仅有的生计。
  1824年,一位来自新加坡的商人Robert Hunt到泰国扩充商务,他是苏格兰人,听说在Meklong地方有连体婴,特亲自前往访问,见他两人正在从事贩卖鸭蛋。经过翻译,所有印象深刻,意欲邀他们前到美国从事表演生涯。那时他两人仅有十三岁。事后不久,泰国王闻知此连体少年的情況,特赐召见。这一着,他们的好运就开始了。1827年,他们已满十六岁,泰国初派使者前去交趾即今日的越南,泰王要他俩随行。此行,眼界大开,知识增多,对於Robert Hunt邀他们出国谋生的构想心有所仪,不再犹豫。同时,他母亲可得一笔现款作为报酬。
  Robert Hunt的航业朋友Abel Coffin原是一位美国商人,新近买进一艘适合远洋的帆船Sachem号,重三百九十七吨,往返波士顿与南洋之间,专事运送自己的货物。HuntCoffin两人议定合作,将这连体青年接到波士顿,於演出后再前往赴英国各地上演。
  ChangEng的新生活於1829年的早春三月开始了。
  两人天资聪敏,船上一百三十九天的时间学会了英语奕棋,舞蹈和西习。等到在波士顿上陆的时候已可和美国人交谈。凡有公告和剧报,必被誉为Siamese Twins-Chang and Eng。此后,全世界对连体婴公认的正称就是Siamese Twins,原自他们身上为始。
  美国於1848年在加州发现金矿。1865年才开始自加州筑铁路东去,目标在与中线接轨。若依年代来看,这两位被称为暹罗国双生的青年比任何华人都先,应是最早的华裔移民。
  1839年,两人已满二十八岁,決意在美国入籍,俾可定居。纽约市的法官问其姓名,仅答称:Chang and Eng,法官感到无法下笔。此时,他两人在美国已多年,声誉甚隆,一时在场观礼的人很多。其中有一位仰慕他两位的纽约居民,住Warren Street 41号,挺身而出说:“我的名字是Fred Bunker他两人若取姓Bunker就是我的光荣。”两人欣然同意,签名Chang BunkerEng Bunker。此后他们正式取姓Bunker,直到今天的第六代。


画家笔下的Chang & Eng, 1836

  自1829年到他们入籍,十年之间,开始於波士顿公演,又在费城纽约各地演出,遂后前往英国,苏格兰,爱尔兰,荷,比,法返美洲后又去古巴,加国东南部及美国各地演出。名誉广及北美及西欧各国。初期三年是在HuntCoffin的组织下工作,后期的七年,是自他们满了二十一岁起以后就开始自立,聘请临时代理人,随时参加马戏班的节目。
  初期,凡有Siam Twins的节目,每次场场爆满。
  他们每到一处,总是观者如堵,成为本地空前的大新闻。
  他两人肚皮上部相连的部分本来甚短,年幼时期祇能对面相视,经过多年的掙扎,相连的肌皮可长六吋,甚至拉长八吋,其周围也可得八吋。到各地旅行或演出的机会,经名医检查,结论是倘若施行手术,其一必定性命难保。此可能是由於动脈系互相连通的。因此两人祇好听天由命了。
  十年间的飘忽不定和演出生活,两人渐感疲倦。既然出自农村,仍然向往农村和家居的生活,同时在积蓄上业已大有成就。经某医生的建议和介绍,在北卡(North Carolina)邻近维珍尼亚州的边界上在Mount Airy市郊买进农田一百五十英亩,並在其上兴建住宅和农舍。两人性喜渔,猎,此地适得其所。
  农家生活始於1840年。事实上已足证明除表演外,他们也是成功的农人:养乳牛,羊,豬,禽类,种麦,玉米,各种豆类,各种根生植物,还有果园,养蜂取蜜与蜡,自制奶油和乳酪。工作之余,喜读诗集和莎士比亚的剧本。在公益方面,关心地方上的福利事业,捐地亩,材料和人工,兴建了一间教堂,俾可兼用做社交或公共集会之所。
  他两人是地方最受欢迎的人物,卒获“荣誉市民”的尊衔。
  1843年,两人已经三十一岁,结识邻城一家人兼义职裁判官的女儿,已经三年,系姊妹两人,姊Sarah二十一岁,嫁Eng,妹Adelaide二十岁,嫁Chang,同日进行了婚礼。这一着,再度轰动了美国全国,引为奇闻,各地的报刊纷作议论,估计和猜想着他们的婚后生活。岳家先祖来自荷兰和威尔士,当时的家当:房屋在外,地土是一千二百英亩,主人是David Yates
  当时北卡有法令:禁止白种人与印地安或黑人通婚,但未包括亚洲人,唯女方卒能排除亲友和当地人氏的反对。
  须知,此时他两人不但富有,且被誉为世上八奇之一(Eight wonders of the world)。誉满北美与欧洲。


Chang & Eng 及二人之妻子(后)

  自从定居日起(1840)到1852,在此十二年之间,两人或偕家人访问过美国一百三十个城市以上。此后两人決定从今退出表演生活。
  两家的孩子增多,決定将财产分开,各自分居,分居后两人共住一家三天,另三天住另一家,其余的一天如何处理今则查不出。
  1860年,他们将屆五十,欲做返乡之行,会拜老母,访问兄,姊两家人,忽闻老母已故,又因有家室之累,乃作罢论。
  南北大战进入第三年(1863年),有记录可见他两人在经济上的成就。

  Eng Bunker:财产总值18,850元,奴仆二十一名。
  Chang Bunker:财产总值16,130元,奴仆十名。

  战终,黑奴被释,两家共有三十一名,不久,大部分返回,要求重新以支薪办法恢复工作。过去主仆间的关系必是良好,在此可见。
  两家人在战终(1865)的合照显示共有子女十八名。这应是最后一次的合家照片。他两人的年纪是五十四岁。
  1869年,两人五十八岁,应邀访问英国,八月某日维多利亚女皇召见,赠送他两人每人一只怀表,带金鍊,表背有刻字纪念。返程时访问了爱尔兰。在美国出场观众的数目已多得无法估计,英国拥有次多的数目:仅伦敦一地在十万人以上,其他城市包括苏格兰和爱尔兰,约二十万人。
  1870年,这是最后一次访问欧洲,此行在德国及俄国逗留较久。


Chang(图右) & Eng(图左)

  1874年一月应是感冒季节,Chang Bunker臥病,就医无效或为肺炎与感冒併发,歿於十六日。本来健康的Eng Bunker於一小时后,被病毒和死亡的细胞侵入,随Chang Bunker而去,享年六十三岁。
  Eng的配偶Sarah逝於1892年,享年七十岁。
  Chang的配偶Adelaide逝於1917年享高龄九十四岁。
  今日Bunker的直系后裔在百名以上,每隔一段时间假家乡的教堂前照像纪念。Bunker家族已传至五,六代,人数超过一千五百人,其间有孪生十一胎,但俱各正常,沒有Siamese Twins
  Chang and Eng Bunker不但是华裔在美国最早的移民和公民也是华裔在美国具有最高声誉和成就的人,他们的创新和开拓精神值得我们来纪念和表扬。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