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梧桐深院锁清秋

吟萤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头。(李煜)

  在李后主的词中,我最爱这一阙“相见欢”,因为它浸淫在一种萧索怅惘的哀愁里。这首短短的词中透着一股淒清落拓的调子,将满腔抑郁宣洩在这首悱恻的词句里,令人读了荡气回肠,虽千百年后亦能使读者体会到这位亡国之君的愤懑淒楚的感受,这就是美,就是不朽。
  故居有两栋毗连的住宅,一栋是瓦房,另一栋是茅屋,都是三进的院落。这两处房舍,我独爱那栋茅屋,因为那栋茅屋的院落中,有一株高高的梧桐,笔直地立在窗前,树叶青蔥如华盖,亭亭地卓立在长满了青苔的草地上。每当皎洁的秋月照在寂靜的庭院中,那条瘦长梧桐的清影,更会斜斜地印在窗棂上,再折射在草地上。徘徊在梧桐院落中,看淒淒的秋草,听唧唧的虫鸣,偶尔会有一片梧桐叶落下来拂在肩上,那么潇洒飘逸,如一首吟哦成熟的诗句,脫笔落在纸上。
  秋风吹过树梢,发出瑟瑟的琴音,梧桐天生有一种音乐的气质,梧桐木纯白而轻灵,制成瑤琴可以发出清越的和声。梧桐子生在一个船形的薄壳上,飘在水上,美极,梧桐子可以榨油,嚼起来很香。
  在秋月梧桐下昂首悄立,或负手漫步,都会使人暂时忘卻尘世,換上一副骚人的风骨。我常常在梧桐院落中徘徊到月华淡去,虽然觅不到一首绝句,但胸中卻充满了诗的情愫,夹衣上沾满了清涼的露水,仍不失为一幅清幽的小品。记得丰子恺有一幅题作“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的漫画,与李后主的“相见欢”,又有不同的情调了。


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

  梧桐影洒在纸窗上,那几笔疏落的淡墨,搖曳生姿,比蕉影另有異趣。由纸窗滤过的叶语,隐约似离人的苦吟,若逢秋雨,倍感淒清;少年虽不识愁滋味,但秋风秋雨也能勉強塞得你满怀愁绪。秋雨敲在梧桐叶上,也会飘落一组琮琮琤琤的音符,秋夜寒梦中,亦能渗入高山流水的清致。
  几场秋雨过后,梧桐树干长满了青苔,更显得苍郁可爱。庭园中的草木霜后多已枯萎,只有菊花与桂子在西风中扩散清芬,淡淡的色调,郁郁的冷香,你只要在这秋色中幽居一日,大自然便能赋予你高洁的情操。
  故园的菊畦围绕着丛丛的蝴蝶草,白色的小花,淡黃的蕊,在初秋的早晨,灿开在露水中,细叶呈墨绿色,有黃山谷草书的神韻,雋极。这种蝴蝶草在台湾也看见过,但远较故园的逊色。
  在外边流浪了十几年,长居南国,终年在春夏的气候中打圈子,一团团眩目的彩色,如过眼云煙,在回忆中了无痕跡。唯独故园的秋色,如不朽的名画,能永留心中。日来风雨频频,窗前草色深郁,忽然想起了李后主的词句与黃庭坚的草书,思绪便不能自已地又浸入故园秋色中。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