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文天祥

史述

 


文天祥(1236-1283)

  文天祥(1236-1283),初名云孙,字天祥,后改字宋瑞,又字履善,号文山。吉州庐陵人。文天祥丰姿英挺,美皙如玉,秀眉长目,顾盼炜然。青年时期,自奉甚厚,常宴筵宾客,珍馐罗列,声伎满前。宋理宗宝佑(1256)四年,举进士,殿试钦点状元。因值父亲丧,在籍守制。
  1260年,忽必烈即帝位。1271年,改国号为元。於度宗咸淳十年(1274年)大将伯颜率军二十万,兵分三道入侵。偏安的南宋政权惶乱成一片。那时,度宗新崩,赵隰即位,为恭帝,年仅四岁。谢太后临朝,朝廷下诏各地勤王。
  那时,任赣州知州的文天祥,並不是雄武任侠的人物,也未悉兵事。但看到天下沒人肯在急难时响应勤王,遂涕泣奉诏,一改养尊处优生活,尽散家财为军费,募得郡中乡勇,並溪峒山苗,组成义军三万余。以“正义在我,谋无不立;人多势众,自能成功”,鼓励部众的信念和勇气,北进赴战。有的好友阻止说:“你率这种未经训练的乌合之众,何異驱群羊而搏猛虎?”文天祥说:“我也知道这是不自量力。但国家有急,宁可以身殉国,期望能夠激励天下忠义之士,闻风而起,共赴国难。”他所凭借只是一腔热血。
  朝廷授文天祥兵部侍郎,令屯军隆兴(今江西南昌)待命。后来才得入卫临安。不久,出任平江(今江苏吳县)知府,谕驰援常州。在常州,义军与元军苦战,准将张全卻拥兵隔岸观火,再畏惧遁;致义军五百人孤立无援,皆壮烈殉国,仅四人免。是年冬,文天祥奉命由平江火速增援独松关,离开三天后,平江城降。
  次年正月,元军兵至临安,文官武将逃散。朝廷任天祥为右丞相兼枢密使,出与伯颜谈判。文天祥欲以理责元,要与其讲和退兵。天祥至元营,被伯颜扣留。谢太后抗御无方,献城出降。
  临安虽陷,两淮,江南,仍未被佔领。伯颜企图诱文天祥投降,收拾残局。天祥宁死不屈,绝食抗议。伯颜着将其押送北上,途次镇江,文乘间脫出。逃到真州;元军弥遣细作,谣言文天祥是来说降。苗再成派低级军官窥察,预备伺机刺杀他;但见文忠义真诚,不忍下手。文得於景炎元年(1276年)五月辗转至福州;在那里,端宗皇帝赵昺仅七岁稚龄。朝廷任其为右丞相。
  不幸,眼见偏安一嵎,国势日蹙,国脈将绝,张世傑仍恣肆自雄,专制朝政,使文天祥极为不满;只得自请离行都,以同都督的开府南剑州(今福建南平)。继转往汀州,漳州,龙岩,梅州等地,以图激励各地的抗元义军,坚持抗爭。次年夏,文天祥率军由梅州出兵,反攻江西,在雩都大捷;又以主力攻赣州,以偏师攻吉州,相续收复了许多州县,一时局势稍有改观。不久,元江西宣慰使李恆兴国来攻,文天祥兵败势危;幸而有赵时赏,自承性文,敌军遂擒赵收兵,不再穷追;文天祥得一逃脫,但妻子家人都失落。文收容残部,退往循州。
  祥兴元年(1278年)夏,文天祥得知南宋小朝廷逃到崖山,请求率军前往会合,共守岌岌危局。但张世傑宁分而亡,不图共存。文天祥只好退往潮阳。同年冬,元军大举追击,在率部向海丰撤退的途中,复为元将张弘范所败,文天祥被俘。
  文天祥企图服毒自杀,得救免;被张弘范押往崖山,迫他写信招降张世傑。文天祥说:“我不能保父母,岂能教別人背叛父母?”张弘范一再強迫;文天祥录日前所写“过零丁洋”诗授张弘范,以明己志:

辛苦遭逢起一经
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
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
零丁洋里歎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张弘范读至末两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不禁也受感,不再強逼文天祥了。
  1279年元军陷崖山,宋亡。张弘范向元世祖请示如何处理文天祥。元世祖说:“谁家无忠臣?”谕对文天祥以礼相待,将他送到大都,即北京,软禁在会同馆,意图劝其投降。
  元世祖首先派南宋降臣,对他相劝。文天祥一见怒不可遏,只好悻悻而去。又差降元的宋恭帝来谕其归降。文天祥见到那可哀的九岁小孩子,受人如此作弄,是十分悲哀的场面,不能理论,只得北跪於地,痛哭流涕说:“圣驾请回!”恭帝怏怏而去。元世祖大怒,下令捆绑文天祥双手,给他戴上木枷,关入兵马司牢房。十多天后,狱卒才松开他的手,又过半月,才给他褪下木枷。
  丞相孛罗亲讯,文天祥被押到枢密院,昂然而立,只是拱手对孛罗行礼。孛罗喝令左右強制文天祥下跪。文天祥竭力掙扎,坐在地上,始终不肯屈服。孛罗问文天祥:“你现在还有啥话可说?”文天祥回答:“天下事有兴有衰。国亡受戮,历代皆有。我为宋尽忠,只求速死!”孛罗说:“你要死?我偏不让你死!”文天祥毫不畏惧。
  文天祥系狱三年。在狱中,曾收到女儿柳娘来稟,得知妻子和两名女儿,都在宮中沦为奴婢。文天祥深知女儿来信是元廷授意:只要投降,家人可团聚。天祥卻不愿因此而亏气节。文天祥在写给自己妹妹的信中说:“收柳女信,痛割肠胃。人谁无妻儿骨肉之情?今日事至於此,於义当死,命也。奈何!奈何!…可令柳女,环女作好人,爹爹管不得。淚下哽咽哽咽。”
  元廷见威迫无效,优待诱降不成,就长期折磨他。那时,沒有谁提倡人权,监狱制度极坏,囚禁在狱中,环境极为困苦,秽溼交侵;文天祥在这样一间拥挤不堪的囚室中,卻並沒有灰心失望,而以出人意想的坚毅,写出了他气壮山河的不朽之作。其中有传诵千古的“正气歌”: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广八尺,深可四寻,单扉低小,白间短窄,污下而幽暗。当此夏日,诸气萃然:雨潦四集,浮动床几,时则为水气;涂泥半朝,蒸沤历澜,时则为土气;乍晴暴热,风道四塞,时则为日气;簷阴薪爨,助长炎虐,时则为火气;仓腐寄顿,陈陈逼人,时则为米气;骈肩杂遝,腥臊汗垢,时则为人气;或圊溷,或毀尸,或腐鼠,恶气杂出,时则为秽气。疊是数气,当之者鲜不为厉。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间,於茲二年矣,幸而无恙,是殆有养致然尔。然亦安知所养何哉?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況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气也。作正气歌一首。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嶽,上则为日星。
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在齐太史简,在晉董狐笔,
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
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
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
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
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
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为击贼笏,逆豎头破裂。
是气所磅礡,凜烈万古存。
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
三纲实系命,道义为之根。
嗟予遘阳九,隶也实不力。
楚囚缨其冠,传车送穷北。
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
阴房阗鬼火,春院闭天黑。
牛骥同一皂,鸡栖凤凰食。
一朝蒙雾露,兮作沟中瘠。
如此再寒暑,百疠自辟易。
嗟哉沮洳场,为我安乐国。
岂有他缪巧,阴阳不能贼!
顾此耿耿在,仰视浮云白。
悠悠我心悲,苍天曷有极!
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
风檐展书读,古道照颜色。

  元世祖至元十九年(1282年)三月,和礼霍孙为右丞相,提出以儒治国,获元世祖赞同。八月,元世祖问大臣:“南方北方的宰相,谁是贤能?”群臣回答:“北人无如耶律楚材,南人无如文天祥。”於是,元世祖降旨,授予文天祥高官显位。
  降元的宋朝旧臣,向文天祥报告,並劝文也效法他们,改事新主。遭文天祥严词拒绝。十二月八日,世祖召见文天祥,亲劝其投降。文天祥见元世祖时,仍然是长揖不拜;元世祖为他忠义之气所感,也沒有強迫他下跪,只说:“你在这里的日子久了,宋已经亡了,你如能改心易志,以效忠宋朝的赤心对朕,那朕可给你在中书省。”文天祥回答:“我是大宋宰相。国家灭亡了,只求速死,不当久生。”元世祖又问:“那你还有何意愿?”文天祥坚決回答:“但愿一死足矣!”元世祖不得不下令处死他。
  次日,文天祥被押赴柴市刑场。监斩官问:“丞相还有甚话要说?回奏还能免死。”文天祥道:“死就死,还有甚可说的?”就问:“哪边是南方?”有人给他指示方向;正如他诗中所说的:“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文天祥向南方跪拜说:“事尽於此,心中无愧!”
  1283年一月九日,在大都柴市(今北京交道口南大街)文天祥被杀。在就刑的时候,他写下了绝笔诗:

昔年单舸走维扬,万死逃生辅宋皇。
天地不容兴社稷,邦家无主失忠良。
神归嵩岳风雷变,气呵煙云草树荒。
南望九原何处是,尘沙黯澹路茫茫。
衣冠七载混毡裘,憔悴形容似楚囚。
龙驭两宮崖岭月,貔貅万灶海门秋。
天荒地老英雄丧,国破家亡事业休。
惟有一腔忠烈气,碧空常共暮云愁。

  文天祥从容就义之后,在他的带中发现有赞: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
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文天祥就死时,年四十七岁。观其殉国的人,莫不哀号流涕;有得到其遗物者,亦宝藏视为奇珍,世人永久怀念。
附文天祥诗:

扬子江

几日随风北海遊,
回从扬子大江头。
臣心一片磁针石,
不指南方不肯休。

夜坐

淡煙枫叶落,细雨蓼花时。
宿雁半江画,寒蛩四壁诗。
少年成老大,吾道付逶迤。
终有剑心在,闻鸡坐欲驰。

南安军

梅花南北路,风雨溼征衣。
出岭同谁出?归乡如不归!
山河千古在,城郭一时非。
饿死真吾志,梦中行采薇。

建康

金陵古会府,南渡旧陪京。
山势犹盘礡,江流已变更。
健儿徒幽土,新鬼哭台城。
一片清溪月,偏於客有情。

金陵驿

草合离宮转夕暉,孤云飘泊复何依?
山河风景元无異,城郭人民半已非。
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
从今別卻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

真州驿

山川如识我,故旧更无人。
俯仰干戈跡,往来车马尘。
英雄遗算晚,天地暗愁新。
北首燕山路,淒涼夜向晨。

除夜

干坤空落落,岁月去堂堂。
末路惊风雨,穷边饱雪霜。
命随年欲尽,身与世俱忘。
无复屠苏梦,挑灯夜未央。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