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08-05-01


慈母手中线

余卓雄

 

  在一次婚礼练习中,那快要做新家姑的忽然掉下了几滴眼淚,在这种人生大事的场合中感动而泣的並不希奇。我急忙走过去向她道喜,她卻一点沒有遮掩地掛着一对湿润的眼睛说了一句简单的话:“二十五年的车衣生涯才获得今天!”
  那漫长的二十五年!她的丈夫早就在英年患癌症去世。她鼓励这个唯一的儿子长大做个医生,好能挽救有病的生命,一方面也可以纪念早死的父亲。今天,儿子的成就,不负母亲的期望。这个年青的医生娶上一位心爱的女子,双喜临门,母亲想起了往事,当然忍不住当众表达她的心情。
  母爱的伟大,在乎那一段孕育的功劳,说有血有淚,一点也不夸张。父爱的伟大和母爱比较起来,不是大小的问题,而是经历各不相同。母亲如果首先去世,父亲续娶,家还勉強维持下去,但是如果相反,母亲再嫁,情形就不一样。间中有父亲兼任母亲责的,总及不上母亲兼任父亲责的英勇事蹟辉煌。寡母整生为儿女牺牲自己的幸福,其爱感动天地。
  然而古今人类,有很多看母亲的职责为理所当然,尤其是在父权社会,把女人关进了家的“牢笼”里,天下大事,似乎只有男人才可以应付。甚至在开明的西方,这种形态迫使母亲们产生自卑感,她们说:“我不过是一个家庭主妇。”
  历史上虽然也有三两个突出的女性,然而她们还是躲在男人后面。西谚也说:“在每一个成功的男人后面,必有一个成功的女人。”为什么不站在男人的前面呢,因为时势还有许多障碍。新的男性渐渐同意女人有些天赋的特性,特別是美德,能拯救冷酷的世界。可是这种态度並不代表了他们已经放棄父权,也沒有提高女权。
  女人,不全是母亲,然而母亲一定是女人呵!所以妇女解放运动,也要解放家庭。妇运健将歌利亚.史泰南说:“新世界里的孩子将要交给托儿所来教养。”激烈的一派则说:“结婚是最无意义的一回事,除非不生孩子。”这一来,家的革命可扩大了,本来是爭取平等,现在竟弄到自我摧残。家既无孩子,无父母,只是两个人住在一起,何来养育的苦乐?人类何以继承。
  最近美国作了一个调查,发现这一代的父母,受了解放运动,校园示威,韩战越战的影响,有百分之四十三不肯为他们的儿女作任何牺牲;看轻婚姻,传统,宗教,爱国精神,成功,他们也沒有所谓家庭教育。人类下一代的前途究竟如何?
  我们欣幸还有百分之五十七尊重家庭是人生存的最先且重要的一环。在这里,父亲沒有为“一家之主”而专制独裁,母亲甘愿为儿女含辛茹苦,而母亲,以生死的爱塑造了人类的真善美。
  每次我走过华埠的车衣厂,听见里面的缝衣机器响声,想起“慈母手中线”那首诗。华埠无数的儿童,都是靠母亲车衣栽培抚育成人,有多少人了解那些悲喜的眼淚呢?

遊子吟  唐 孟郊

慈母手中线,遊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暉。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狮口的见证 ✍凌风

谈天说地

两把火 ✍亚谷

谈天说地

整肃与炼淨 ✍于中旻

寰宇古今

1959年,记忆中的吃月饼 ✍北郭居士

谈天说地

心康身健 ✍于中旻

点点心灵

我们来谈天(二十)天家乐 ✍余仙

谈天说地

锁园香气与美果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敌基督者 ✍于中旻

乐趣飘送

歌剧传真 ✍天涯过客

谈天说地

石头的呼喊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