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希望与记忆

于中旻

 


奧巴马 Barack Obama

  奧巴马(Barack Obama)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快将一个月了。不论他愿意与否,不论看为红利或负担,他是同时选择了担任世界总统:一团糟的世界。
  他知道这情況。他沒有逃避,也不是出於雄心,而是由於责任。他呼吁国人,要作有责任感的人,因为是人基本的责任。
  这位哈佛的菁英,不仅才慧绝世,洞察美国困难的原因,对於该如何因应,想已胸有成竹,更向悲观消沉的民心,传播希望。
  回顾首任总统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1732-1799),在独立战爭初期,兵败退守福企谷(Valley Forge),恰如其地名意译是“炼鑪”,当时真是经历锻鍊的时期。民军屡次撤退,还沒有一次可称胜利的纪录;作为临时首都的非拉铁非,已经沦陷,英军势力鸱张,国会议员仓皇逃散,数千残军,孤立无援,补给不继,有时且陷於飢饿;士兵有的腳上无鞋,皮肤龟裂,在严寒的冬天,经过雪地,留下一片血跡。
  在国外,也是同样的孤立无援。美洲殖民地推出的代表,是最有名的人物,发明家,文学家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 1706-1790),虽然在法国备受崇敬,宮廷的大门卻向他关闭,不肯接见他,所期望的援助,更是谈不上了,地球上沒有谁承认这个国家,面对冰雪严冬,真是前途黯淡的时候。


华盛顿 George Washington

富兰克林 Benjamin Franklin

  华盛顿绝不失望。现在,第四十四任总统,引用首任昭告国人的话:

“告诉未来的世界…在严冬中,別无所有,惟赖希望和品德能夠继续生存…城市和乡村,憬於共同的危险,将起而奋斗。”

  奧巴马追忆先哲,勉励今天的人民说:

“美国,面临共同危险,在艰难之中,我们要谨记这永恆的名言。   以希望和品德,我们能再一次面对严寒,和任何要来的风暴。”

  当然,美国当前的困境,不会比华盛顿大;国家的幅员,卻辽阔了许多;所拥有的资源,比独立战爭的时候,不知增加了多少倍。不过,所绝不能減少的,就是华盛顿对神的那份倚赖。
  我们今天仍然可以看到华盛顿祷告的图画。那是在福企谷的林中,一个伟岸的领袖,跪在地上祷告;他的战马,拴在旁边的树干上。是的,圣经说:神“不喜悅马的力大,不喜爱人的腿快。耶和华喜爱敬畏祂和盼望祂慈爱的人。”(诗篇147:10-11)圣经又说:

君王不能因兵多得胜,勇士不能因力大得救。
  靠马得救是枉然的,马也不能因力大救人。
  耶和华的眼目看顾敬畏祂的人,和仰望祂慈爱的人;
  要救他们的命脫离死亡,並使他们在饥荒中存活。(诗篇33:16-19)

  华盛顿和美国的国运,及以后世界的历史,都系於神的旨意,和神的能力。不过,我们不该忽略,那沒有出现在画中的事。那时,有一名印地安人的酋长,是同英国人结盟的,正在举枪瞄准,预备向那位高大的白人领袖射击,看到听到华盛顿的祷告,感觉到神的同在,使他敬畏,就放下了枪,永远的放下了要发射的枪,回去后,向他的部族说:“敌人有这样祷告的领袖,我们完了,输定了!”他決定不再站在失败的一边。


The Prayer at Valley Forge在福企谷中的祷告
by Henry Brueckner, engraved by John C. McRae

  祷告,能夠改变历史。
  不久后,一个奇寒的晚上,华盛顿率领几千民军,踏着结冰的河面,过到对岸,奇袭驻在普林斯顿(Princeton, N.J.)的英军军营。从醉睡中惊醒的敌军,仓皇应战,约四千官兵,都成为俘虏。殖民地民军所获军需供应品无算,不仅困厄立解,士气大振,並再接再厉,续获胜利。
  消息传至欧洲,法国态度转变了。前倨后恭的法王,延见富兰克林,慷慨给予援助,派军赴美参战,並协助训练,使美洲殖民地的民军,变化为真正有纪律的军队。严冬过去了,春天带来独立战爭的转机,终至英军投降,美利坚合众国建立。
  奧巴马又说:“安全与理想,不是难以共存的。”这是从“小人”成为“君子”的首要心态,也能使每个常人成为伟人。
  他对在场的人说:“今天,我们在这里聚集,因为我们选择希望而拒绝恐惧,选择同一目标而拒绝纷爭和混乱。”这也是向世界上所有的人,传播的同样的信息。我们本来就生活在同一世界。
  奧巴马提醒美国,並其他开发国家,要想到別人。他说:“我们享受比较丰富的,不能再漠不关心国界外的困苦;也不能不计后果,任意耗费世界的资源。世界改变了,我们也该改变。”
  希望,是人类共有的资源。只有拒绝自己,想到別人,想到人类,世界才会有希望。
  奧巴马创历史纪录,膺任世界超级強国的首位黑人总统,对於他的成功,谁也不能说是偶然的,除非是別有用心的人,都会由衷崇敬。但成就虽大,责任也难想像的鉅大!得志切戒骄盈,何況在困难之中,总不要忘记仰望神。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来论施政的得失成败,要一个领袖创造奇蹟,自然是不适宜的。不过,美国不仅应该顾虑危机当前,也该顾虑成功所带来的附带后果。


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奧巴马

  也许是偶然的。奧巴马演说,所用的第一个字是“我”字。也许是他为強调那职位的权威,责任,立意选择这样遣词。但我字当头,是伟人的鑑戒:圣经中的扫罗,和历史上的伟人,都失败在这里。作为少数能夠自己写讲稿的人,他应该知道:在正式演说或书信中,不用“我”开始。
  综观美国独立的经过,落后的殖民地,战胜当时世界上最強的国家,实在是神掌管历史,正如祂管理时季的运行一样。
  我们都当常常记得:永生神的作为。
  三千多年前,以色列一位历经困苦的领袖写道:

我的心哪!你当默默无声,专等候神,
  因为我的盼望是从祂而来。
  惟独祂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
  祂是我的高台,我必不动搖。
  我的拯救,我的荣耀,都在乎神;
  我力量的磐石,我的避难所,都在乎神。
  你们众民当时时倚靠祂。…(诗篇62:5-8)

  这是我们所应谨记的。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