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是与不是

吟萤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於那恶者。”(马太福音5:37)

  是与不是,是代表光明与黑暗,真理与邪恶,上帝与撒但,善与恶,美与丑,自由与奴役,永生与灭亡的两种完全不同的境界。在今天这个是非不分的时代,我们来思想主耶稣告诉我们的这个非常简单,卻十分重要的真理,是极有意义的。


摩西於何烈山遇见神
Moses and the Burning Bush, by Arnold Friberg

  首先我们应该知道,是,是上帝的名字,当摩西在何烈山前请问上帝的名字时,上帝说:“我是自有永有的”(出埃及记3:14),这句话的意思实际上就是“我是”。主耶稣也曾使用过这个名字,当耶稣在被捕的时候,捉拿祂的人到客西马尼园去找拿撒勒人耶稣,耶稣说:“我就是”,当耶稣使用“我是”这个上帝的名字时,便彰显出上帝的权能与威严,他们立刻就仆倒在地上。保罗说:“上帝的儿子耶稣基督,总沒有是而又非的,在祂只有一是。上帝的应许不论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所以借着祂也都是实在的”(哥林多后书1:19-20)。耶稣常常喜欢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祂的每一句话都是“是的”,都是真理。所以祂勉励我们,“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
  时至今日,“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这样的说法似乎已经失去意义,已不合时宜,按今天的情形,人们多半“是就说不是,不是就说是”,将是非整个的颠倒了,甚至已积非成“是”了。
  另一方面,许多人都学会了唯唯诺诺,所谓“好人”(yes man),什么都“是”,而结果便什么都不是,因为真理只有一是,若“是这样”,同时“又是那样”,必然会积“是”成非。
  今天的物质主义者,否定了上帝,否定了人性,否定了真理,根据其荒谬的矛盾统一律,“是是不是,不是是是”,使人类整个地生活在矛盾中。有一个小故事说:某甲有事去求问一位老僧,老僧瞑然入定,不予理睬。后来经某甲再三求问,老僧答曰:“不答是答,答是不答”,某甲气愤已极,抡起手杖,怒击老僧头顶,老僧怒问:“为何打我?”某甲说:“打是不打,不打是打。”这就是物质主义者的“真理”。
  撒但的艺术,是要在是与不是之间架一条桥樑,以达其似是而非,似非而是,模稜两可,是非不清的目的。耶稣说:“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我们不能又事奉上帝,又事奉玛门”(马太福音6:24)。但撒但卻要我们两者兼拜,当你真假莫辨,混淆不清时,再由是引你到不是。
  撒但的基本技俩是要人怀疑真理,上帝明明对亚当说吃了善恶树上的果子必定死,但撒但卻提出质疑:“岂是真说”,“不一定死”。他也会对耶稣说:“你若是上帝的儿子”。他喜欢人们对真理发生怀疑,把真理当作假设,要人们靠自己微末的经验,学识,理智来求证。很多人中了撒但的圈套,将圣经的真理用实证主义来研究,其结果自然会坠入五里雾中。
  耶稣说:“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於那恶者。”而撒但就很擅长“多说”,惯於夸张。过与不及都是虛谎,一个人说话能中肯,恰到好处,不多说便为成功。我们若不能禁止舌头不多说,就宁可不说,做一条朱红线,三缄其口,免得陷入虛谎之中。但很多时候我们总免不了要多说一点別人的短处,多说一点自己的长处。
  一篇好文章不在乎多说,若能去芜存菁,将文字锤鍊得非常简洁,少说比多说还美。苏东坡的“记承天寺夜遊”,只有十四句,但崢嵘夺目,如一首不朽的诗,使人难忘。同样,一句话说得合宜,就如金苹果落在银网子里。
  今天许多異端者,都在圣经的真理以外,再加上自己的意见,甚至加上许多伪经与圣经並列,将毒草搀在青草里餵养羊群,作有计划的毀坏与谋杀。但启示录的作者告诉我们:

“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上帝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災祸加在他身上。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刪去什么,上帝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刪去他的分。”(启示录22:18-19)

  今天人们所以罔顾是非,多半不是因为辨別不清,实际上是非之心,人皆有之。人们所以不顾是非,是因为利害的关系,人多半将对自己有利的当作是,对自己有害的当作非。而实际上对自己有利的不一定为是,而对自己有害的也不一定为非。古人对这一点很固执,所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因此有人“饿死首阳之山,义不食周栗”。文天祥,史可法之流,便宁愿牺牲性命而维护这道德标准。降至末世,人们将生活的需要,物质的享受列在第一,将是非的道德标准,与生命的价值列在末后。於是,便再沒有那些傻得可爱可敬的血证士。今世的基督徒们更将道德标准一再抑贬,人不再以圣经的话为标准,反倒要上帝来适应人的需要与标准了。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个结局。
  但千古以来,那些持守真理,择善固执的人,实际上不见得是傻瓜,最后终会得到上帝的赐福,但以理和他的三个朋友,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话说回来,在这个罪恶的世界上,我们要坚持是非的真理,作一个诚实人是太难了,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我们不要忘记了,基督是真理,我们只要靠祂的宝血,靠祂加给我们的力量,我们一定能达到这个目标。我们虽一无是处,但在主裹面我们卻成为是,因为主就是是。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石头的诱惑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s://shop.taosheng.com.tw/product_show.php?sid=123743241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5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