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忘与记

刘广华

 

  在我们一生的过程里面,有许多事情我们必须牢牢的记住,又有许多事情我们应该完全忘记。可惜我们必须牢记的反而不记;应该忘记的反而不忘。什么事情我们必须牢记呢?就是我们不配得而得到的恩典,尤其是当我们走投无路的时候,曾经帮助过我们的恩人。正如俗语说:“施恩莫望报;受恩切勿忘。”

  在我们大中华历史上,有一位军事天才,名叫韩信。历史上有名的“暗渡陈仓”,“十面埋伏”等战术,都是由韩信发明。韩信是淮阳人(即今日的江苏淮安),大汉开国名将,与张良,萧何同称汉初三傑。但是韩信出身非常贫苦,经常捱飢抵饿。有一天,他来到一条小河,饿到几乎要倒下去。在河边有一个“漂母”,即是替人洗衣维生的妇人,怜悯他,送他东西吃。他吃饱之后,对漂母说﹕“多谢大婶!韩信将来有出头之日,必定报答大婶一饭之恩。”漂母回答说﹕“我见你生得如此高大,尚不能养活自己,因而怜悯你,怎会期望你报答我呢?”

  后来韩信做了楚王,回到淮阳,亲自到河边去寻找他的恩人。既找着了,就命随从双手奉上一千两黃金报答她。这就是古代有名的“漂母进饭”故事。韩信不但受恩不忘,而且念恩图报。他的美德,早已成为千古美谈。今日也有许多受恩不忘的人,可惜他们卻沒有念恩图报的心。俗语又说:“知恩不报枉为人。”韩信沒有白白的做人,更沒有白白的做一个成功的人。


颐和园长廊彩绘--漂母进饭

  记得少年时代,笔者经常与同学们作“记忆力比赛”,看看谁能过目不忘。结果笔者好几次都得到胜利。自此,笔者一直都以为记忆力比別人強是一件好事。及至六年前內人去世之后,笔者才顿觉记忆力比別人強並不是一件好事,相反的,可能是一件坏事。笔者从青年时代就开始驾驶汽车,数十年来都沒有遇到车祸。可是內人死后头两年,就一连碰车三次。两次是別人错,一次是自己错。笔者的儿女对笔者说:“爹!其实三次都是你错!因为你开车的时候,思想不集中,脑海里面不停的想着妈,因而时快时慢,令別人难以捉摸。”

  儿女们说得很对,笔者实在想得太多。过去的事,不停一幕一幕的在脑海里面重演,怎也不能夠忘掉。这是自寻烦恼,自讨苦吃,甚至可能有一天会自找死路。可不是吗?三年前,笔者每一个月一次前往佛罗里达州(Florida)西岸的拿坡里华人教会证道,时间是礼拜天。笔者住在迈阿密(Miami),从迈阿密开车去拿坡里(Naples),只有两条路。第一条是41号公路。这是一条单线往来的古老公路,十分危险。另一条是新建的75号公路。这是一条多线往来的高速公路,本应十分安全。可是,有一段叫做鳄鱼巷(Alligator Alley),穿过沒有人煙的大沼泽,甚少警察巡逻。因此,开车的人往往超速,万一发生意外,肯定九死一生。有一个礼拜天,笔者亲眼看见一宗车祸。两部汽车碰得几乎粉碎,公路上鲜血成溪,令人惨不忍睹。当时笔者心里想:如果我继续在开车的时候思想太多,总有一天,災祸可能会临到我自己。

  相反的,笔者有一位老同学,就是当年在“记忆力比赛”中经常排最后的。他退休之后,每年最少有一次自己开车,遊历美国,悠哉遊哉,十分得意。原来这位老兄一世人都十分“健忘”。什么成功,失败,得意,忧伤,对他“经脑即忘”。不管在白天有什么事情发生,到了晚上上床睡觉的时候,他都能夠把一切忘记得一干二淨,快快乐乐的去见周公。可见,能过目不忘,说是聪明而已;能经脑即忘,才是智慧呢!

  当年的罗马人,能夠消灭有高度文化的希腊,打败有辉煌历史的埃及,征服其他所有小邦,建立天下无敌的罗马大帝国,因为他们有一种別人所无的民族精神,就是能夠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竿直跑。扫罗是罗马公民,又是一个受过罗马高等教育的人,因此他办事也十分像罗马人。他曾经立下标竿,要将所有基督徒一网打尽。若不是主耶稣亲自出来阻挡他,他绝对不会收手。结果他的生命改变了,而且蒙主呼召,做了使徒,改名为保罗。从此,他忘记背后,另立标竿,就是要把福音传遍罗马世界。跟着他一生一世努力面前,向着标竿直跑,直到他打完美好的仗,跑尽当跑的路,守住当守的道。使徒保罗真是一个能夠当忘就忘当记就记的属灵巨人,配作万世信徒的榜样!(参看经文:腓立比书3:12;提摩太后书4:7)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