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17-02-01

两先知殊途同归

于中旻

 

  列王纪上第十三章

那时,有一个神人,奉耶和华的命,从犹大来到伯特利。耶罗波安正站在坛旁要烧香。神人奉耶和华的命,向坛呼叫说:“坛哪,坛哪!耶和华如此说:‘大卫家里必生一个儿子,名叫约西亚,他必将丘坛的祭司,就是在你上面烧香的,杀在你上面,人的骨头也必烧在你上面’。”当日,神人设个预兆,说:“这坛必破裂,坛上的灰必倾撒。这是耶和华说的预兆。”耶罗波安王听见神人向伯特利的坛所呼叫的话,就从坛上伸手说:“拿住他吧!”王向神人所伸的手就枯干了,不能弯回。坛也破裂了,坛上的灰倾撒了,正如神人奉耶和华的命所设的预兆。王对神人说:“请你为我祷告,求耶和华你神的恩典,使我的手复原。”於是神人祈祷耶和华,王的手就复了原,仍如寻常一样。(列王纪上13:1-6)

上面的指示

  耶罗波安登位,作了分裂后北国以色列的王。为了巩固自己的王朝,他正式宣告自创的“牛羊教”为“国教”,拜公山羊和金牛犊,不遗余力的热心推行(历代志下11:15,13:9;列王纪上12:25-33),政教合一,自己身兼大祭司,不论谁愿意“委身”又献牛羊的人,就立为祭司;定八月十五月圆那天为节期,闹得好热!神当然也差信使专程去杀风景。
  我们看见一位可敬的神人,是分裂后的北国以色列所未见的,有空前的能力,彷彿以后的以利亚;不过,他是奉神的差遣,从犹大来的。不用说,此人政治上正统,信仰上纯正;就权能的表现论,他能夠使坛灰倾撒,使王的手枯干並立即恢复;论预言的恩赐,他在三个半世纪前,就提名将要生的约西亚王,要领袖属灵的大复兴,並且及於北国的疆域,这似是预言将来南北的统一。一个人能显出这么多灵異,怎能不是神重用伟大的先知?怎能不立即声名远播?
  从神来的信息,常是会触犯地上权威的忌讳:神计画借犹大的王裔,赐下在耶罗波安疆域的复兴,岂不是宣告他的王朝将覆灭?岂不是宣告现今的人为宗教将摧毀?作为登位不久的新王,绝对有必要显示统治者的权威,也有绝对必要禁止这不法言论传播。兼政教元首的伟大领袖,伸手叫人把有颠覆嫌疑的神人立即拘捕。不过,就在那时,人为宗教的坛崩了,灰撒了,王的御手枯了!覆灰难收,但政治人物御口的话可以收回的,而且他不喜欢手不能收回,必须得收回。
  耶罗波安绝顶聪明,知道眼前的这人物得罪不得。他立刻改变态度,改口了,前倨后恭,不再坚持要神人吃监狱饭,改为邀请远来的客人到王宮进餐,並应许给他赏赐。但神人胜过了这次的试探,谢绝王家作客的荣耀;他並且说明理由:王的御宴虽美,卻是祭拜金牛犊的祭余,绝不能吃,也不能与鬼魔团契;主不准他沾染污秽,也不许他接受成功的荣耀,因为一切都是奉主的名,靠主的大能行事,自己不过是仆人而已(7-10节)。


耶罗波安拜祭偶像
Jeroboam Sacrificing to the Idols, 1752
by Jean-Honoré Fragonard, 1732-1806

外来的试探

  有个老先知的儿子,可能去参加了王家的宗教活动,或说是奉父命参与的,回来向老人家报告详细情況。作父亲的,立刻全家动员,分派人在家备丰盛的午餐,並告诉儿子们,备驴,老人家骑上猛奔飞赶;神也沒使他乘的坐骑像术士巴兰的驴开口说话,他未受责备,心安理得,以说预言的动人姿态,发表其谎言(11-18节)。
  我们不妨考量老人家为什么不惮烦劳,要佈局欺骗犹大神人。曾有人以为他设局挽留神人,表明王作不到的事,自己作到了,可以满足虛荣。这很难叫人相信。也可能是他要拖人下水,合流同污;损人不利己,以陷害人为乐的事,不是绝对沒有,但宗教人不该会作这种事。比较可能的,是出於宗教理由,其人信仰混合的合一;或是政治原因,建立统一阵线,取得王的喜悅。无论如何,伶俐的老人家,不曾说明动机,卻不脸红的编造了个属灵的借口:“我也是先知,和你一样,有天使奉耶和华的命,对我说:‘你去把他带回你的家,叫他吃饭喝水’。”(列王纪上13:18)你我和所有读圣经的人都知道,沒有那回事,这都是老先知诓哄他。
  神人既蒙启示,怎会那么无知易於受欺?神怎会是而又非?其实,是他受了颂扬,又体贴肚腹,先存心接受,就顺水推舟!

堕落的结局

  听老前辈推崇的好话,违背了神的使命。犹大神人竟然应邀去伯特利的老先知府上,在那里吃喝。本来看似美好的团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有爱的交通,恩赐的交流,什么都好;不过,正坐席的时候,盛情的主人,发表了严重的信息:“耶和华如此说:‘你既违背耶和华的话,不遵守耶和华你神的命令,反倒回来,在耶和华禁止你吃饭喝水的地方,吃了,喝了,因此你的屍身不得入你列祖的坟墓!”(21,22节)有这扫兴的插曲,其余的时间,我们很难相信宾主尽欢。餐毕分別,神人骑驴登上不归路。
  不久后,伯特利的老先知听到报告:狮子咬死了人,卻与驴並站在屍身的旁边,像是在守护或等待向人来见证。老人家急忙去收屍,亲视含殓。

就把他[犹大来的神人]的屍身葬在自己的坟墓里,哀哭他说:“哀哉!我兄啊!”安葬之后,老先知对他儿子们说:“我死了,你们要葬我在神人的坟墓里,使我的屍骨靠近他的屍骨,因为他奉耶和华的命,指着伯特利的坛,和撒玛利亚各城有丘坛之殿所说的话,必定应验。”(列王纪上13:25-32)

  老先知的儿子们很不错,遵照父亲的遗嘱作了,把二人合葬,並且还立了墓碑。这碑似是工料良好,过了三百多年之久,到约西亚王时代,不仅碑身存在,其上的字跡仍未至漫漶莫辨。不过,奇異的是,圣经相当详细的记述这事件,主角二人卻都沒有留下名字。这双难兄难弟,至今还保留为隐名氏。当然我们不能据此以断,他们在生命冊上不记载他们,也许这是为了警诫每个人,都有可能步他们的错失。

口碑的回声

  三个半世纪过去了。亚述灭了北国以色列,把部分遗民強制分散迁徙。北国既覆沒了,国界自然也就沒有了,约西亚王的大复兴,流惠溢到了伯特利,这是神已经先见並所借人预言的。

约西亚回头,看见山上的坟墓,就打发人,将坟墓里的骸骨取出来,烧在坛上,污秽了坛,正如从前神人宣传耶和华的话。约西亚问,说:“我所看见的是什么碑?”那城里的人回答说:“先前有神人从犹大来,预先说王现在向伯特利坛所行的事,这就是他的墓碑。”约西亚说:“由他吧!不要挪移他的骸骨。”他们就不动他的骸骨,也不动从撒玛利亚来那先知的骸骨。(列王纪下23:16-18)

  恩赐和能力,並不就等於属灵生命,也不表示能夠得生命的冠冕。主耶稣在世时的十二使徒,包括卖耶稣的加略人犹大,都曾奉差遣作信心传道的事工,甚至能行異能(马太福音10:5-15)。也有些大有恩赐,满有能力的宗教人,当天国显明的时候,主明明的告诉他们:“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马太福音7:21-23)主“不认识”他们,还称之为“作恶的人”。多么严峻的事!
  我们都必须谨慎,不可轻忽神的话。凡神所吩咐禁止的,绝不可逾越;凡神未曾说的,也不可臆想增加或改变。

神的言语句句都是炼淨的;投靠祂的,祂便作他们的盾牌。祂的言语你不可加添,恐怕祂责备你,你就显为说谎言的。(箴言30:5,6)

神说了一次,两次我都听见,就是能力都属乎神。主啊!慈爱也是属乎你,因为你照着各人所行的报应他。”(诗篇62:11,12)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神的时间 ✍亚谷

谈天说地

从疫苗看得胜的人生 ✍林向阳

谈天说地

春秋炎涼精卫遗恨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指主夸口 ✍凌风

寰宇古今

日月潭的晨昏 ✍音凝

谈天说地

繁荣与色情 ✍刘广华

点点心灵

促织 ✍吟萤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九肚鱼粟米蛋花汤 ✍禾秧

谈天说地

问与答:洪秀全是基督徒吗? ✍文中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