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孔庙.孔林.陋巷井

音凝

 

  我曾经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由东南到西北,走访了十七个大陆的城市。其中最能保存中国固有文化风格的地方,要首推山东的曲阜。曲阜古称少昊之墟,商奄旧址,周鲁故都,相传是轩辕黃帝的出生地,但最著名的仍是至圣先师孔子的故乡。是我多年来心仪已久的圣地。
  曲阜位於山东的南部,背负泰山,面引凫峰,北枕泗水,南襟沂河,民风朴质,景物深邃而淡雅。我一走进这个城市,就好像走进了中国古典的文化和历史,呼吸到一股浓郁的经书的气息。

孔府有丛花树,为当年孔德成手植

  我刚刚从泰山上下来,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长途汽车,想先找一个旅馆安顿下来。曲阜这个小城的交通工具,最方便的是三轮车,也有马车和极少的出租汽车。我由车站坐上三轮一头拉到孔府,不想竟误打误撞地找到中旅在孔府里附设的旅舍。四合院,小瓦房,满院的树木,蝉声与鸟语清晰可闻。曲折走到后院饭厅的仄径旁,有一个小跨院,一丛修竹竿竿落地,旁边立着一块鐫石,像极了郑板桥的手笔。我每次走过,便不觉要停下来,佇立一会,小读它的疏落和清奇。后来在这里邂逅了名画家孟蒙先生。当时他刚刚在指点弟子写竹。孟蒙是亚圣孟子七十三代孙,擅写花鸟,正在曲阜举行国画个展。他指点着前庭的一丛花树说,此为当年孔德成先生所手植。我原本只打算在曲阜留一日,但这个恬靜的文化小城卻留我住了三天。
  孔府的格局相当宏大,佔地十六万平方米(二百四十亩),称为“衍圣公”府,是孔子嫡长孙世袭衍圣公的府衙。府內计有楼,堂,厅,轩四百六十二间,分三路佈局,东路为东学,西路为西学,两学原为衍家公学习会客的地方。现在中旅利用西学改为旅舍,成为遊客憩息最理想的场所。城內另有一所极大的现代化“阙里宾馆”,但卻沒有孔府房舍的饶有古趣。中路前为官衙,后为內宅,最后是花园。


孔府正门


鸟瞰孔府

一共九进,显示中国古代建筑的深度

  孔府原附属於孔庙內,明洪武十年(1377年),奉敕创建。至弘治十六年(1603年),再予扩建。其后经多次维修,现专辟为参观之用。孔府的大门是一所高大的厅堂,大门外有两座石狮护卫,周围是一丈多高的粉牆,气势相当雄伟。孔府由大门算起,到后花园为止,共有九进。这里充分表现了中国古代建筑的深度。在每一进的厅堂之前,都有相当大的院落。庭院中也多半种植了树木,或摆设盆景。由二门进去是重光门,后面是大堂,再往后是二堂与三堂。堂中的文物,大半毀於“文革”。前面的三堂是衍圣公府衙,后面的四进房厅及花园便属於內宅区了。
  由內宅门进去是前上房,后面是前堂楼,再后面是后堂楼,最后是五间楼,这些古式楼房好像只有两层,但高度足有现代楼房三四层高,其间隔以窄巷长廊,有的小角门只能容一人通过,但后面卻显出高大的楼宇与广大的院落,露出了惊人之笔。房舍虽经维修,仍很颓旧。厅房门窗上都沒了棚栏及玻璃,可以看见內部古意盎然的陈设。
  孔府后花园的范围相当大,有数处花厅与花房,菊花的清芬飘逸,假山曲径,清幽可人。园中数处亭台,正鸠工修葺中,对遊客禁足。
  由孔府大门出来向右拐,便能看到孔庙的角门,以及长长的一列赭红色的牆壁。这条长巷中矗立着阙里牌坊,两旁接连着卖纪念品的小攤,及租借照像机和卖胶卷的小贩。走到红牆尽头再右转便是孔庙的大门了。孔庙正对面是曲阜现留下的三个城门楼之一。曲阜的城门也有甕城,在城门口与孔庙之间,小贩密集。时值涼秋九月,正是山楂上市的季节,扛着草把上插满了糖葫芦的小贩走来兜售,由草把上抽下一支鲜红蘸糖的山楂串,颇引起童年时的食慾,但接到手中一看,糖层上不但佈满了尘土,而且还有一只蜜蜂黏在上面,只好咽一口唾沫放棄了口福。


曲阜孔庙

  孔庙是祭祀至圣先师孔子(公元前551年—前479年)的地方。公元前478年后以其故居为庙,经历代修建,佔地二十一万八千平方米。前后共九进院落,中贯以轴线,左右对称,计有金,元,明,清等各代建筑共四百六十六间。汉以后历代碑刻两千余块。另有孔子故宅,孔子故井,孔子手植桧及鲁壁等古跡,使瞻仰者肃然起敬。
  穿过孔庙外面的金声玉振坊,便进到第一座棂星门,由首进院落中,再经过太和元气坊与至圣庙坊,才到达二进的圣时门,院中长满了参天的古木!森森然予人以肃穆之感。左右两侧分別为“道冠古今”及“德配天地”两座侧门。在第二进庭院中有一道已涸的干河,上设三道石桥,名壁水桥。左右的两座侧门,为仰高门与快睹门。再往前通过三进院落建於1377年的弘道门,便进入满院松柏第四进的大中门(1499年建),院內左右各有角楼。在第五进院落中间有同文门,后面便是建於1149年的奎文阁了。院中有高大的石碑,驮在巨型石龟上。
  由奎文阁进到第六进院落,这里左六右七两侧分別排列了十三座碑亭,亭內都是两丈多高的巨碑,沉重地压在地面的石龟上。七,八两进的庭院贯连在一起。在这里有高大的大成门(建於宋崇宁三年,1104年),並排的左边是启圣门,右边是承圣门。由大成门进去通过松柏夹道的长庭,转过庭中央的杏坛,便可以望见巍峨的至圣先师的享殿大成殿了。大成殿高大宏伟,殿顶是双层的建筑,不让故宮中的殿宇,黃瓦朱楹,气势非凡。大成殿建於宋天禧二年(1018),雍正八年再重建,並於殿內设四圣十二哲像。由大殿门口可以望见內部金碧辉煌的塑雕,但可惜均为近期新建,因“文革”时期殿內文物设施,全遭破坏,令人痛惜。


大成殿

  大成殿四周有宽阔的石廊与石柱,石柱上的雕龙是孔庙的瑰宝,龙身绕柱沉雄遒劲,雕工苍浑古拙,柱的周围护以铁柵,是参观的主要对象之一。据说大成殿內外上下共雕画了一千二百九十六条龙,龙本来是帝王专用的象征,而历代皇帝均允许龙图现於孔庙,足见其尊孔之盛了。

孔圣人门前卖简体字的三字经

  我遊览孔庙时在九月下旬,离孔子2538岁诞辰不远,大成殿东庑中,正在展出纪念孔诞的书画作品。东庑第七进院宇中建有诗礼堂,第八进院落中有崇圣祠,后面是家庙,西庑则建有金丝堂,启圣殿,最后是启圣王寝殿,但东西两庑的殿宇多已倾颓,败象毕露,似已封闭棄置,庭间长满了荒草。越过大成殿后面是较小的寝殿,这里是供奉孔夫人示官氏的享殿。最后是圣跡殿,里面都是雕刻的碑石,有书有画,吳道子的“先师孔子行教像”的刻石便藏在这里。大小共收一百二十块。惜殿內光线暗淡,无法扪读,只好废然而出。
  孔庙大致说来,保护得很好,但地方太大,修维不易。而且遊人太多,无形中造成种种污染。里面也有小贩兜售胶卷与纪念品。在大成殿的走廊上便摆了好几个地攤卖书。我近前一看,地上居然摆着三字经,我拿起来翻阅一下,竟是简体字的三字经。不禁使我哑然失笑,不想真应了那句俗话:“在孔圣人门前卖三字经”,而且卖的是连圣人都看不懂的简体字的三字经,实在过分了。孔老夫子若有知,一定会痛心疾首地顿足太息曰:“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孔林松柏参天,气势浩然直干云霄

  由孔府搭乘马车,出了曲阜的北城门,再北行约二十分钟,便到达孔子的陵寝所在地孔林了。孔林范围极大,佔地二百万平方米(三千亩),內容自周以后历代孔氏古墓十余万塚,为国內延续时间最长,保存最完整之家族墓园。园內古木参天,墓碑如林,石翁仲散立各处,默默地守着这片无际的园林与坟塚。园中的唐槐汉柏,经典般地矗立在天地之间,从孔庙到孔林,看到许多株一两千年的松柏,笔直地伸向天空,虽然余下的枝叶无多,但那股孤介的不羁与浩然的气势,卻直干云霄,令人望之凜然起敬。


孔林正门-万古长春坊

  由城堡式的至圣林坊大门进去,通过宽阔的甬道,再穿过二林城门,便进入了蓊蓊郁郁的孔林。左转渡过洙水桥,便可望见孔子的享殿。殿前排列着两列笔直的古柏,蹲伏的石兽与肃立的石人,都在恭谨地守护着这位万世师表的陵寝。享殿后面便是孔子的坟墓。孔墓的巨塚在一座石碑后面,周围绕以树木与短花牆,坟前的石台上摆着一个铜鼎。


殿前排列着两列笔直的古柏,蹲伏的石兽与肃立的石人

  在我离开曲阜那天上午,走访了复圣颜回的庙宇。颜回(公元前521—前490)字子渊,春秋时之鲁国人,是孔子相当器重的一位弟子。他敏而好学,问一知十。而且有极好的修养。不迁怒,不贰过。更难得的是能甘於贫寒,是一位耿介而清高的人物。孔子对他的人格极为推崇。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但可惜这位为孔子激赏的风骨嶙峋的青年,在三十岁的时候,便离世长辞,想来也许与他的贫苦生活有关吧。
  我在曲阜最后逗留的半日中,其实还有许多名胜古跡可以参观,但我卻宁愿将最后的一点时间消磨在颜庙中,以示我对这位先贤的景仰。


颜庙位於孔府的不远处

陋巷井是颜回执瓢饮水的地方

  颜庙始建於元代,明,清再扩建重修,地址为颜子的陋巷故里。佔地八十五亩,约五万七千平方米。在元,明,清三代中分別建筑了殿堂门坊等一百五十九间。如今看起大致都已颓圯,保养的情形,显然比孔庙要差得多。由复圣坊进入复圣门,在第二进院宇中,首先入目的是陋巷井,井已经干涸。上面有一个圆形石盖,井眼很小。旁边有陋巷井的石碑,上面建了一个四角亭。这就是当年颜回执瓢饮水的地方。第三进院宇有三个门,中间是归仁门,左边为复礼门,右边为克己门。颜渊曾向孔子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到颜庙来参观的遊客並不多,满院苍松,显得格外寥落。通过甬道旁的两座角亭,便到了第四进的仰圣门,迎面经过乐亭,就是颜子的复圣殿了。殿顶也是双层的建筑。乐亭两旁分东西双庑,格局与孔庙的主院大致相同。东庑的跨院中有退省堂,再北上另有一进院落。西庑的跨院有杞国公殿,正院的最后是寝殿。


陋巷故址—颜回当年执瓢饮水的地方

  孔庙的大成殿门上设有栏柵,只能站在外面参观,但颜回的复圣殿卻不设防,可以随意地走进去。仰观殿顶的颓梁败瓦,俯视地上碎裂的残砖,生出无限的感慨。想到这座殿宇经过历朝时光的磨损,复印着历代以来千千万万瞻仰者的足跡。如今这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沒有一块砖是完整的,片片龟裂成千载历史的断痕。这无数的颜庙的访客们,不知怀着怎样的心情来缅怀这位贫寒的圣哲。当我扶着磨损的朱门,由这座古老的殿堂里踱出,仿佛看见了披了破袷衣的颜回,手持着瓢柄,在西风中潇洒地朝我走来。
  行前到孔府旁售纪念品的店里去买了一批碑拓,这里几乎是全国卖碑石拓片最便宜的地方。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全国各处的纪念品商店及书店都卖郑板桥的“难得糊涂”与“糊涂是福”拓片,这难道是大陆人们的一种普遍心态吗?
  曲阜的确是一个可爱的小城,城內每一条街都是古典的小瓦房。粉壁连绵,市容很整洁。人口似乎也沒有其他地方那么多。鲜花处处,触目都是一片醇朴的古风,使人留恋不已。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归回田园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