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读书乐

诗篇综读

苏佐扬著  基督教天人社

 

  许多年前,我就喜欢唱天人诗歌。经过许久的颠沛流离,也包括灵命上的起落,有些至今还记得词和调,不知不觉就在口中或心里唱着,得着不少帮助。约在那时候,跟朋友谈起这诗的作者。他说:“这些诗歌宋尚节佈道的时代就普遍唱了,作者不可能仍在人间。”作为井底之蛙,我只能同意接受当真。
  在新加坡,有机会见到天人诗歌的作者,苏佐扬牧师。他只是半百青春:以为其人在天上,原来是在人间!免不了相与大笑。后来,才知道:他与宋尚节博士“同工”的故事,是当他还是十五六岁作孩子的时候,常在宋的佈道会中司琴,可见其天赋恩赐的高。
  陆续看过他的专著和短文,颇欣赏他随手拈来就有韻的艺术,知道他是一位诗人。

  诗人-牧师,是好的配合,也是好的装备。明显的,今天教会通常用的圣诗,大部分是教牧的手笔。大家都知道的,有马丁路德,英国近代圣诗之父华慈,约翰.纽屯,和约翰及查理卫斯理兄弟,在圣诗歌唱和教导上都有极大的贡献。也不能忘记英国诗人,后来作伦敦圣保罗座堂的牧师但恩(John Donne),当然,他家喻戶晓的名言说:“沒有谁是孤岛,全然独立。”(“No man is an Iland, intire of it self.”)这适用於诗歌和读书,同是圣徒相通。
  这不能不想起另一个约翰,是晚了许多年,东方的苏佐扬(John Su)牧师。

  苏牧师是诗人,我猜想他会特爱诗篇。

  半个多世纪前,他曾写过一本诗篇手冊。当时,他就立愿,希望“将来能夠出版每一篇的解释”(一:页1)。五十年来,他不曾放棄这努力的方向。结果,1997年有诗篇综读第一集的出版;到2004年完成了第三集。这不仅作者欣慰,也是读众所乐见的。

  诗篇综读的特点,是把每篇分为二部分:灵修与研究。这是有创见的作法。因为一般的著作,有时作者为了适应读者的兴趣,或是作者自己缺乏学术修养,就任意曲解圣经,说是“灵意”解经,实在是私意解经,东扯西拉,随便拼湊些经文,而不知所云,仿佛是属灵术语迷雾。又有人转讲“学术”,尽是些知识,枯燥乏味,如果说是造就人,真不知如何造,如何就,读了只不过叫人自以为知,自高自大,得不到实际益处。本书作者能夠把这两方面平衡,是颇不容易的。
  论到诗篇综读的写法,作者说:

是把每一篇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灵修之部”,将每一篇诗篇加以解释对基督徒人生指导与帮助。第二部分是“研究之部”,这研经部分读者如有时间,不妨一同研究,如时间不足,亦可不必研读。因为这“研经”部分包括:1.原文解经。2.难题的研究。3.翻译文字的检讨。4.神学思想的分析等。(一:页4)

  作者不是像寻章摘句的职业文士,把“原文”如何如何拿来唬人,愚弄人;而有助於对经文的正确全面了解。例如:在第三十篇的标题说明,指出不该是献“殿”,而以献“宮”为当,因为那时圣殿还未建成(一:页154,参历代志上15:1,17:1);自己的安逸,使他心中不安,而想到神的恩典,较为合理。所以不能对理性和知识完全拒棄。
  还有,在每一篇的后面,附有一首天人经文短歌,有的是是数首(第一百十九篇有七首短歌),大多是那一诗篇的中心意思(一:页5),使人乐於反复唱诵,耳目並用,能夠增加记忆,是教育的好方法。
  研究诗篇,虽然可能不是最容易的,但绝不是不重要的。彼得说:“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书3:15)这准备的工夫,就是神学知识上的装备。

  我常羨慕擅场音乐的人。因为他们常是耳朵好,辨音灵敏,学习语文的时候沾尽方便。苏牧的音乐造诣,当然是教会中皆知的。他收藏了许多不同语文译本的圣经,用以参考比较。这是作研究的人该有的态度;绝不容许自以为是,闭门造车,以至敝帚自珍,那对自己不是谦虛,对读者更不会是好事。本书显明出作者在写作的过程中,所下的工夫,博采周咨,务求荣耀主,也不负读者。
  说到音韻与文字的关系,善音韻的人,在所写的文章中,自然流露出来,读来感觉顺畅;连不出声默读的时候,也是如此。不过,更进一步的是,作者在每篇中,把全文分段,每段加小标题,而且有音韻。这样,读的时候容易读,不至於枯燥;读后容易记忆。只是为了押韻,偶见牵強的地方,也是难免的,幸而是极少见的。不过,千篇一律,未免会觉得有协单调。至於以后的晚进,想要东施效颦,是学不来的,也许反增其丑。也因为爱好音乐,笔者还收集了以色列乐器的图画,附在书中,有助读者了解,自然是好事。

  诗是发自內心的声音。所以前贤时人,多用来帮助习学祷告和讚美。不仅如此,英文诗篇,也曾影响诗的写作。近人所作的诗,许多是拮屈敖牙,难读而沒有快感,更谈不上提昇性灵了。世风与灵命的低落,不是沒有原因的。解決的办法,是诵读诗篇,可以涤荡人心中的尘垢;读习本书,可以助益写作。
  作者到底不复是昔日少年了。八十多岁的人,写这样的巨著,自然是不容易的,他自己比为“生产的艰难”:先是大病,继有视力的问题。总算靠神的恩典,完成了本书,使读诗篇的人,可容易多了。感谢主恩。我们还要祷告,求神兴起更多写作的人来,继续作文宣圣工。阿们。(文中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