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孙中山的拉法业

稽谭

 

  有人见孙中山先生与鲍罗廷(Mikhail Markovich Borodin, 1884-1951)很亲密,常在他身边,感觉好奇,有的嫉妒。海外的支持者,有的不相信犹太人,问孙可知那个洋人的底细,他真名是什么。孙微笑着回答:“拉法业!”


拉法业 Marquis de LaFayette

  法国贵族拉法业(Marquis de LaFayette, Marie-Joseph-Paul-Yves-Roch-Gilbert du Motier, 1757-1834),在美国独立战爭中贡献很大。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 1706-1790)驻法国的时候,拉法业非常仰慕他;富兰克林知这个年轻人气质英武,见义勇为,就鼓励他支持殖民地独立运动。拉法业於1777年七月底到达宾州费城,与殖民地军的统帅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 1732-1799)建立持久的友谊;立即受委为少将,於同年九月十一日白兰地(Brandywine, PA)战役,有卓越的表现。以后,他在年长的华盛顿身边,任特別参谋或顾问,如同儿子一样。1779年,返回法国,向法王路易十六进言,派遣6,000名陆军,並海军舰队参战。1780年四月,回到美洲,七月间,与华盛顿策画协同包围英军;三个月后,英军投降。
  孙中山(1866-1925)比鲍罗廷大十七岁,正合於扮演东方的华盛顿与拉法业。


孙中山

  为什么孙那么得意?因为那正当他失意的时候,有这样的帮助,真可以用句中国的老话:“天助我也!”
  政客如果下台或隐晦十年,等於政治生命的死亡。孙正在那情況的边缘;虽然在沪粵之间颠顿播迁,但成为侷处广东一隅的小军阀,对於大局的影响,已经式微了。他自己深知这一点。美国政府每四年改換一次;如果三任沒搭上关系,就是断绝;在沒有外援的情況下,东山再起的希望就很渺茫了。
  不过,有远见的查理宋,中山先生第二妻子的父亲,建议他必须住上海;那倒不单是因为上海是青红帮集中地,也不是着眼在租界的安全庇护;而是因为以孙公的声望,作为上海的寓公,仍然可能得世界的注意和投资。
  1918年,宋逝世了。孙在上海的支持也更单薄。
  果然不错。不久,宋的智慧就得到证明:刚立国的苏俄,派使者找上门来,而且是列宁亲自的指示。

  三民主义本来是目标,其中以民生为重点。是在这样的环境,孙才唱起“民生主义就是社会主义,就是共产主义。”这样的调子,果然不难得到反应。
  苏联是唯一的国家还看得上他,跟他打交道。更清楚的说,苏联虽然同北京政府有正式外交关系,卻透过共产国际与孙联系。
  1921年,马林(Maring,化名)与孙曾有接触。1923年一月,与代表越飞(Adolf Joffe, 1883-1927)经过长时间谈判,发表“孙越联合宣言”,声明:无意推行苏维埃制度於中国,对於中国的內部统一,对外完全独立,苏联保证予以热烈支持。
  苏联之所以这样作的原因,是希望中国有一个有效的政府,可以保障其东部防线,並得扩张其在满洲的利益。
  1921年,部分议员在广州召开“国会非常会议”,举孙中山为大总统。孙先生於五月五日在广州就职。但十六个月之后,局面忽然逆转;翼护孙氏的陈炯明叛变逐孙,孙只得废然返回上海。从上海,孙劝动广西和云南的军阀,把陈炯明逐出广东。


鲍罗廷

  1923年二月,孙中山再返广东,自任为大元帅。十月六日,苏联共产国际代表鲍罗廷至广州,得孙中山信任,一星期后,委为特別顾问。鲍罗廷早年留学美国,二人用英语交谈,沟通无间。鲍与孙合作,重建中国国民党;拟订党章,仿照苏联共产党体制;允许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有的耽心他被苏维埃化了,劝阻他,绝不能容许共产党加入国民党;他说:果如此,他将选择加入共产党。
  难以否认的,当时俄孙关系极为亲密。在苏俄首都莫斯科,建立了孙逸仙大学,派遣学生前往留学,其中不少要人子弟。鲍也能用流利的汉语会话並演讲,而国民党的要员汪精卫,胡汉民,都同情共产主义,对鲍尊敬。鲍並着意培养后进,提攜大约与他同龄的蒋介石(1887-1975)至苏联考察四个月,研究军事建构及训练。回国后,任为新建立的黃埔军校少将校长,加伦将军(苏联革命战爭英雄Vasily Blyukher的化名)为顾问。加伦(1889-1938)是孙中山的首席军事顾问,护卫长。学校的训练,以爱国及三民主义为基础;军队规制及装备,都是来自苏联。在此以先,广东军阀的地方军队,不受“外人”指挥,至此孙和党才真有自己的军队。
  1924年,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鲍罗廷有极大的贡献。孙中山先生亲笔手令,托鲍罗廷参与机要,於孙缺席时代表他表決(翼报第20期史直文所附影印),连妻子也托付了他,几乎是安排鲍为托孤大臣了。
  1924年十一月,广东安定,孙中山看来又像是重要的政治领袖了。执政段祺瑞,邀请孙至北京共商国是。同行者有宋庆龄夫人,汪精卫及鲍罗廷。可见孙鲍关系的深厚。留胡汉民守家,代理大元帅。
  1925年二月,孙中山在北京协和医院发现患末期肝癌,医治罔效,於三月十二日逝世。
  在病榻垂危的时候,得到使他欣慰的消息:蒋介石率领的军队,克复了孙第一次起义的惠州,再下汕头,把陈炯明逐出广东境外;可见俄国援助已经有效运作。想到俄国顾问加伦将军所说:能以训练装备精良的四师军队橫扫中国,並非是过分夸大其词。所以在“国父遗嘱”,“联合以平等待我之民族”,有所指了。(据云:遗嘱是汪精卫手笔。)
  1926年七月九日,蒋介石就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誓师北伐。在号称有85,000人的雄师中,有黃埔军校约八千子弟,国共两党混合,广东,云南,湖南的军队。至於军费及装备,首由苏联援助的六百万卢布,约合二百万美元,武器装备,以后还有继续经加伦将军请得的援助;一直到对日抗战,仍然使用苏制枪炮,机枪,以至飞机。
  北伐军连战连捷:克长沙,武汉后,1927年春,先后克南京,上海,並定都南京。

  鲍罗廷的角色,几乎与拉法业相同。他们都是比当年的领袖年轻,都对当时的局势,有举足轻重的影响。但也有不相同的地方:拉法业出身贵族;鲍罗廷则是俄国犹太人。更不同的,是他们的结局:拉法业赢得美国人的感念,法国人的尊敬,也被称为“两个世界的英雄”(The Hero of Two Worlds)。因为这位少年英雄对美国独立贡献甚大,美国差不多每州最少有一个市镇,或街道,学校,公园,以“拉法业”命名。鲍罗廷则左右不逢源,国民党於“清党”中,逐出鲍罗廷,夫妇二人长途跋涉,辗转经沙漠返国。回到俄国后,鲍罗廷初被任为劳工部助理部长,迁塔斯社副社长;1932年,改任为英文莫斯科日报编辑。1949年,放逐到西伯利亚劳工营。1951年五月二十九日,纵橫辟阖的一代风云人物,在荒漠中寂然陨沒。

资财不能永有,冠冕岂能存到万代?(箴言27:24)
神的权柄是永有的,祂的国存到万代。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虛无。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祂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但以理书4:34,35)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