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礼的价值观

敬始能虔

于中旻

 

  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有人反对“虛礼”,引起许多人连“礼”也一併反对。这是很不合逻辑的。虛,是假的意思。有假,证明真东西的价值。明显的例子,是有价值的通货,差不多任何钱币必然有假的。如果因此而拒绝使用钱币,多半很难继续生活在世上。
  虛礼确实可厌,不错。但因此而反对礼,或不注重礼,忽略礼,同是一样的错误效果。
  例如:中国人常说“孝敬”,说明孝必须有敬,这也是事父母“色难”的道理,意思是难得容色恭敬。清干隆帝深重孝道,聪慧过人。有一天,读到论语“为政”章,见“色难”一语,问纪昀(晓岚)该如何属对。纪立即对说“容易!”再问,仍对:“容易”。干隆立即省悟。但行来实在不容易。因为如果仅供给父母肉身的需要,而沒有恭敬与礼貌,与豢养犬马,还有甚分別?
  今代中国人甚少懂得敬,也就沒法理解孝。骄纵的一代,只知唱:“父母单生我一个,沒有弟弟和妹妹”,也就沒法理解叔伯舅姨姑婶,在娇惯的环境中,养成自私,唯我独尊的性向,造成怪異的文化,比将来的老多不胜养问题还大得多呢!
  同样的理由,中国人以孝立国,就可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爱吾幼以及人之幼”,延伸到施仁政於天下,不能不说是合理的。
  耶稣责备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他们言行不一,在许多恶行罪状之中,竟然夹着一项似乎无辜的“喜爱筵席上的首座,会堂里的高位”(马太福音23:6);乍看似乎可惊異,这似乎是算不得什么的小疵,即使失礼,也无须斤斤计较。但如果说,这种失礼,会失去救恩,听来使人感觉意外吧?当然,连那些椎鲁不文的渔夫门徒,也不至於愚昧到问:“哪是首位?”尽管今天的信徒,可能不知道席上的首位在哪里,谁也不会相信,不拘座次,应该灭亡;不过,这种行动,虽然不会直接导致灭亡,卻目无他人,足以滋养高傲的性格,蔑视主的存在,拒绝福音,不能得救恩。这样看来,主耶稣绝不是吹毛求疵,故意挑剔了吧!不是巧合,这些高傲的人,也正是敌挡福音,贪财,无信,背义的人(7-36)。
  二十世纪初的中国,由反洋而反基,由反古而反孝,为害人性,戕贼文化。幸有陈寅恪,季羨林等有修养的学人,能夠以身作则,持守孝道,教育学生,维系中国文化不堕。
  不幸,基督徒给国人的印象,常是一群崇洋反儒,非孝悖礼,沒有文化的人,随从浮嚣浅薄的时俗,使人见而生厌,以至成为福音的拦阻。幸而不乏有识之士,知道“礼义廉恥”的关系;因为礼是合宜的行为规范,人因信耶稣基督在神面前被称为合宜,自然会表现於外。不仅国人如王明道先生,知书达理,坚守信仰,连来华的老一辈宣教士,也多是有礼有节。他著有一本小冊信徒处世常识,讲到一般礼貌上应注意的事。名佈道家宋尚节先生则在这方面常以为不必注意,更似有意忽略。有一次会面,宋对他说:“所有你的书我都爱读,只有那本处世常识,觉得沒甚意思。”王说:“那正是你需要读的。”据说,“在下次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会送到门口了。”可见要作得对,不必坚持自己赢,才是属灵人应有的态度。


王明道先生

宋尚节先生

  近人鲍会园牧师博士,学贯中西,无愧华人神学泰斗,而其为人谦恭守礼,尤非一般人可企及,与他有交往的人,都可以见证。往访的客人,他常亲送至门,並为客人开车门,才鞠躬挥別。另一位长者余也鲁教授,持礼有序,坐立行止,以及餐席的位次,都讲究得体,正如其为人治事,俱有条不紊;在基督教文字事工之外,他连管理经营,也有独到见解,值得敬佩。並非巧合,这几位先贤,也正是品德无玷高尚的人。


鲍会园牧师博士

余也鲁教授

  华人有“礼失求诸野”的说法,日本人在礼上颇可借鑑。当然,商店里售货员挂在脸上职业化的笑容,“先义后利”的口号,显得虛伪可厌;但那不能据以否定礼的价值,就像日本军阀的残暴,並不代表其全民都沒有人性。
  有一次,在基督教的国际会议上,有位年长的牧师说:其实日本的基督徒为数並不多,但品质很好;在聚会的时候,心不旁骛,也不彼此交谈;特別是在台上的教牧,都个个正襟危坐,沒有谁会高翘二郎腿的,显出其敬虔和持礼的水准。搜索记忆,当年说这话的人,彷彿是曾在日本宣道多年的赵中辉牧师。
  西方人爱多於敬,我们並不需要效其爱而舍敬;而且西方文化中,並非沒有缺失,也不尽都符合基督教义。不过,在现代工商业社会,以势利眼決定礼的施行对象。对於以为该以青眼相加的人,何止有礼,简直是钦崇,拜倒!对於平常人,就合了那句古老的话:礼不下庶民。
  有人描述华人先侨,早在十九世纪出洋,登岸时身着短裤,手执竹杖,两肩担日月,苦中无法顾及礼貌;成为暴发戶“头家”,由於自卑和自傲的复杂心理,故意无视於礼仪,蹲在椅子上用餐,以为你待怎地!把这种作风引入社会,无異践踏文化,复归野蛮;如果不幸普及於教会,只足使外人齿冷,使信仰蒙羞。无论如何,在人间社会,知道座次,确实是必要的。显然耶稣的门徒,都知道座次,也知道座次的意义,所以当西庇太夫人带雅各,约翰来求高位的时候,此举引起了众怒(马太福音20:20-28),卻给门徒机会明白服事的真理。
  圣经说:“在白发的人面前,你要站起来;也要尊敬老人,又要敬畏你的神。我是耶和华。”(利未记19:32)当然,不仅是要尊敬有地位,多钱财的強势人,或有学问的人,而只是年老的人;而且这律法与“敬畏”神有关系。
  到了新约时代,凡被主耶稣救赎的人,在神面前是平等的,都为祭司;但並不是说,可以沒有次序。正是使徒教训教会:“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哥林多前书14:40)这是说,要长幼有序,男女有別。这就是礼。
  华人有“礼多人不怪”的谚语。我们可能都听人说过。只是偏重礼,虽然不是恶行,但会流於“死行”(希伯来书6:1, 9:14),成为虛礼。虛礼不是真正的敬虔;不过,沒有礼,必然是虛假的敬虔。
  在这里,我们不能广泛论及言语,文字,及所有生活上该留意的礼貌,只讲到交际应对的几件小事。愿我们切莫托辞“神是看內心”,就忽略外面的表现。试想主曾教训属祂的人,作“世上的光”,如“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马太福音5:14-16);主确然不是只重外在表现,但有了圣灵的膏油,绝非沒有外在表现。所以,勿以善小而不为,对神对人在礼上无亏,循礼进入敬拜,成为有真实见证的基督徒。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