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詠物诗篇

于中旻

 

  “詠物诗”是借物寄意,说的是某种事物,实则是表达自己心意,或为劝谏別人,或为宣述己志。其所用的方法是暗喻(metaphor),不说像什么而说是什么。中国古老的诗经中,多有这样的体例。此外,曹植(192-232)的“豆萁诗”是大家最熟知的例子。
  明朝的名臣于谦(1398-1457),写过一首“詠石灰”的诗。诗极通俗,而寓意颇深,可以作为述志的例子:

詠石灰 于谦

千锤百鍊出深山 烈火烧焚亦等閒
粉身碎骨终不悔 留得清白在人间

  石灰是建筑的材料,用以涂在牆壁的外面,使成为洁白的颜色。其来源是採取石灰石,经过火烧,再磨碎成粉,加水调和,才可以使用。
  以上那首诗,敘述的就是这样的制作过程。
  但作者的意思,是说当有的心志,不求人知,甘愿受苦,要舍己无我,牺牲自己,以至粉身碎骨;这样高洁的品德,可以洁化世界,使自私污秽的人间,得以成为清白。


郑板桥雕像

  郑燮(板桥,1693-1765)是清代的名士,天性纯厚,而甚有才华,称诗书画三绝。他作诗为文浅白,卻寓意深远,又好游戏笔墨。当他作县令的时候,有个冬天,微服出门,穿着简朴,也未带侍从,到了一个秀才的家。秀才稍微读了点书,识得几个字,态度傲慢,高坐在那里,看着来客,问说:“读过书吗?”
  “认得些字儿。”
  秀才态度好了些。再问:“会作诗吗?”
  “可以勉強湊合几句。请先生出个题目如何?”
  秀才指了指在炉子上吱吱作响得水壶说:“就以‘壶’为题吧!”

肚大嘴尖柄儿高
才免飢饿便自号
量小不能容大物
二三寸水起波涛

  秀才还算不错,知道是指他说的;等他知道来客是父母官的时候,态度就转变了;也许是永远的转变。
  詠物诗不要求文字上的美,未必是旷世佳作,而在於其寓意,或说教导意义。郑诗中的壶“柄”,谐“病”字音;“自号”,谐“自豪”,只有二三寸的浅水或浅学,有什么好叫响的?这是劝人不可自满高傲。诚实正常的人都知道,自己不知道的学问事物,远比知道的多。
  使徒保罗是大有学问的人,但他从来不以学问骄人;他劝哥林多人也不要自高自大:

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彷彿不是领受的呢?(哥林多前书4:7)

  主耶稣说:“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路加福音14:11)全知全能的神子,与神同等,祂最有资格夸自己的荣耀,也最能知道降卑的经历。人算什么,如果竟自高,以为有什么了不起,不仅是可笑,也是无知得可悲。
  英国大佈道家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 1703-1791)说:“就是最微小的传道人,听他所讲的道,也能使我得益处,因为那是出於神的话。”
  另一位英国大佈道家司布真(Charles Haddon Spurgeon, 1834-1892),有一次去別的地方,主日走进一所小教堂聚会,刚好那传道人在念司布真自己的讲章。会后问知了姓名,那传道人感觉不安,承认自己所作的。司布真诚恳的说:“但此时从你口中讲出来,我实在得了帮助。”这真是谦卑的益处。

  圣经中有许多以物比喻人事的例子。如:以赛亚书第五章的“葡萄园之歌”,是说到以色列人的背道败坏,是最为人所知的。神也借着自然界,叫约伯思想神创造与统理的奇妙。其实,人如果肯安靜下来,默察万物,即使连蚂蚁那样微小的东西(箴言30:24-28),也可以使我们得启发。求主开我们的心窍吧!

拿破崙  德拉梅尔(Walter de la Mare, 1873-1956)

“将士们,世界是什么?
    是我:
这降不停的大雪,
  这北方的天空;
将士们,在这荒漠原野里
  行进经过
    是我。”

  这首诗以那么冷靜平淡的语气,写一个英雄盖世的人物,写他的行进,失败,都沒有感情的表露,似乎是每天发生的事情。
  拿破崙(Napoleon Bonaparte, 1769-1821)在世的时候,不论拥护或反对他的人,总难以同意他是平淡的。连当时德国的大文豪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1749-1832),也对他向往。但作者德拉梅尔看透了他,这正是他平常作人的态度。拿破崙自己也承认,他一生很少想到国家,只是以他自己为中心。这样,为了逞他个人的私意,雄心,把许多万人的性命,葬送在冰天雪地里。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我”字作祟。如果历史上从来沒有这种英雄出现过,谁能说世界会有什么损失?
  保罗不是以自己为中心,不肯牺牲別人,达到个人成功的目标。他不想作英雄。他说:“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哥林多前书9:23)这样的人生,是多么值得钦敬?这才是真正的成功。这是为了基督而活的生命。
  如果把你的生命,浓缩成一首短诗,该是怎么写法?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