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神的仆人

于中旻

 

  近年来有些人,基督教与非基督教都不乏其人,流行“仆人领袖”之类的名词,甚至有“仆人神学”。说来希奇,是惯於受人服事的人,喜欢被称其为“仆人”,甚至作“神的仆人”。历代作罗马教皇的人,养尊处优,十分威风,以基督在地上的代理人自居,常会同君王爭雄长;他们卻偏喜称“众仆之仆”,卻不以为荒唐,似乎不过是逗笑。
  今代有个李仆其人,曾膺某教会长老重任,一度是地区的最高领袖;此人不仅登坛说教,更自称退休后要往山地传道;有善於逢迎的基督教机构,拿他作招牌,还为他出版“心路历程”。可是他退休已久,大概仅能登地图上山地了。仆人也如斯!
  仆人有多种多样,並不一定都穿制服,活跃服侍。
  如果说,江青是“神的仆人”,不仅新奇,还可能被视为荒唐。不过,这里有个故事。不少年前,遇到谭雅各牧师。他送我一本书,是他的自传。附有见证,说他曾为海员,在将临绝境的时候,经顾仁恩引他信主的。当然我不认识顾仁恩其人,但听说是多年前上海电影界的英俊演员。滥姘了个女演员蓝苹,后来被她丟棄,就起意投江自杀;忽然听到教堂的歌声,被吸引走进去,听道信主得救悔改,奉献成为佈道家高举十字架,引领了不少人归信基督,不少还作了传道人。那位老牧师就是蒙恩者之一。而那蓝苹呢,由蓝变红,成为毛主席的夫人,后来为“四人帮”的女帮主,努力迫害教会;结果帮了教会的大忙,信徒分散各处,造成了复兴。江青被使用,像是神大计画之中的小幽默,显出神的全知和权能。
  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方,神並不计较人的宗派背景。神不像某些政治领袖,定要仆人穿统一的制服。仆人,是事奉的人,也就是听命服役的人。
  先知以赛亚书的中心,自然是受苦的仆人,“洗淨许多国民”,“行事必有智慧,必被高举上升,且成为至高”(以赛亚书52:13-15,53:1-10),成就神救恩的旨意。但神也指着远非仁慈的外邦王说:“我仆人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耶利米书25:9,27:6)。看似凶猛残暴的势力,要毀灭神的子民,是“一个烧开的锅,从北而倾…災祸…临到这地”(耶利米书1:13,14),卻是要成就神所定的洁淨工作。正如神使用管教的工具:“亚述是我怒气的棍,手中拿我恼恨的杖。”(以赛亚书10:5)其目的是管教神悖逆的儿女,使他们悔悟,归回神的慈爱。
  从字义上来说,“仆”是附从给役就是执行主子意旨的人伕,在古时的社会制度下,奴仆的任务就是如此。所不同的是,蒙恩得救的圣徒,是“从罪里得了释放,就作了义的奴仆…将肢体献给义作奴仆,以至於成圣…作了神的奴仆,就有成圣的果子…就是永生。”(罗马书6:17-23)
  使徒保罗的生活,就显出这样的心志和典型,惟要行神旨意:“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使徒行传20:24)为此甘受捆绑,不惜牺牲。
  旧约先知耶利米,幼年蒙神选召的时候,神就告诉他:“看哪,我今日使你成为坚城,铁柱,铜牆,与全地,和犹大的君王,首领,祭司,並地上的众民反对。”(耶利米书1:18,19)这样的使命,要求该多么严峻,足以使任何年轻人,吓得变成虫子般蜷起来。不过,主应许与他同在。对於神的真仆人,这该就足夠了。耶利米所传最不受欢迎的信息,是要犹大王和领袖们,服在神仆人尼布甲尼撒的轭下(耶利米书27:4-22,28:12-17);他还要犹大盟国的使臣们,转达他们的君王。先知传这样信息的结果,使他蒙上卖国的恶名,使他受了极大的苦。但仆人必须执行主的命令。


空中花园中的尼布甲尼撒
  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成为主命定历史上的大树,金头,和狮子;可忘记了自己是神的仆人。他满足於自己的成就,建造了华丽雄伟的王宮,和著名的空中花园,然后在王宮上游行,满意的自言自语说:“这大巴比伦是我…要显我…”;随即有天上来的声音,宣告对他的审判:“你必被赶出,离开世人,与野地的兽同居,喫草如牛…”直到满了他的有期徒刑,他先恢复了聪明理智,知道举目望天,宣认至高者的名:“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虛无;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祂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但以理书4:28-37)这严格的功课,使当世的伟大最高领袖,从狂人恢复正常理智,承认主凭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那就是天使们循规蹈矩尽忠任事;自己再怎么伟大,也当认分,不过是神的仆人。
  仆人必须“忠心有见识”,所表现的是:“儆醒”,是随时准备好,不是在主人看见的时候,或将要回来的时候,才仓皇应付;“按时分粮”,是爱所有的同工,不单顾自己醉饱,和气味相投的同党人享乐(马太福音24:42-51)。
  仆人必须认识所事奉的主,不在於讨別人的喜悅,使徒保罗说:“我岂是要讨人的喜欢吗?若仍旧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加拉太书1:10)作神的仆人,唯独事奉神,凡事讨天上元首的喜悅。有些挂名的仆人,惟知听命於別的头头儿,像太监般的服侍主子,不知干些什么。
  仆人不能自己妄动。你可相信有瞎眼的仆人?确有其事。英国清教徒诗人弥尔敦(John Milton, 1608-1674),最伟大的作品,是在失明以后。不能再像以前的活动,难免惆怅;但经过思量透彻了,就顺从甘心负轻省的轭,不再以为重担。他写道:“急速遵行祂旨意的盈千累万,遍佈洋海陆地工作不倦;但也有只是侍立和随伴。”(“当我思量”)
  得主救赎属祂的人,都应该思量:我真是主忠心的仆人吗?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