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福音使者徐复生

曲拯民

 


徐复生(1909-1993)
(摄於1990年)

  自入社会,已逾半世纪,为了时局变易和求生,換居三洲,七度迁居。然而所亲见的中西人士,毀家兴福音而亲身实践者,唯数徐复生一人。
  徐复生原名祖銮,江苏扬州人。初在其家乡教会所属的美汉中学读书,继升学煙台益文商专,不久即归主,领洗成为基督徒。所以他算是我的学长,亦是少年时期的近邻。
  徐於益文毕业后,经校方推荐,於1929年入大连市美孚行石油公司任职。两年后,沈阳事变,东北被日军佔领,遂攜眷返回煙台。时逢煙台福音工作兴起,王明道,计志文,宋尚节,倪柝声等先后蒞煙台证道。他於此时受感,決志为主耶稣工作,时常参与传福音事工─在市郊及乡区的福音堂,並春夏两季的大帐棚佈道。1933年,徐身染重病,臥床经月,医生束手。在病沉重时,曾见到異象,未久即不药而愈,更坚信神之选召。以后工作范围远及河北,內蒙及各省份。为了胶东地区工作之方便,特自置半新汽车一辆,俾方便各位同工遍走各地。他在扬州故乡作见证亦始自此时期。
  1937年,七七事变,徐复生率全家离煙台,返回原籍地扬州,在邵白真武庙乡下,於其父晚年建成的一间小礼拜堂继续工作。同年末,日军陷江苏,苏北为新四军地区,日军仅佔据沿长江地带。徐复生被日本特务疑为间谍,共军则将他列入斗爭对象范围,各有敲诈勒索,迫得他於1940年重返煙台避难。次年,珍珠港事变,驻煙台日本宪兵队逮捕传道人,徐复生被拘三昼夜;经查与西方差会毫无关联,亦未曾聚歛信徒捐献财物,终被释放。
  徐复生於获得自由后,汽油既受管制,乡区已尽属各类抗日遊击队分踞,往返乡下佈道,出入须经过日方军警关卡及砲垒,在胶东地区的工作,除了日军佔领区以外,便难有开展。故他一度潛赴中国內地,先后到过四川,贵州,远达云南,青海,新疆,西藏,甘肃,內蒙诸省。那时期我正在青岛经营染织工业。先父曾寄给我徐复生自內蒙来信,详及自宁夏搭乘皮筏,自黃河顺流而下的惊险经验,而到达先父曾主持农垦事业的临河县。自宁夏(今银川)至临河,由临河至包头,各约六百华里。临河属於“黃河百害河套一利”的地区,时煙台有信徒数十家移民至那一带。徐复生的工作重点在各地的福音堂,小团体,或家庭聚会,並与內地会教士们有密切的交通。以后,我们相遇於青岛,徐复生面谈他去內地工作时期的经历,危险以及艰苦情形。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青岛由国民党部队接收,美国海军陆战队登陆,负责遣俘及协助受降事宜。煙台则在解放的恐怖中,清算斗爭,使许多人逃亡青岛。徐复生的家属是於1947年先后来青岛,全家欢聚。
  同年,徐复生与青岛和上海等地有志兴旺福音的同道,合组中华基督徒佈道会,计有桑明耀,桑世光兄弟,宮秀之,荊乐天,佟世盐,刘华甫,王德仁,张家坤,张家新姊弟,冯洁如,刘桐山,刘颂三,纪慕韩,苗树滋,苏佐扬等,加上徐复生合共十六人,徐复生被推为会长。次年,他偕长子德义,与张家敏(张家坤之胞弟)三人,经过上海,拟前往云南腾冲边区一带传道。正在筹备中,未及启行,中国局势已发生变化,赴云南边疆之路已不通,德义与家敏遂入上海浸会神学院就读。
  在1950年代初,徐复生为响应政府号召,将家乡所有的房契地契交公,並为符合“三自”的口号,与同工们在上海筹设“三自自来水笔厂”,日间从事生产,週末及晚间则作事奉主的工作。此期间,中华基督徒佈道会文字工作由谢模善负责,除期刊外,有圣经人名地名意义汇编讚美诗选集等书问世。及至公私合营运动兴起,三自自来水笔厂被併入政府的上海金星笔厂。数年间家庭的开支,须赖徐夫人出租在新浦的产业补助。1957年,整风运动如火如荼,上海的原会所与徐家住宅全被沒收,徐並被打成右派,批斗,抄家,终被判在厂中担任打扫便所等清洁工作,作吃重的劳动,某次於失事后脊骨折断,此后余生成了驼背之人。
  “四人帮”倒台后,1978年,徐复生得以“摘帽子”;1980年予以“平反”,那时的徐复生已是年逾古稀了。

  1983年,徐复生已七十四岁,虽老而不衰不休,在苏北地区开始筹建“七座金灯台”,就是七个教会。同道至友在外者,略尽棉簿,故知其经过之真详。其中建筑最宏伟,发展最光辉灿烂可记者,为杨集教会。

  杨集在连云港东南约三十公里处,旧称杨家集。教会之兴,其远因是一位美国牧师闻声(John W. Vinson)曾在那里传福音,於1931年十一月三日,闻声牧师为匪徒绑架,並在附近为镇民舍生。(详情见“我不怕”一文,刊文宣第九十五期,1991年九,十月份,页3。)经在美国查到牧师家人与当年事蹟,将之公开於该镇人民,有助於教会之复兴。教堂之建筑工作,概由信徒义务共同担起;进展程度及聚会景象,逐期都有照片,正堂与副堂相连,作L形,可容一千二百人,但仍感不敷容纳;在主日及良好气候下,窗外院中都站满了人,可达一千五百多名。


1931年十一月三日为杨家集镇民
舍生的闻声牧师与夫人合照

杨集基督教堂

 


信徒义务合力建成杨集基督教堂

  七所教会终於先后成立,完成了徐复生晚年的心愿。1991年,八十二岁时,因跌倒骨折。此后不再能亲到苏北担任宣道工作;但仍作录音带寄到各地,以供应教会的需要。他因为与主相连,生命丰盛,真是“年老的时候,仍要结果子,要满了汁浆而常发青。”(诗篇92:14)
  1992年,徐复生染中风,不能言语,也不能起床。至1993年二月,安息主怀,享年八十四。
  徐父绍垣,原籍江西南昌,青年时去湖南从军,曾随打过仗。由於他勤奋读书,书法出众,工作认真,可谓文武兼资。多次作战有功,屡加晉升。后为两江总督刘坤一器重,被委为扬州淮南局总办,兼西坝盐分司,最后任板浦两淮盐分司,官秩四品,最后捐为二品。由於他在苏北一带广行善事,时誉为“徐善人”。又以与翁同龢,张謇等交深,经上疏,御赐匾额“乐善好施”,以示褒扬。晚年辞官,设立盐号,自己营运,並建小型教堂一所。
  徐之岳父林干,亦为盐商,且拥有盐田多处;祖籍煙台市东约三十公里牟平县(宁海州)所属之养马岛,老夫妇退后返回原籍,先后皆成为基督徒。(养马岛相传曾为秦始皇养马之地,由此得名。)
  自1932年至47年,徐复生以煙台为家期间,至少有十年,徐家租住我家房屋。徐夫人与先母至契,亲如家人。因此徐,林两家在连云一带的家产,徐徐出卖,供应徐复生及同工传福音的经过,虽不为外人道及,均为先母所详知。徐复生毀家产,兴福音的事实,是千真万确的,值得景仰,效法。
  徐复生夫妇育子二名,女三名。长子德义与家人工作於波斯顿(Boston),余者居中国大陆。
  1993年二月十日,假上海怀恩堂举行徐复生追思礼拜。所读经文,正如他生前乐道与实践的:美仗打过,路已跑尽,道已守住。他是一个俭朴,正直,溫和的人,言必行,诺必践,一生默默耕耘,不慕荣冕,忠贞为主福音,工作不息,不求名誉,不计自己得失。
  夫人早十多年前病故,葬於苏州香山信徒公墓。徐复生遗体於1993年六月与夫人合葬。
  徐,林两家原本丰厚之财产,大部分已献予福音工作,所余悉被充公,无任何遗产留给后人。他所留下的,是所撒下福音的种子,长成庄稼,及留下美好的腳蹤,是福音使者的典型。他是我一生所见毀家兴福音,不向教会求取分文的唯一例子。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