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中国海军建立的始末

-冰心的梦和淚读后

曲拯民

 

  多年前,煙台博物馆宋玉娥副馆长来信说,有人提议为冰心女士建一纪念馆,遂后她有北京之行,並寄下一张她和另外两记者访问冰心女士的合照。依我想来,后来沒成事的最大原因不外是经费问题,而冰心女士本人年迈力衰,又鉴於北大荒的惨痛经验,对此构想未必十分热忱。


冰心女士

  倘我的估算和记忆不失正确,她应为光绪二十六年,即庚子(1900年)出生,到煙台时已逾两岁,十二岁时离开煙台。她渡美深造应为1925年,同船赴美留学的有梁实秋教授,他因主编汉英辞典扬名海外。
  依舒乙先生的写法,冰心女士的父亲谢葆璋於甲午之战惨败舰沉后英勇脫险,泅水至威海或其附近为北洋队基地的刘公岛上岸始得庆生。事后又过了六年,谢葆璋才偕家人来到煙台,是年冰心祇一岁多。
  我非煙台出生,不足一岁到煙台定居,时谢家已他去。及长,听先辈人不断有将谢葆璋(1865-1940)其人其事说出,十余年间传闻有忆,並查地方史和中国海军史,对冰心女士的父亲在煙台的事蹟不难写出一点来,今容我提早四十年,先简写中国海军要事。
  依北京条约(1860年),煙台开埠。当时,中国门戶已经洞开,並无丝毫海上军力。
  太平天国兴,历十三年,南京被清军攻克,等於告终,时在1864年。先一年,中国第一名留学美国读毕耶鲁大学的容閎谒见两江总督曾国藩,请速发展海防。曾国藩据此上奏蒙准,设制造局,拟先自制枪炮后及船只,厂设在上海虹口。筹划,翻译等工作由容閎相助。两年后,闽浙总督左宗棠在福建议船政,並设学堂。同年,前江西巡抚沈葆璋奉命主持全国船政。又同年,江苏巡抚李鸿章将制造局迁高昌庙,成立船坞,同时福建也设坞造船。同治八年,即1869年,中国分向法,普(今之德国,波兰直达俄境)订购兵舰,是为中国向西方购船建海军之始。
  容閎为幼童出国赴美留学一事呼吁了十年,1872年清廷始允三十名出国。但是中国建海军是刻不容缓的,因此在光绪二年(1876)派出第一批三十九名学生分去英,法两国实习及入学,其中除了十九名专习制造,机械,保养舰船外,正式入海军学校者仅十二名,其中有福建人萨镇冰(1859-1952),后来他助谢葆璋建设了煙台海军学校。
沈葆桢病故后,海军之规划由直(河北)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负责。1880年设天津水师学堂(谢葆璋卒业於此),並於次年建船坞,之后设机械厂和鱼雷厂於旅顺和威海,並另设水师学堂於威海。其时此地已为北洋海军提督军府所在。同时期,南洋大臣曾国荃设水师学堂於南京。
  甲午(1894)战起,两地设施被毀。战后,威海学生併入天津水师学堂。1898年间,法租广州湾,俄租旅,大,英租威海,中国北方海军几乎无根据地可言。
  八国联军入天津及北京(1900)后天津水师学堂也被迫停办。约在同年有天津学生四名前来煙台,並在煙台北地招收学生十二名,成立海军训练班,由海军训练营长谢葆璋监督。由此可见甲午战后谢葆璋已工作於煙台。海军训练班成立约两年后,光绪二十九年即1903年始正式设立海军学校,学生增至六十名,有教员二十位,谢任第一屆校长,正称“监督”。


冰心(左一)及其父谢葆璋(右一)

  学校在萨镇冰的策划下,由谢负责建设,学制仿效英国:除了英语,代数,几何,三角等並有海军必修的驾驶,海洋,测量,枪砲,天文,气象,放鱼雷,佈鱼雷等课,学校三年制,六学期,无分寒暑,仅星期日休息半日。校舍於1909年全部完成,在煙台东炮台之东,背山向海佔地九十华亩,其体育场可直通游泳码头。
  1908年,煙台海军学校分向津,沪两地加招新生九十余,齐集上海高昌庙提督衙门应考,萨镇冰亲率录取的学生前来煙台入学,此后该校学生增至二百余名。次年,萨镇冰升任海军筹办大臣。
  冰心女士於十一,二岁时离开煙台,原因是父亲谢葆璋於宣统二年(1910)自海军学校去职。被清廷解职抑或“引咎辞职”?民间不明真相,地方史缺说明。民国成立后,他任职北京海军部。
  事缘同年春天,有满族八旗(控制中国全国的八个军区)子弟约二十名不经考试到校入学,因程度有差別,故专设一班,学生为此忿恨不平,全体学生不与往来。是年秋季,学校举办运动会,由於竞爭而至斗殴。吃亏的满族学生罢课告状,驻煙台的胶东道道台衙门出面干涉,勒令革除汉族肇事的学生,校方祇得照办。此后不满情绪弥漫全校,遂伏下后来学生参加革命的导火线。

  谢葆璋的学生对辛亥革命多有贡献,而早期的毕业生在中国的海军史上享誉者也不在少数。
  该校第六屆毕业生三十六人於宣统末年夏天到上海高昌庙提督衙门报到,奉派通济舰服务。武昌起义时,该舰奉令驶煙台,载运海琛,海筹,海容各舰船所需与革命军作战的军火,驶往湖北。俟船至长江中途,三十六人连名起义,返棹下驶,会同投入革命阵营的其他约十军舰,齐集镇江,与都督林述庆同时宣告反清,各舰尽除龙旗,改悬革命旗帜,並通告在江南各地的外国使节,於是中国东南方的大势遂定,煙台海军学校学生这一功也不可沒。
  清廷末次派赴英国皇家海军大学留学生八名,自煙台和南京两海校各选四名。煙台方面其一为黃县人溫树德,卒业返国后任同安舰长,响应中山先生,在广州砲打陈炯明军署,旋任粵海舰队司令,中山先生失意,退居上海著书立说时期,他任胶澳督办,后来负某项任务前往东北会张作霖,然不知所终,疑为日人杀害。另一为煙台人佘振兴,民国成立后,任职北京海军总长的副官,后任楚有,楚谦,建威,靖安等舰舰长,母校即煙台海军学校校长,南京海军部参议等职,在台湾以中将衔退休。后来在台湾工作及退休知名者有第十期的欧阳格,十五期的宋锷和冉鸿翮,十六期的王天池和徐锡鬯,十七期的梁序昭(官至海军总司令),又同期转福州海校毕业欧阳宝和高如峰,皆继续服务海军以上将至上将衔退役不等。
  煙台海军学校学生后来投入中国大陆海军者无处可查为歉。
  辛亥革命时期,原巡海司令程壁光率旗舰海坼参加英王(今英女王的祖父)加冕礼未返,副司令黃钟瑛被委为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的海军总长。南北统一后,刘冠雄继任,刘原为海天军舰(与海坼同时在英国订造故属同型)舰长,因它触礁沉於江苏海外,因此他不为清廷所重用。萨镇冰较刘资深,理当出任此职,唯可能萨未响应革命,或由於他与清廷的关系太深,此点海军史未有说明,祇知萨镇冰当时进入济南美国长老会医院“养病”,史实有长老会英本的山东宣教史可查。
  煙台海军学校学生俟北伐军在1927年进入南京后宣佈支持革命。山东督办张宗昌派军前去加以破坏,学生纷纷逃亡,投入福州海军学校。该校自谢葆璋创办以来,学生共十七期,五百七十余名,在中国海军史上佔重要地位。

  后记

  1. 冰心的梦和淚的作者舒乙,印象中系名作家老舍的哲嗣。五十年代初期某日,有来自青岛的王其如兄给舒先生“洗尘”,他刚自海外归来。我们这些在座的人劝他不必返回大陆,因为香港有较自由的写作环境。若他果然心有所动,迟一步前往,必不至於文革走投无路时轻生於北海公园那水潭之中。
  2. 煙台宋玉娥来信告:冰心女士生於1900年,四岁到煙台,1912年离开。其父谢葆璋初任北洋政府海军部军学司长(1913年),参事(1917),次长(1926),北伐完成后,任南京海军署海道测量局长,1930年代去世。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