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平安夜的伤感

余卓雄

 

  过圣诞,不能不唱“平安夜”。
  可是有心理学家认为“平安夜”的调子实在触人伤感,提议禁唱,以免断肠人厌生自绝。这是范高拔(Franz Xaver Gruber, 1787,1863)作曲时千万想不到的事情,圣诞应该是充满喜乐的,他为什么要大煞风景呢?

  季节性的感怀,最能激发人性。遊子思家,老年人知夕阳,作过亏心事的,夜半自疚,就是在事业上有成就的,也要做点善行。这些情景,都反映了一个共同的渴望,就是“人生归宿何处。”
  如果一个人对这个问题无法解答,他的伤感,是必然的,值得心理学家的同情。
  不过,上帝既然容许季节的感情气候在人心里起共鸣,祂也一定为我们准备一条出路,否则徒然叹息自怜,於事无补,那才是悲剧。
  耶稣基督的福音是刺心的!它不要粉饰太平,在纸醉金迷里欺骗自己过日子。
  它要我们在动中思靜,在紧张中松弛,在追逐中休息,在繁俗中看简朴,在短暂中看永恆,在仇恨中看和平…

  就是头一个圣诞,那大约二千年前的圣善之夜,也不见得如何佳音悠扬。希律王听见了一个不平凡的诞生将要临到,心里不安。马太福音说:“耶路撒冷合城的人,也都不安。”路加福音描写在伯利恆野地里的一群牧羊者,看见天上異象,就甚害怕。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听见天使说她要怀孕生孩子,惊惶地说:“我还沒有出嫁,怎么可能有这一回事呢?”她已经许配了的未婚夫约瑟,更感恥辱,想要给她暗中取消婚约。
  任何不按照旧习惯的事情,它的刺激性也大。灵性上如有反应,那是一件喜事。那么按着启示向前找寻真理的目的地,比较讳疾忌医聪明得多。在美国,自杀者的职业,竟然以心理学家为最多,多么使人震惊!因为暂时性的心理分析,缺乏永久断根的功效。就是我们不唱“平安夜”吧,那一切令人悲伤的环境,也不会随之消失。
  圣歌之所以流行千古,不是它们的旋律如何兴奋煽动,而是那一股平淡幽美的力量,使灵魂在梦中甦醒,那是良知的呼喚,沒有爱的人需要爱,有爱的人把爱与別人分享。否则浪子要一路亡失在外,中年人要哀悼红日西斜,老年吗,今日早已死亡…。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