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04-09-01


瞎子,跛子也守得住的城

梁康民

 

  旧约时代的以色列,由士师时代进入王国时代时,经历许多政治上的变迁。第一位以色列王是扫罗,他住在便雅悯境內的基比亚(撒母耳记上10:26,14:2,16)。及至大卫作王,他家在伯利恆,卻在希伯崙作犹大王七年半,才迁到耶路撒冷为京城。
  圣经记载了大卫由希伯崙到耶路撒冷城:

以色列众支派来到希伯崙见大卫,说,我们原是你的骨肉。从前扫罗作我们王的时候,率领以色列人出入的是你;耶和华也曾应许你说,你必牧养我的民以色列,作以色列的君。於是以色列的长老都来到希伯崙见大卫王,大卫在希伯崙耶和华面前与他们立约,他们就膏大卫作以色列的王。大卫登基的时候年三十岁,在位四十年。在希伯崙作犹大王七年零六个月,在耶路撒冷作以色列和犹大王三十三年。

大卫和跟随他的人到了耶路撒冷,要攻打住那地方的耶布斯人。耶布斯人对大卫说,你若不赶出瞎子,瘸子,必不能进这地方;心里想大卫決不能进去。然而大卫攻取锡安的保障,就是大卫的城。当日大卫说,谁攻打耶布斯人,当上水沟攻打我心里所恨恶的瘸子,瞎子。从此有俗语说,在那里有瞎子,瘸子,他不能进屋去。大卫住在保障里,给保障起名叫大卫城。大卫又从米罗以里,周围筑牆。大卫日见強盛,因为耶和华万军之 神,与他同在。

撒母耳记下5:1-10

  希伯崙自古以来是一座名城。以色列先祖亚伯拉罕曾住在那里,並为耶和华筑坛献祭(创世记13:18)。亚伯拉罕和妻子撒拉的坟也在希伯崙(创世记23:1-20,25:8-10)。可是希伯崙座落在犹太支派境內,与北部其他支派十分疏远,所以大卫有意另觅京城。
  大卫看中了耶路撒冷。这城是约书亚在领以色列民进入迦南之后,分配给便雅悯支派的(约书亚记18:28),並且曾经被以色列人攻取(士师记1:8),可是后来仍被耶布斯人所佔据(士师记1:21)。耶布斯人是迦南人的一族,与赫人,亚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並列(出埃及记3:8)。耶布斯人佔据耶路撒冷四百年之久。这城地势险要,建造在锡安山上,筑有坚固城牆。城牆以下是陡斜的山坡,易守难攻。耶布斯人因这城固若金汤,曾经夸下海口,说:“我们只需要用瞎子和瘸子,就能夠守得住这城!”(撒母耳记下5:6)
  不错,耶路撒冷城十分坚固,作为以色列王国的首都,确是十分合适。此外,在宗教上她亦有荣美的历史。昔日亚伯拉罕营救姪儿罗得,杀败基大老玛和他的同盟。亚伯拉罕凯旋而回,在路上有撒冷王麦基洗德,带着饼和酒出来迎接。麦基洗德是至高神的祭司,又是撒冷王(意即平安王),並且为亚伯拉罕祝福;而亚伯拉罕把战利品十分之一献给他(详见创世记14:17-20,希伯来书七章)。在地理位置上,作为以色列统一王国的京城,也是十分合适。她座落在犹大和便雅悯支派的边陲。便雅悯是较弱小的支派,不易招惹其他支派的嫉妒。


约押从引水道潛入耶布斯人的城示意图

  可是,如何攻取耶布斯人的城呢?对大卫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不过,神与大卫同在,给他智慧。他在城外考察,思量如何攻取耶路撒冷。敌人狂傲夸口,正好挑战大卫,启动他对神的信靠和热心。正如昔日非利士人歌利亚辱骂永生神耶和华和祂的百姓,触动了他的神经,決意为耶和华爭战(参撒母耳记上17:26,45-47)。有如希腊神话中的亚基里(Achilles),他出世之后,母亲拿着他的腳跟,倒吊往地狱河水里浸满全身,从此刀枪不入。可是百密一疏,唯一的弱点,就在未经液体浸过的腳跟,敌人一箭射中他的腳,就把他击败了。大卫找到耶路撒冷的弱点:就在坚固城堡外围,一个输水道的洞口。原来从这洞口潛进去,沿着引水道,可以直通城牆以內的地底。大卫的军兵若果循这路径入城,便可以来个里应外合,城门大开,军兵便可以长驱直入,把耶布斯人杀个片甲不留了。就像“木马屠城记”的故事一般。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大卫向勇士发出悬赏:“谁人攻下耶布斯人的城,就可以做军队的元帅。结果约押领兵攻陷耶路撒冷,並且易名为大卫城(参历代志上11:6)。


  大卫又从米罗以襄,周围筑牆。“米罗”意思是“填土”,可能是用泥土木石把东面山坡填好,加強军事防御的城牆。到了所罗门王时代,再次加強这处的城牆(列王纪上9:24)。


水道入口近代照

  1922年,考古学家华伦 (Warren) 在锡安山附近,找到一个地穴,是四十英呎深的井,连接一条六十余呎的地下水道,通往基训泉,这正是昔日大卫的勇士约押潛入攻城之处。到希西家王时代,为免敌人围城时有断水之苦,所以堵塞城外的基训泉,另筑水道,把水引入城內(历代志下32:30;列王纪下20:20)。城內出口处,即为西罗亚池(约翰福音9:7),工程十分伟大。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相爱 ✍亚谷

谈天说地

复活主的三现 ✍凌风

谈天说地

大同社会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从世纪船难谈见死不救 ✍林向阳

谈天说地

两家斗爭 ✍于中旻

艺文走廊

扫罗王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孤单 ✍刘广华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金门桥上 ✍郭端

寰宇古今

爱心与爱行 ✍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