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奴仆的故事

田立柱

 

  读书如何豢养一只奴隶的片段,一个对研究圣经非常有意义的內容,看罢方晓的,是说对奴隶加以管理之事,基本沒有“奴隶制”的阶级內容,但是卻也知道了原来所谓的“奴隶制”的管理问题,是那个时代奴隶主所关心的事务。他们大约受哲学的影响,思考了不少关於如何对待“奴隶”的问题,所以也被视为“古典的管理学书籍”,其中说到了对奴隶的奖惩制度和人性化对待的问题等等,原来奴隶制度还有这许多的故事,並非仅有那些“暴力”的残酷。其中甚至还有话说,那时代的奴隶们,其实还享有一般“自由民”所无法获得的“机会”,例如“兵役制的免除”等等。这些都是与我原先所理解的“奴隶制度”相距甚远。

  之所以关注到这本书的內容,其中原因之一是对保罗神学“在基督里”的理解,这个观念是如何进入到保罗的神学思考之中,确实是个重要的问题,自然神学家的解释是从“末世论”的角度入手,是与“在亚当里”相对的一种观念,应该是个很有见地的解释。然而这个观念是否有社会事务的因素,是个值得注意的话题,读以弗所书1:2-14,我们知道了保罗的解说,其中不乏一些关键性的词语,是值得研究的。他好像将当时的这个制度作为“参照”,对“在基督里”加以适宜的解释。那些关键性的词语,例如:“拣选”,“名分”,“赦免”,“基业”,“凭据”,“被赎”等等,这些词语都与“奴隶制度”有些联系,例如“奴隶的买卖”是需要拣选的,被卖的奴隶要归在奴隶主的名下,並且成为了“奴隶主的产业”,买卖奴隶是需要“凭据”的等等。会不会是保罗借用了这些“形式”对神学加以诠释,以便使人们能夠理解和明白呢。

  其实保罗也把自己视为“基督耶稣的奴仆”,在罗马书的开始,保罗就自称为“基督耶稣的仆人”,在那个时代,这样的称谓並沒有“阶级的意义”,而是忠信的含义,完全顺服的意义。仔细想来,一个基督徒就是需要一番的“交托”,这正需要我们与基督有一种属於“生命意义上”的联合,所以保罗说:“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拉太书2:20),就是这层意思的表达。这或许也意味着某种意义上的“放棄”,包括我们的主张和个性等等,全然的臣服在主的权柄之下,成为不同於已往的那个旧人。当人真正改变的时候,则他的那些价值观念,也就随之一新了,他的身分改变了,他的地位改变了,他的思想意思也改变了,不再是我的确切含义大概就是如此。而“赦免”的观念,或许也是源自於“成为奴隶之后”的那些旧账一概“结算”完毕了。


捆锁中的使徒保罗

  自然这不是去为“奴隶制”的合理性去寻找什么理由的问题,去为奴隶制说好话的事情,而是寻找在那样的社会状況之下,这些是社会情況可能对神学给予的某些联想,並且起到了启迪的作用。保罗的处境是如此状況的,那么他就不可能“脫离”那具体的实际情況,去为自己的神学建造“形而上学”的理论,而是给那些身处同样境況的读者以“现实的”语境归纳,並且从中理解到保罗的神学应用。从某种意义上说,保罗的神学是在处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过程之中,品味到神与人的关系,保罗自己是具有“公民身分的人”,但是这个“身分”沒有给他带来信仰上的什么益处,正如同我们所知道的那样,得到一些,也就意味着失去另一些。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