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哥伦布与发现航行

史述

 

  哥伦布於1492年,“发现”新大陆的纪录,受到挑战。特別是来自另一位英国的现代航海者。

  曼泽斯(Gavin Menzies)並不是传统的考古学家,也不是史学家,他原是英国皇家海军潛水艇的艇长,偶然的机会,对中国郑和航海的故事,发生了兴趣。深入研究的结果,他写了一本书,1421:The Year China Discovered the World,於2002年出版。
  一名“业余”的史学家,就夠使专业人士皱眉的了。而他非传统的说法,以为郑和周遊世界,包括发现了美洲,更近於离经叛道。这不仅伤害了白人的优越感,也推翻了哥伦布的成果。
  在半个多世纪之前,地理学界出现了“地壳滑动说”,所引起的不止是震动,是讥笑,以为是无稽之谈;现在竟然被普遍接受了,认为是地震的成因。
  时间似乎要重作审判者了。
  曼泽斯的书,竟然沒有受到冷漠对待,而且越来越引起群众的兴趣。他到处演讲,到处发现新的证据,反对的声音,越来越減少;而拥护旧说的人,反成了防守者。2006年六月十五日,国会图书馆还特为他安排讲座,发表他的见解和研究成果。


曼泽斯 Gavin Menzies

  曼泽斯看来理直气壮,进一步声称:中国是当时举世唯一海上霸主,发现远达南极,北极;並且说,经纬度的画分,是中国的发明;中国使用指北针,並以星辰在航海中定位;中国有当时最精确的世界地图;哥伦布兄弟所用的“祕本”,是中国的旧图;並说中国绘制的地图,不仅早过威尼斯人Zuane Pizzigano的海图 Map of the World(1424年),而且更优越,包括南北美洲精确的位置。
  所以他断言:在六个世纪前,只有中国有航海发现世界的条件。但中国人能夠,是否作过呢?曼泽斯举出所发现的中国帆船巨大的舵,竟然有36呎之高,船身当近500呎,宽200呎(中国纪录长四十四丈四尺,宽十八丈),是九支巨桅的“宝艐”!这样的巨舰有63艘之多;加上分艐,中型船只长三十七丈,宽十五丈;各型共249艘,载有兵士27,800人。(详见曲拯民:“谁先到达美洲”文,参章力生:南遊怀古录)真是声势惊人,宣扬国威,实在是名副其实。
  他更考察各地的土人,发现普遍有中国人的DNA。也提到在美洲有的树木,是中国特有的品种。
  在世界各大洲,散佈着中国人的古物古蹟,並说,在今美国东岸,也有中国人遗留的建筑物。


郑和

  曼泽斯说:中国的伟大航海家郑和,比哥伦布的航行早了七十年,而且航行范围更广大,航海技术进步。这似乎符合史实。
  郑和(明洪武四年1371年—宣德八年1433年),本姓马,小名三保,云南昆阳人,回教徒,十岁受阉进宮,在燕王邸作太监,深得燕王的信任。1398年,明太祖崩,由太孙允炆继位,是为惠帝,改元建文。建文帝用齐泰,黃文澄,议削藩王权。太祖的第四子燕王棣,举兵“靖难”。1402年,攻陷南京。在皇宮大火中,沒有建文帝的御屍,竟失蹤了!四叔坐上了帝位,改元永乐;因姪儿可能火遁,心中不安,就差人国內到处寻觅,不得;於是派郑和率领強大海师,往国外寻觅。
  郑和历史上空前的舰队,於1405年(永乐三年)首航,二十六年间,先后出航七次,至1433年(宣德八年)最后一次归国。
  因时间的限制,初航的规模,可能沒有后来那么大。后来的出航,成为世界上仅见的舰队,声势之盛,足以惊人!目的也从宣扬国威,而自然扩展到发现和通商,但沒有殖民的意图。


Santa Maria, Nina, Pinta


哥伦布

  与1492年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 1451-1506)的航海相比,圣马利亚Santa Maria)只不过区区百多呎长,只有一层,算是哥伦布的旗舰,船员42人,但设计有缺陷,速度低;其他二艘从卫船,根据专家估计,尼纳Nina)长约70呎,宽23呎,深50呎,吃水6呎,载重60吨;品他Pinta),大小也差不多,载重量略大些,每船水手二十多人。圣诞节那天,圣马利亚在美洲触礁沉沒,第一次航行回国,哥伦布乘的是品他
  十月十二日,哥伦布发现加勒比海岛,后並到南美洲大陆。以后,他再率17艘船队,规模稍大些,为拓展殖民地。他的航行共有四次。
  从印地安人方面看,所谓“发现”是另一种说法:1492年的一天,他们在海滩上,发现一个小丑!

  郑和的大举航海,只比哥伦布早七十年。但北欧人有更早发现美洲的纪录。
  在986年,挪威人Bjarni Herjolfsson宣称,看见一片草原;约在1000年,Leif Eriksson率同三十五人,去找那地方。Leif在那片林木丰茂的土地上造屋居住,称之为“Vinland”。据瑞典学者考据说,那字与葡萄无关,为“草原”的意思。到底在哪里?
  1963年,在加拿大Newfoundland北角,发现维京(Viking)人居住的遗墟。后来,有一冊小书Vinland Saga出版。
  这是说,远在哥伦布之前,北欧人就发现了前人所发现的美洲土地。从地理环境来看,这是合理的推定。

  还有中国佛僧法显(337-422),更早抵达美洲的说法。
  释法显,於晉隆安二年(399年),偕惠景,道整等五人,取道西域,往印度求法,学了梵文,戒律;因为不愿再重经陆路的艰难,归途在锡兰停留,改由海上返国。但遇飓风並失道,漂流到印度尼西亚等地;归国时,原想在南方海岸,卻被风吹到了山东崂山角登陆。时为义熙十年(414年)。然后,他从事译经,以八十八岁高龄,逝於荊州。
  章太炎据法国报导记说:“纪元458年,支那有佛教僧五众,自东亚之海岸,直行六千五百海里而上陆,其主僧称法显。据其旅行记所述上陆地点,确即今墨西哥。”
  这里所说的“旅行记”,当系指佛国记,包括399-414年间事,甚少爭论余地;如果是迟至458年,法显当是耄耋衰翁,极少可能出海。不过,他在归国途中失道,被风吹到过美洲,並非全无可能。据说:在加利福尼亚州(California)有一种柏树,原产地只於中国,树龄已经很久;如何到了美洲西岸?是否法显带来,就显得不重要了,世外人也不会为此爭;所以不管什么中国人,是僧是道,到底是中国人,是中西早有交通的证明。

  有趣的是,为何沒有人想到,取道阿拉斯加到美洲?从俄国西伯利亚土地上,可以清楚看见阿拉斯加;中间相隔的白令海峡(Bering Strait),只有2.5哩。为什么沒有人去“发现”?
  实际上,在许多千年前,就有亚洲人到了美洲。当然,那时还沒有亚洲与美洲的观念,连国家观念也沒有,大地就是大地,人就是人;人是大地的主人。
  几年前,有一本Hammond出版的世界地图,书衣底面有太空人飞行的几句话:

在第一天,我们都指向我们的国家。第三或第四天,我们指点我们的洲。到第五天,我们只知道一个地球。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