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08-06-01


黃金铸成噩梦

史述

 


苏特 Gen. John Augustus Sutter

  苏特(Gen. John Augustus Sutter, Johann August Sutter, 1803-1880)是个十九世纪美国的传奇性人物,加利福尼亚(California)的冒险家。他一度拥有旧金山(当时是个小村名为Yerba Buena)的部分土地,今天加州的首府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原名Nueva Helvetia,意思是新瑞士,以记念其来自瑞士),也是他建立的。这位当世的米达司,到老年一文不名,於1880年悄然崩逝在华盛顿的一间出租公寓。


阿华勒度 Alvarado

  生在德国,早年移居瑞士,三十一岁的苏特,为了不愿进入破产者监狱的生活,於1834年,到美国专诚避债;先在圣菲(Santa Fe),继转俄勒冈(Oregon),经营都不甚得意,於1839年,在旧金山湾登陆加利福尼亚,当时属墨西哥。他虽然债台高筑,卻门轩宏开,生活豪奢。他归化了墨西哥国籍,在那时,绝少白人肯这样作。他取得了将军职衔。他善於交际,说动了总督阿华勒度(Governor Alvarado),批给他萨克拉门托河和美利坚河交汇的大片土地。

  1841年,在一个小山坡上,建立了苏特堡(Sutter's Fort),俨然贵族豪门气派,成为边陲交易站。他利用加利福尼亚的资源,种植麦子,开设了面粉厂和木材场,並有草药店,日用品供应店,经营皮革,雇用土人和移民,还有一批摩门教人;他也甚为好客,对於登门的人,不论是孤单旅人,或上百人的旅队,都慷慨接待。


苏特堡(Sutter's Fort

  1846年五月,美国对墨西哥开战。並沒有经过什么激烈的战爭,但广袤万里的土地,需要慢慢佔领。因此,到次年一月,最后的墨西哥军队才在洛杉矶附近投降。
  这样,加利福尼亚变成了美国的领地,还未成为州,政府更未成形,由一名委任总督管理,自然是无法无天的地方。


马歇尔
James Wilson Marshall

  1848年一月二十四日,有个马歇尔(James Wilson Marshall, 1810-1855),是为苏特工作的木工领班,来自纽泽西(New Jersey),为了採集兴建面粉磨坊的材料,兴建木材场。那天,是个下雨天,他在苏特的建筑工地上,发现了一块重约二盎司的黃金。他兴奋的冒雨去苏特堡,向主人报告。
  那天晚上,苏特用硝镪水(Nitric acid)检验,证实是纯度极高的黃金。
  第二天清晨,苏特带一名印地安仆人,亲自去勘察。他与马歇尔到达木场工地,有几名工人,来向他显示他们在河边得到的小金块。苏特劝他们保持祕密六个礼拜,以完成木材场的建筑。他们答应了。不过,在两个礼拜之內,消息已经普遍的传出去了。
  九天以后,二月二日,墨西哥与美国签订了和约,终止战爭状态,墨西哥失去了大片领土,包括加利福尼亚,成为美国西南部的各州。
  苏特的工人开始不告而別,各去追寻黃金梦;起初是个別离去,继之是成组的另谋发展;他的牛羊被偷走,土地被涌来的新移民佔据,这些人近似暴民,不可理喻。
  到了八月,本来荒涼的土地上,搭起各样的帐棚,数以千计,仿佛是一夜间发出的蘑菇。
  那时,已经有了电报,报纸竞相报导,加速消息的传播;人类的贪婪恶性,也充分暴露无遗。人人想到的惟有自己,什么品德,国家,荣誉,都拋在美利坚河的水流中,然后流向海洋。士兵离开军营潛逃,工人离开了岗位,父亲撇下家庭,农夫拋棄耕犁,似乎是半个美国,挤到苏特的农场。连海上来的船,碇泊在旧金山海湾,船员也跳船加入淘金行列。
  有的人从东岸乘船,绕过巴拿马地峡而来;也有马车结队西行,橫越二千哩的长程,到太平洋海岸。那个冬季,有好多人途中被雪阻饿死,或葬身雪中。
  1849年,约有八万淘金客,涌入加利福尼亚。在那里,几乎人人怀有黃金,卻过着贫民区的生活。他们的生存条件非常艰苦,卫生设备不必谈了,连最基本的供应品,有时也会缺乏,鸡蛋卖到每只一美元。
  也是因为黃金的关系,1550年九月九日国会加速通过,加利福尼亚正式成为美国的一州。
  那时,加利福尼亚广袤逾四十一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人口稀少,只约有90,000人。旧金山是个小村,发现黃金,改变了整个的境況。
  苏特经营的事业,本来相当成功,卻受到破坏,无以恢复。他投入资金二万多元的木材场,连机器废置在那里,沒有谁再给他工作。
  1852年,佔有苏特土地的暴民,自然不肯放棄既得利益,他们集资延请能干的律师,有的曾是地政局高干,不择手段的要维护他们的权益,也就是不能与苏特妥协,影响加州的法庭,拒绝承认墨西哥政府授予土地的合法性,苏特失去了一切,在淘金热最高潮的时候,宣告破产。
  1855年,约三十万新移民从各方涌入。曾经风云一时的苏特,仿佛成为洪流中的一个泡沫。
  1857年,美国发生经济恐慌。那时,新兴城市旧金山的居民,达到五万多人,其中许多由暴发戶而至破产。
  据估计,历时近三十年,开採所得的黃金,约值二十亿美元。奇怪的是,真正掘金发财的人並不多。倒是趁淘金热来的新移民中,有的不在於淘金,他们作各样的服务业,有的卖日用品,开饮食店,五金店,更有开酒吧,妓院的,那些人着实赚了不少钱。据估计,历时近三十年,开採所得的黃金,约值二十亿美元。奇怪的是,真正掘金发财的人並不多。倒是趁淘金热来的新移民中,有的不在於淘金,他们作各样的服务业,收购黃金当然是最热门的生意,也有人开店卖些日用品,经营饮食店,五金店,更有开酒吧,妓院的,他们轻易的掏淘金者丰满的腰包,装进自己的口袋里,那些人着实赚了不少钱。
  黃金,这奇怪闪光的金属,显然不能充飢,实际用途也並不广,卻使那么多人为它着迷。发现黃金的影响,不仅使加州登上了地图,建造了旧金山及附近的新城市,也使文化改变,人与人关系的改变。从这些事件可以看出,品德已经不是決定性的考虑了。
  追想过去,曾有过黃金梦,梦又破灭了。省悟的苏特,在那年写下他的名言:“这忽然的发现黃金,对我是一大不幸!”
  还不止於此。最后,苏特算是打赢了官司,但未能得到分文。在年年代的西部,暴力就是法律。当上诉法院判定苏特胜诉,一群激愤的暴徒,把法院建筑和纪录案卷一起烧掉。然后,用开矿的炸药,把苏特的仓蓄和住屋炸毀。他们杀害了苏特的一个儿子,逼使另一个儿子自杀;第三个儿子,身历加州的乱局,避到欧洲,在那里淹死。
  加州政府补偿他每月250元(1864-1878),算是退休金,照当时的生活标准来说,很可以过得去了;但对於曾经历遍地黃金的苏特,比起来是微不足道。经连番打击,苏特神智失常。他夫妻二人移居东岸,当年的气度,在他身上已经不复存有丝毫痕跡。他穿着破旧过时的衣服,缠磨国会承认他应有的权利。当经过街上的时候,总有成群的孩子们,不识这位风云一时的人物,跟在后面嘲笑他,逗弄他。
  1870年代,在美国历史上,是马克吐溫(Mark Twain, 1835-1910)所说的“镀金时代”—沒有道德原则,唯利是图,政治腐败,“贪”字当头的时代,少人思想今生的结局,不知道准备永世。
  但今生的财富,到底会结束的。到1880年,加州的土地,不再提供黃金;为利枯渴的人,竭泽而渔,已经渐渐採到山穷水尽了,下一个淘金的目标,是阿拉斯加。至於发起淘金热的苏特,更很少人记得他的存在。同年六月十八日,长久沉浸在失望中的苏特,七十七岁,凔然离开了这个使他失望的世界。

得智慧胜似得金子。
       箴言第十六章16节

当耶和华发怒的日子,他们的金银不能救他们,不能使心里知足,也不能使肚腹饱满,因为这金银作了他们罪孽的绊腳石。
       以西结书第七章19节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完全的爱 ✍凌风

谈天说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亚谷

谈天说地

锁园香气与美果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溫和 ✍于中旻

艺文走廊

疫境诗两则 ✍安吉

艺文走廊

你的名叫以色列 ✍凌风

艺文走廊

文武兼资的词人辛棄疾 ✍冯虛

谈天说地

天並非上帝 ✍余卓雄

点点心灵

写在他们脸上的记念 ✍王人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