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泛蓝?泛黑?

陵兮

 

  今天心里泛蓝又泛黑,不知是蓝沉还是黑深?心里老不是味道。昨晚电子邮箱通知我那女孩的安息礼拜今晨在纽约举行,她被海啸冲得好远好远,家人找到她回来安葬。我不能去参加追悼,因为有责任在身,要负责医院中之纪念金路德之崇拜(民权领袖,Martin Luther King, 1929-1968),心中惆怅得很。在崇拜中麦克述说他在1963年身历其境的情況,其时他是金路德牧师的助理牧师,他流淚涟涟不能继续,众人也受感於“我有一个梦想”那篇感人的讲词:“公平是以颜色来区分吗?”我哽咽着唱不出一句:“We Shall Overcome!”


The Tragedy
Pablo Picasso, 1860
  这些感受,使我想起了毕加索(Pablo Picasso, 1881-1973)The Tragedy, 1860那幅早期的画,全用蓝色画了一家三口,低头赤足地,面部表情悲哀,站在海边无奈:这是毕氏的蓝色系列中的一幅名画,我多年前在华盛顿D.C.买的一张复印卡片。这勾起了我对海啸丧生的一些感叹和哀愁,我才明白为何毕氏用那深浅不一的蓝来代表悲伤,抑郁,无奈;再上黑色的沉闷及远处几笔白浪的对比,更令人看后觉得难过。那种內心的感受並非“淡淡的哀愁”,而是:“深深的无奈,无助。”我更想起一位同工痛失其往斯里兰卡火车上的妻女,及纽约一家庭失去其引以为荣之女儿。这种刻骨铭心之痛只有用“颜色”来表达那呼天苍地的痛:“天哪!天哪!”之悲。
  毕氏后期的作品是到好莱坞之后创作那可多面看的表情,而使“画”成为“动”画面─一张脸有几个鼻子,几对眼等,这跟他早期的古典作品截然不同,未知你意如何?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