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天人乐歌

惧怕什么?

苏佐扬

 

  1934年冬天我在山东华北神学院读神学第二年级的时候都要参加每天早上八时的早上崇拜。我们全体同学145人都必须参加。有一天,我的副校长张学恭牧师讲完道后对我们说一个使人十分难过的消息。他说:“最近在安徽省山区內,有一对外国宣教师史达能夫妇被当地的土匪抢掠财物,土匪将他们两人捆绑带到一空旷的地方,並叫当地的人来观看他们杀外国宣教师。於是许多当地的人都来围观,其中有些是基督徒。这些匪徒命令他们跪下,把他们斩首,然后扬长而去。那些基督徒非常悲伤地把他们埋葬了,並派人通知安徽省城的宣教师总部,总部再通知美国的总会,许多人感到震惊。我们全体神学生听到这令人难过的消息都默默流淚,有几位从安徽省城来的同学竟然忍不住大声痛哭,他们想不到本省中今日仍有殉道的事发生。其他同学,连我在內都哭起来。当时整间学校都被一片愁云惨雾笼罩着,同学在上课时仍耿耿於怀,多时不能释然。

  这悲哀的消息传到江苏省徐州府的教会,有一位美国宣教师名叫海谋登,他写了一首英文诗“Afraid Of What ?”寄到美国的宗教刊物上发表。当时在美国有许多神学生受感动,他们都愿意到中国当宣教师,愿意在殉道者的行列中。这使我想起启示录的话说:“在祭坛底下,有为神的道,並为主作见证被杀之人的灵魂,大声喊着说:‘圣洁真实的主啊,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有话对他们说,还要安息片时,等着一同作仆人的和他们的弟兄也像他们被杀,满足了数目”。(启示录6:9-11)我甚不明白为何三十年代还有传道人为主殉道。

  第二年老师在早祷会上带来另一个令人极难过的消息。有五个美国青年宣教士在厄瓜多尔国有一种土人叫欧加族中殉道。这些土人是住在高山上的。五位年青的宣教师带着妻子到这国家,立志向他们传福音。这五位青年租了一架直昇机,每日他们飞到高山上,停在高空上向土人唱圣诗,扔下一些礼物给他们,有饼干,面包,花布,茶叶和儿童玩具等。这些土人生平第一次看见白种人在高空上盘旋。他们似乎都十分欢喜收到礼物。於是每日早上这五位宣教师都如此做。下面就愈来愈多土人出现,从下面往上看。这些土人也唱歌,好像表示欢迎。更有土人打鼓来助庆。如此这般有一年之久。宣教师以为时机成熟了,可以下去与土人传福音了。不料一降落,土人就将他们捆绑,打碎他们的直昇机,更用长枪把五位宣教师刺死。以往宣教师每天都是用无线电与他的妻子通消息。这天过了中午后都沒有消息,她们便知凶多吉少,便马上通知政府。政府人员马上派一架直昇机往上观看,果然看见五个白人屍体躺在地上,便宣佈这五位美国青年宣教师被杀的消息並通知美国差会总部。这事很快便传遍全世界,许多人都感到震惊和难过,我们这一班神学生听了多有垂淚的。

  回首前尘已经是七十多年的事,直到今日当日礼堂內的情景仍历历在目。每次一想起此事,心中仍觉得无比的难过。我们有一位教授是美国人名叫何赓诗博士。他的中文的文笔非常优美。他便将海谋登牧师的词译为中文,並请我为之谱曲。

  史达能夫妇是內地会青年宣教师,当他们被匪徒斩首,为主光荣殉道后,许多中外青年人因他们的见证受到感动和激励,愿意奉献己身为主使用,惧怕什么?

  那时,我只是十九岁,我将“惧怕什么”?看了几遍才作曲,一边写一边想到两位为主殉道的宣教师,就忍不住洒下同情之淚。是的,惧怕什么?“生所未成,以死成全”这话十分宝贵,趁有生之年,就该殷勤事主,为主拚命,死而后已。

惧怕什么?惧怕什么?灵魂释放觉着欢然,脫离苦难进入平安;
今世忙乱已经过完,有何可怕!有何可怕?

惧怕什么?惧怕什么?亲眼看见耶稣荣面,並祂伤痕满溢恩典;
恩主欢迎亲耳听见,有何可怕!有何可怕?

惧怕什么?惧怕什么?大刀砍下身心受伤,与主伤痕彷彿一样;
出暗入明直升天堂,有何可怕!有何可怕?

惧怕什么?惧怕什么?事奉救主在地缺憾,一见主面忽变完全;
事奉在天直到永远,有何可怕!有何可怕?

惧怕什么?惧怕什么?生所未成以死成全,刚硬石地用血浇灌;
使灵生长如花千万,有何可怕!有何可怕?


[歌谱PDF][歌谱JPG]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