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山林小径

湮瀅

 

  我总是珍惜在山林小径中漫步的机会。那参天的树木,蔽日的绿层,与枝叶间剪下来的多边形不规则的蓝色的天,如抽象画。而细碎的叶语所交织成的宁靜的交响乐,会将我织入儿时绿色的梦境,那些淡淡的,薄薄的,浸在翡翠蓝里的梦。
  住在现代的大都市里,走路变成了一种极大的威胁,不但穿越马路时要提心吊胆,就是走在人行道上也要战战兢兢,眼睛要不停地看着前后左右,因为不知什么时候,便可能有辆计程车由你身旁擦过,或是一位摩托车骑士橫冲直撞而来。你周围的行人们都在匆匆忙忙地赶路,教你无论如何也缓不下腳步,更沒有机会让你抬起头来看一看蓝天与白云,想安详地散散步,更是不可能了。
  所以我喜欢一个人独自到山林田野去散步,那里沒有人在后面追着你,你愿意走就走,高兴停便停。你可以负手仰观天上的白云,也可以自由自在地在阡陌间徜徉。而我最喜欢漫步在林荫道上,那些被树叶与枯枝深埋的小径,踏上去软软松松地,发出细碎的微响。当我想到每一片树叶都曾经是一片绿色的生命,都曾是一篇诗的素材时,会自然而然地将腳步放轻。而这些诗意的小径多半是曲折幽邃的,你尽管信步走去,永远沒有尽头。
  春天的早晨,我喜欢起个大早去叩开乳白色的林扉,做山林的第一个访客。这时候也许鸟儿还在巢中未醒,晨雾还低迷在林隙间,当我轻轻地踏着带水珠小草走过时,还依稀能听见蚯蚓在晨梦中的呓语,起早的鸟儿带睡意的啁啾,与伸展翅膀抖落夜露的扑扑声。
  我最爱那种迷蒙的晨雾,徜徉在其中,能充分享受那种朦胧的美,与超然物外,浑然忘我的迷失境界。浸在云里,浴在雾中,身体顿感失去了重量,好像一片落叶似的,一不留神就能漂浮起来。吸一口涼云引吭长啸,群鸟与山谷共鸣。由山巅上扑下来的带松香的微风,吹起衣袂飘飘,顾盼颇似山水画中的云林高士。
  徘徊在山林的小径上等待日出,看光明的诞生。当第一线旭光射入山林,贯穿在绿树与白雾间,真是美极了。早晨的光是那么清新,那么瑰丽。你仔细注视那闪耀在松针上的露珠,当旭光照过时,你会直觉它突然充沛了新的生命。乳白色的雾消逝了,你看到在窄窄的山道上,晨光为你剪下了一条瘦瘦长长的影子,和树影一样长,贴在缀满了露珠的草地上。
  这时候你可以坐下来,迎着朝日,打开你带来的书,读上几页,作几分钟的深思。不要想太切身的问题,甚至也不必伤脑筋硬要出一句诗来;你可以想一想永恆,这个不着边际的问题,朝日会为你的思路拓出一片新的意境。
  然后你起身进入林间的小径,枝头早已百鸟爭鸣了,但夺去你注意力的应是那一把由林隙间洒下来的光点,这些光点能将枝头的绿意強烈地感染在你的身上。
  傍晚的山林道上,另有一种情调,倦遊的云归来了,带来了一身灰色的疲倦与苍茫,山林显得滞涩而黯淡,踯躅在小径上,心头会蒙上些许惆怅。但当你转过几条山径,你就会觉得暮色比晨光更妩媚了。一天的霞彩都沉淀在西山,那沉重的紫与浓郁的红,凝成一块块的油彩,淤积在你的胸口,用你全部的感受也化不开,你会被那一堆堆的颜色塞得透不过气来。枝头的倦鸟再也抖不落羽毛上的绛紫与橙黃,呆呆地沉醉在暮霭里。而我的腳步,也被凝重的颜色胶住了,在橘红色的小径上,变成了一座玫瑰色的塑像。
  唉唉!除了你亲自走到那条山林的小径上,谁能窥见那种奇異的景象!那一抹压得你透不过气来的厚厚的暮霭。真是的,有谁想得到那才叫做美!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