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中州鸿爪

郑国辉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1993年五月二十二日黃昏,飞机在广州白云机场起飞,历近两小时的旅程,在暮色苍茫下,降落在郑州机场上。早有广州中旅社代我安排好的郑州陪同张东俊先生在机场等候,带我到国际宾馆歇息,车子驶进郑州市区,夜幕早已低垂了。在街灯闪影下,我约略看出这河南省会的风貌。这是一个很有计划建设的城市,主要街道都是很阔大的,两旁植了枝叶茂密到可以合枹的梧桐,白杨,枫,柳等树。车子沿金水路走,在红花绿树丛中穿插,突然一座巍峨楼宇在眼前矗立着,这就是国际宾馆了。

  在夜里看郑州彷彿是欣赏着舞台上的古典美人扮相,日间就给人不同的感受,街道上的树木都盖上了厚厚的灰泥。来往的汽车,单车不停地响着号角,驶过时扬起一阵风沙,原来临近黃河的郑州,东北郊全是沙丘,更加上旱季时黃河干涸,风起沙飞,遮天蔽日。城市绿化是必要的,否则,这些无情的沙丘,假以时日,定会吞吃了整个郑州城,於是我感觉到郑州是一位迟暮的美人,如何打扮修饰,也掩盖不了岁月的痕跡。
  其实郑州是我国最古的城市之一。市內的商城遗址便看到了一段商代城垣,是板筑的夯土牆,夯窝的痕跡还依稀可辨,东郊的大河村遗址就有石器时代居民生活的痕跡,我真不信宿愿终偿,置身在我国文化搖篮的中原中。
  我凭弔了两个古战场,荥阳战场在郑州东北的邙山岭上。有两座遙遙相对的古城的残垣,分別为刘邦,项羽所筑。当年项羽驻军广武山上,隔着鸿沟和汉军对峙,后因缺粮被逼撤退,所以荥阳之战是刘邦胜项羽的关键。从郑州往开封,途经中牟县,有一大片的菓园。路旁有一大的指路牌;“古官渡战场”,官渡之战是曹操和袁绍爭夺中原霸主的殊死战,曹操烧鸟巢粮仓,断绝了敌人的供应线,终於消灭了盘据河北的袁绍大势力,统一了中原。唉!
  “汉家箫鼓空流水,魏国山河半夕阳。”汉高,魏武的勳业,而今安在?只有黃河的浊浪,在不同的季节中,安详抚摩着或狂烈冲击着郑州,开封这两古城,从未间断过,而刘邦,曹操这两叱吒风云人物,早化作泥土多年了!



远眺黃河

  伟大的黃河,哺育了光辉的中华文化,也带来大河上下的居民无穷的災害,原因是上,中游水土过量的流失,下游洪水经常的泛滥。在二十四史上,读到了“洪水橫溢,屍漂四野;赤地千里,饿殍载道”的记载。加上不定时的改道,所谓“摆龙尾”,下游各省,从河南以下,无日不在威胁中。全面治河是历代政府一棘手问题。登上郑州郊区的邙山和开封城內的铁塔,俯瞰黃河,一水如带,我不禁有点失望。六年前在兰州白塔山上去看黃河,河水滔滔,气势雄浑,而河南省的黃河,干涸如斯耶?在邙山亭上放眼极望,见到了八排巨大的输水管爬上邙山之巅,於是我恍然大悟了,原来河南省政府,建了浩大的水利工程,引黃河水,划破邙山,输入金水河,灌溉郑州的农园和市內街道上的树木,配合了城市的绿化。且河南西的三门峡水库,截断了河水,流到郑州,开封时,河水已无多了,据闻,开封因此逃出了黃河的魔掌,使此古城得以回复青春。我在邙山腳下乘水垫船下黃河,真有陆地行舟之感。这是水陆两用,车船兼备。下河时泥沙翻腾。在河心遙望那邙山,唸着元好问的名句;“千古北邙山下路,黃尘老尽英雄。”別有一番怀古的滋味。船停在河的中央浅水之处,我踏上黃河滩头,如踏在橡胶上。不到半分钟,足下的水慢慢渗上,把鞋面也弄湿了。导遊警告我们,不要在某一地点停站得太久,並夸张地说是会陆沉沒顶。“不到黃河心不死”,但我领会到中华民族的伟大,祖国河山的壮丽,倒心如鹿撞呢。

  巩义市离郑州只有两个半钟的车程,但路不大好走,大部分是破烂的沙石路。当车在“过春风千里,尽荠麦青青”一耕田附近停下,我万想不到这就是北宋真宗赵恆的永定陵所在。北宋诸帝生活比较俭朴,所以陵寝远不如陕西省汉,唐帝皇的茂陵,昭陵,干陵的宏伟壮观,但仍有一尊严肃穆的规模,神道两旁的人像,石动物亦保存得很完整,陵是一小山,但远不如霍去病和李勣墓的面积,沒有石级可登。我企图爬上去,但走不了两步,便觉足下泥沙滑泻。陪同张东俊说要扶我上陵顶,我婉辞了,若跌了交或扭了腿的话,这中州之遊便要提早结束了。遙望四周,是无际的麦田。北宋七帝都葬在毗邻,距永定陵不远,是包拯之墓,见到了这铁面无私的包公长眠之地,心中有无限的感触,包拯是宋真宗之臣,陪葬在附近,是理所当然的,又是“一体君臣祭祀同”了。黍离之思,油然而生。
  巩义北临黃河,南背嵩山,河山险要,巩固难渡,为历来兵家必爭之地,当然留下了不少文物古蹟。北魏石窟寺,位於洛河北岸的邙岭大力山下,寺院背山面水,风景秀丽,佛像有自北魏至宋七千多尊,简直是洛阳龙门的缩影,就在这山明水秀的环境中,诞生了我国诗圣杜甫,我要走进笔架山下的南窯湾村,穿过了曲径僻巷,鸡鸭群中,方能寻着杜甫的故里,骤眼一看,这简朴肮脏环境不配作为一大诗人的旧居的。但杜甫是能了解民间疾苦,道出老百姓呻吟,窝成气挟风雷之章,除此环境外,我更想不到別的更适合他的成长,如今故里还保存有一孔深十五米的砖砌窯洞,传说杜甫就在洞里诞生。

望望不可到,行行何屈盘。
一径林杪出,千岩云下看,
煙岚半明灭,落照在峯端。

  这是北宋欧阳修登嵩山太室峯诗。中嶽嵩山在郑州西南的登封县城北面,分为太室,少室二山,中嶽庙就在太室山南麓。形式和佈局仿照北京故宮设计,金碧辉煌,气势磅礡,确为嵩山秀上添锦。中嶽庙有殿,宮,亭,台,楼,阁…等建筑物三百余间,若仔细欣赏,一天也看不完,令我最注目的是汉翁仲,宋铁人。据闻宋铁人可帮助疗病,若身体不适,抚摸铁人同样部位,便霍然而愈,刚巧晚间在郑州吃了些不新鲜的海鲜,患上河鱼腹疾,於是便在铁人肚皮上抚摸了一回,果然当日遊嵩山,沒有“后顾之忧”。中国农村的公厠,不用问,只要“闻”便找到了,实在不能解決问题的。中嶽庙园林內的柏树,是汉朝遗物,“将军柏”是我国最古最大的,东汉“云台二十八将”之一的冯異曾在树下流连过。


嵩阳书院

  嵩阳书院在嵩山南麓太室山腳,宋理学家程颐,程颢,朱熹曾在此处讲学,我立在门框外凝神向里望,汲取“程门立雪”的求学精神。嵩嶽寺和法王寺都在山腰上,汽车沿着羊肠小径驶上,可以领略到欧阳修诗中的意境。尤其是法王寺地处嵩山腹地,左右峻岭,苍松翠柏,溪水潺潺,寺东太室诸峯耸入云霄。其中两峯对峙,形成一缺口,其状如门,夜间月光照入,简直是王维诗:“明月松间照,青泉石上流”,“嵩门待月”是中嶽八景之一。但我上嵩山是旅程最热的一天,在酷暑殷雷下找到了此清涼世界,妄将此景改作“嵩门望日”罢。


嵩阳书院将军柏

嵩阳书院

 

  少室山腳便是天下名剎,武林圣地,名驰中外的少林寺了。少林寺集禅宗和武术於一身。远在唐高祖时,寺內僧人便协助李世民讨伐王世充,参加东部爭夺战。少林寺的建筑物,从山门到千佛殿,都是沿着山麓起的,参观时便有起步维艰的登山感觉,1928年军阀石友三纵火焚寺,火历四十天而不息,寺內主要殿,堂,楼,阁及文物大部分被毀,午餐后我曾参观了少林武术表演,身手敏捷,刀剑閒熟,叹为观止。最令我惊異的气功,是有一壮汉在肚皮上吸着一铁碗,请观众把它拔掉。有彪形大汉二人,其中一位是外国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不能移动铁碗半分,一位中国人竟被碗底割伤了手指。


嵩山少林寺

 

  出了嵩山,沿着蜿蜒曲折,峯回路转下山,便是偃师县了。偃师是“通鑑”上常见的地名,是洛阳的外卫,从613年杨玄感作反,回师洛阳,至621年李世民击败王世充,攻拔洛阳,这八年的东都爭夺战的战场就在偃师。杨玄感,李密,李世民,王世充都和此地发生了密切关系,但车行过偃师,见到的是宁谧的农村,怎会想到当年惊心动魄的大战,偃师通洛阳的公路,两边植满了桑,槐,景色怡人。时间的巨轮,把这些英雄人物,都辗埋在地下了。


嵩山

嵩山日出

 

  “九朝古都”洛阳自有不凡的气势。中州路橫贯城中,是一条很长很阔的马路。梧桐夹道,林荫蔽日。两旁商店林立。虽然“铜驼暮雨”,“金谷春晴”此二景早成历史陈跡。王城公园內的牡丹也早凋谢。但洛阳树木苍翠,给人有花城似锦的感受。当晚就停宿在市中心的牡丹酒店內。

  洛阳在国史上的地位,不用我多费笔墨了。驱东南行十二公里便抵达龙门。“龙门山色”,古今不变。伊河从中把山劈开成两边,西面是龙门山,东面是香山。北魏孝文帝时(西历494年)便开创龙门石窟了,后经隋,唐,连续大规模开凿经营达四百多年,分佈在伊河两岸的崖壁上。地理环境的优越,龙门石窟压倒大同的云岗和敦煌的莫高。站在奉光寺的大佛前,远眺伊河和对岸的香山,有在居庸关的长城上遙望的同样心情,作为中国人感到自豪。越过伊河大桥,便是香山,是诗人白居易晚年隐居和埋骨之所。


洛阳龙门石窟

  车子开回市区,越过洛河大桥,桥边就是唐朝忠臣颜果卿受安祿山割舌酷刑处死之地。忠也好,奸也罢,都随着无情的年月消逝。只是流芳或遗臭,永垂千古。

 

洛阳关林

  关林就在城南,相传是埋葬蜀将关羽首级之处。羽为吳将呂蒙所杀,传首洛阳,是孙权移祸之计,曹操以礼葬之,一是示刘备不预杀羽之谋,二是敬重他的义薄云天。墓地有资格称为“林”的只有两处。另一处便是曲阜的孔林了。关林佔地百亩,有翠柏八百余株,大殿有关羽的坐像,侧面侍者是王甫,廖化,关平,周仓四人,除廖化外,其他三人都随关羽殉难於荊州之役,孔丘,关羽为文武二圣,所以墓地为林,比帝王的陵还高一级。至於武圣为何不是岳飞?真是匪夷所思了。


  白马寺在城东,一入寺门,便听到了震耳欲聋的“白马钟声”了。此是汉明帝时翻译佛经之所。也许此行看到的寺院太多了,我只作走马看花式的巡礼,沒有很深的印象,倒是在白马寺东面三华里,可见到些破壁残垣,是汉魏故城旧址。我蓦然把时光倒流了,何处是嵇康受刑前发出“广陵散,於今绝矣”的叹息的骡马市场?洛阳啊!你的历史太悠久了,随处我可以找到古人幽灵和我陪行共话。遗憾的我只有短短的一天两晚,未能详尽地作历史探索,又要仆仆风尘赴另一古城开封了。

 


白马寺

 

  开封比洛阳更具古城的风貌,据导遊说,建筑物全有高度限制的。城牆虽被拆除,但基地清晰可见,黃河就在城外抹过。因为泥沙淤积,黃河的河床甚高,高於开封城內的铁塔,开封就在碗底下。在七大古都中,它是受天災最严重的。城內湖沼甚多,都是黃河氾滥时留下的积水,未能回归故道的后果。
  首先观光了包公祠。祠中造像,包拯赫然是白面书生,大異於民间传说。四周壁画,都是他审案断狱事蹟。祠后包公湖,面蹟颇大,一泓碧水,几乎可和蓝天相接。当年审案处,就沉在湖底,有待重见天日。


包公祠

  宋都御街给我印象最深,楼宇都是仿北宋时的建筑物。街端樊楼,是当年李师师营业处,宋徽宗就是她的常客。红颜薄命,靖康之变,开封沦陷,一代名妓,下落不详。樊楼上写着“七侠五义宮”,未知是否北侠欧阳春,锦毛鼠白玉堂飞簷走壁,施展拳腳之处?可惜沒有时间上去一睹为快。


清明上河图-宋都


清明上河图-宋都

  街的尽头是午朝门,北宋皇宮的正门。当然真的皇宮已湮沒在地下,门內是一段长堤,分开左右潘,杨二湖。堤上广植树木,行尽长堤,便见到龙亭筑在砖砌的小山上,建於清雍正十二年(1734),四週围上石雕栏杆,登上龙亭,腳下两小湖的湖光闪影,尽收眼底。

  相国寺在市中心,原是魏信陵君旧居。北齐时(555)改建为寺。经水浒传“花和尚倒拔垂杨柳”的渲染,相国寺更是家传戶晓,八角琉璃殿的碧绿琉璃瓦,十分惹眼。


相国寺

  登铁塔是一件傻事和苦差,但我卻做了。因为此是北宋遗物。九百年来历尽沧桑,受风暴,洪水,地震,战火的袭击,仍安然屹立。凭这坚持不屈的精神,便值得我犯难登临了。
  赵善強兄告我,他的祖宗赵匡胤要开封开夜市,点缀昇平,我不知善強兄期望的是什么,但鼓楼夜市是別具一格的。夜深时街道满佈小食攤位,每攤位燃点大蜡烛一支或电光灯一座,照得街道如同白昼。行人川流不息,虽时近子夜了,人群未有稀散跡象,其热闹情況,只有九龙旺角庶几可近。这夜市留下我对开封美好的追忆。

  五月二十九日,我从开封回到郑州,乘京广铁路夜车先到新乡,转入新荷铁路赴兗州。“八方风雨会中州”,此语诚不虛也。河南省境內便撒满了中国文化的瑰宝。我能见到的不及一半。零晨一时,火车抵达山东省的荷泽市。我有点黯然神伤,別矣!中州,未知何时方能重遊故地?要开始旅程的下半段,齐鲁之行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