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春雨

湮瀅

 

  荡漾着淡淡花香的迷蒙的春雨,淋湿了石阶上绿色的苔藓,淋湿了庭中火红的美人蕉,淋湿了遊春人们簇新的衣裳,淋湿了少女们柔软的头发,淋湿了满山的樱花与杜鹃。
  迷蒙的春雨,如一抹轻煙,加倍地衬托出杜鹃与樱花的意态美,油绿的草地上,一枝红得怪新鲜的樱花,如一幅脫笔的水彩画,我真担心那一汪嫣红会不小心倾泻下来,染红了遊春人的衣衫。
  遊春的仕女们撐着各式各样的雨伞,在山谷与山径上缀满了许多圆形的小点,如一朵朵的蕈。也有不用雨伞的,让雨在身上施以新生命的洗礼。我看到几个人仰面负手对着山色凝神,一任雨水落在身上,这是最忠实最可爱的赏春者。

  春雨毕竟与秋雨不同,落下来的韻律和调子,以及弥漫在雨中的气氛,都使人觉得有点飘然的情致。
  春雨如牛毛,下起来很细腻,滋润,也很顽皮。有点稚气,喜欢和人开玩笑,而又非常亲切,可爱。当你撐起雨伞时,它偏不下了。当你收起雨伞时,它又趁机将雨点洒你一身。所以最好索性不用雨伞,让那细细的雨丝洒在脸上,抬起头来承受那富有生命力的雨丝的滋润。雨点儿打在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与兴奋的感觉,好像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在膨胀。
  春雨不似夏雨的豪放,不似秋雨的悲涼,也不似冬雨的苦涩颓废。它如油,如酒,如音乐,如诗,滋味那么浓醇,韻调那么美。
  一场春雨过后,整个宇宙都变色了。
  一场春雨过后,波澜壮阔的生命便蓬勃了。
  一场春雨过后,多采多姿的春天便展开了。
  一场春雨过后,小溪唱起歌来了,蛰伏在地下的蚯蚓也哼起小曲来了。春雨给春天的一切生物注入了新血液,新生命。
  “春雨如膏”这句话在台湾不很适合,因为这儿多半是柏油路。要是在故乡的黃泥路上,这句话就很正确了。那不紧不慢下起来沒停的春雨,能将地上渗透大半尺深,如果你的鞋子系的不牢,一腳踏下去,鞋子准被沾脫下来。记得这时候正是我在庭园中植花的季节了。冬天枯去的花木都已复活,而新种下去的花种,也已茁芽了。趁着春雨滋润了泥土,将一棵棵的幼苗分出来,移植在适当的位置,在如膏的春泥中,无论植在哪里,都会很快的活起来。而在雨天植花的那种情趣,实在是別饶风味的,晚上插进新的土壤中,一夜春雨,第二天便活鲜鲜地长在那里了。那份生之喜悅,真是难以描述呢!
  被春雨洗濯过的早晨,那新鲜的感受是很美的。由依稀的晨梦中醒来,听见窗外小鸟宛转的新啼,和在枝上跳动的轻响,以及宿雨零落的残滴,立刻披衣出庭看一夜春雨的傑作,哟,月桂与牡丹的花瓣飘落了不少,它们散在地上,安祥地躺着,好像画家费了一番心思才着意点上去的。庭院中靜悄悄地,在这种情景下,我不能打扫落英,我不愿破坏这美的画面。只有将春雨的手笔,留给春风来收拾。
  你看见被春雨打下的落花,你绝不会悲伤,只感到些儿淡淡的惆怅,而大地经过了春雨的灌溉,便会将它贮藏的生命力全部发泄出来。松软的泥土中,不断有新的生命抽长。你早已忘记的一株花儿,会意外地在花圃里探出头来,且以奇袭姿态绽放了花朵,使你惊呼,使你讚叹。像一个久別的老友那样,用它的芬芳去拥抱你,使你在嗅觉中感受它纯挚的友情叶。
  春雨不似夏雨的豪放,不似秋雨的悲涼,也不似冬雨的苦涩,它如油,如酒,如音乐,如诗,滋味那么浓醇,韻调那么美。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