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必要的训练

居安思危

于中旻

 

耶和华留下这几族,为要试验那不曾知道与迦南爭战之事的以色列人。(士师记3:1)
恐怕我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於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我三次求过主…(哥林多后书12:7)

  舞台下面的人,只关心特技表演的超绝,不关心训练的艰苦,也无一能成为超绝的表演者;那些有成就的表演者,卻知道艰苦的训练是必要的。
  谁不想举世无敌?不过,如果真心想事成,可不一定是好事。可听见过孟子的话:“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恆亡。然后知生於忧患,而死於安乐也。”(孟子.告子下)如果內部沒有正直敢言的反对声音,外面沒有敌人的侵扰,那样的国家,必然潛在灭亡的危险。
  使徒保罗与巴拿巴,在初期佈道行程中,二人同行同工。宣教士既然是新上工场,信徒自然是新人;但即使对初信的门徒,也必须知道,一项共同的信息:“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使徒行传14:22)我们可以想像,那是多么的意外,一项不会很愉快的信息。信徒不仅有喜乐平安,也有艰难,而且是许多艰难!因为那也是恩典的一部分,必须作为整体来接受:“因为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並要为祂受苦。你们的爭战,就与你们在我们身上从前所看见,现在所听见的一样。”(腓立比书1:29,30)
  我们都知道,祈求得蒙应允,是喜乐的来源;我们听见过许多见证,希望自己也能夠如此。


狱中的保罗
St. Paul in Prison, 1627
by Rembrandt Harmensz van Rijn, 1606–1669

  主耶稣曾应许门徒:“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叫父因儿子得荣耀。”(约翰福音14:13)不过,使徒保罗写信给哥林多教会,坦白承认自己有求不应的情形。你可曾替他难为情,这该怎么解释?作者说,他的身上有一根刺,是多余的,使他痛苦,深愿主给他除去;当然刺是小事一桩,主不是不能,而是不肯听他;不只一次有求不应,是连三失望!他並沒说明,这“刺”是什么,所以我们不能确切知道;不过,他清楚说明,三次祈求,而沒有得到应允。谁能想像,使徒保罗不是“奉主的名求”?更不可以为保罗不夠属灵;使徒不仅远比我们更属灵,比我们加起来还要好上许多,为什么屡求不应呢?
  主是信实的,祂说话不会不算数;但祂也是慈爱的,祂所作的,必然是儿女的最高利益;而且因为祂是全知的,所以必须是为祂最大多数儿女的最大,最恆久利益。这包括“经历许多艰难”,这是训练路程上少不得的。这是说,沒有路上的艰难,就沒有将来的永远喜乐。
  波斯王古列(或译“居鲁士”),当他得胜征服许多地区,将行凯旋归国的时候,有人鼓动群众,向王请愿,要求放棄不富庶的本土,定居在肥沃而气候宜人的地区。这话得多人的心:百战功成,何必再长途跋涉归去?就地扎根,享受胜利果实!古列王回答:如果他们決意那样作,眼前是不会有问题的;但警告他们,其后代将要成为被征服者,而不会出英武的战士和统治者。他说:“溫和柔软的地区,出产软性人民;出产非常可爱果子的地方,不必希望会同时产生刚勇善战精神。”波斯人想后,认为古列王比他们智慧,決定宁可居住瘠薄难耕的土地,也不愿牺牲民族的前途,使后代沦为被征服者。被称为古代“历史之父”的希腊史家希罗多德(Herodotus, c.484-c.425 B.C.),用这个故事,作为他名著的结尾,为要后人记得这个原则。
  许多个世纪后,近代的史学家汤恩倍(Arnold Joseph Toynbee, 1889-1975),也证实这个论点。他列举南迁的文化,都不免被安逸腐化,难以恢复。
  好逸恶劳,是人的本性。但艰难的训练,艰苦的战爭,都是必须的;视部伍如爱子的将帅,绝不肯为了讨他们暂时的欢喜,而減少必须的艰苦训练。如果真完全废除训练,将来临战,才看到伤亡,溃败,覆灭的惨痛代价。
  有些事,我们现在看来难以明白,以为是多余的,甚或是痛苦的。神警告祂的子民,如果同迦南的居民妥协,将要成为你们眼中刺,肋下荊棘,路上的网罗,哪一样会是愉快的经验?但他们不肯听,看眼前欢,可以产生交际的伴侶,交易的对象,结亲家不作冤家。这看来似是实利的決定,带来极深痛苦。
  人的错误,有时会成为神的荣美。
  以色列人愿意“留下”那些原住民,为自己造成麻烦;神卻借以叫他们尝尝交战的味道,不仅磨练他们的战略和战技,更是教导他们信靠神的法则。因此,神指示耶利米先知:“百姓若说:‘耶和华我们的神,为什么向我们行这一切事呢?’你就对他们说:‘你们怎样离棄耶和华,在你们的地上事奉外邦神,也必照样在不属你们的地上事奉外邦人’。”(耶利米书5:19)神这样作,並不是要毀灭淨尽祂的子民,是要叫他们受苦后,知道神的慈爱。
  不仅是悖逆的百姓,需要这样的训练,连神重用的仆人,神也使用类似的法则,以达成在他们身上的最高目的。就是神竟容许“加在”祂仆人身上的“刺”。同样使人痛苦的刺,是预防措施,叫神的仆人不至於自高越轨。很希奇,连使徒保罗那样高的属灵程度,也不喜欢这不方便的东西,而至於三次要求神除去。神卻指示祂的仆人,祂有更高的旨意,必须在他身上成就。在经历之后,才可以充分显明:“我受苦是与我有益”(诗篇117:71)的原理。神经济的原则,绝不作非属必要的事。人在平顺的时候,会以为凭自己的力量能“为主”作什么,多么难以领会“我的恩典夠你用的”:一切都是恩典!
  “义人必因信得生”,也是因信活着。必须经历天天受死,才会得主复活的大能覆庇。人是多么容易显露自己!必须完全被主的恩典遮盖,完全的披戴基督,才会活着就是基督。
  祝我们相信接受神的旨意:祂的使我们受苦历练的旨意,现在行在我们身上,将来才可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阿们。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