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我们与印地安人

史直

 

  美洲印地安人的起源,仍是未曾解开的谜。上古时代既然沒有文字,故无历史可循,可据,因此近代的人类学家,史学家,考古学家们祇有在发掘:遗物,工具,陶器,壁画,以及骨骼,血型等各方面去加演译,来考证,然后做出假定或结论。
  就北美洲来说,印地安人为真正的原始居民,此为无可否认的事实,这一段史实由西班牙人写出。
  西方人首先与印地安人发生接触的是哥伦布(Columbus, 1451-1506),地点在加勒比(Caribbean)一带的海岛上。当时有人记载:除了女性将下体遮盖外,几乎全裸。人体健,皮肤色深,身无毛,面无须,误以为到了亚洲,见到了天朝中国(Cathay)海外的岛民。否则为印度…此时已是中国的明弘治四年,比郑和第一次出海的年份晚了七十多年。

  此后,西班牙人的海上势力徐徐进入中南美洲,1519年,大败墨西哥人,约统治三百年后,势力向北美伸展,印地安人力战不能胜,当时在亚利桑那州(Arizona)地区最英勇抗敌的为哈佩族(Hopi)和阿帕西(Apache),纳法荷(Navajo)暂作壁上观。可是到后来在亚利桑那州与白种人交战最英勇的则数纳法荷,迟至1849年才正式承认了白种人的美国政府。
  十九世纪初叶(1804),拿破崙(Napoleon)在法国称帝,征西班牙,败之,西帝逊位,由拿氏的胞弟承大统。1815年拿氏败於今比国的滑铁卢(Waterloo),西皇复位后无以挽救西班牙在海外的威望与颓势。1821年,墨西哥宣布独立。1856年,墨军在亚利桑那州败退。七年后成立“边区”,亚利桑那州併为美国国土。
  据近代中国的史学家,亚洲的新石器时代自距今一万年前开始,到公元前两千年为止,列为史前时期,換言之,不予肯定旧时相传三皇五帝的学说。美洲的考古学及历史学家一致认为一万年前美洲已有人类,而北美洲的冰河时代已经结束,气候渐暖,到了公元前五千年恐龙之类的巨兽已近绝跡,阔叶植物正在开始生长。此数千年中,亚洲的蒙古利亚人(Mongoloid)不断地从后来被称为白令海峡地区於寒季越冰,暖季划船而过,南下美洲。在当时,亚,美两洲在彼处可能相联一起。不可考的,湮沒不可寻,人类学家假定中,南美的印地安和蒙古利亚人的血统太远,那是一万年前是自亚洲中南部渡海而来的,今日在外观上看来他们比蒙族的亚洲人略矮小,但体粗,面型较像藏族。


Pueblo Grande Museum

  若以亚利桑那州而言,印地安人於公元前一百年至公元1400年络绎进入亚利桑那州。千年之间,人民自峭壁上凿石而居的渔猎生活进入遊牧,下平原,建立了农业社会,即亚利桑那州史学家所称之荷荷堪(Hohokam)文化时期,並筑成科学化的灌溉系统。
  后来遇到苦旱或其他天然災害,遂大批东下,进入北美的广大平原区,即密西西比(Mississippi)流域,留下少数,是今日派马(Prima)与帕帕勾(Papago)的祖先。凰凤城(Phoenix)东南郊有历史博物馆Pueblo Grande MuseumPueblo来自西班牙语:村中人)所在,系古村的原址,並将各地村民的古代遗物的发掘品集中展出。史家又称,今日在亚利桑那州仅五百年以上的历史。他们与在散居今北极圈到北纬六十度之间的爱斯基摩(Eskimo,总数约十二万人)血统与外型相近。爱斯基摩既为蒙古种的一支,故与中国人相近,特別是中国北方人。
  俄国学者写西伯利亚史,断定在冰河时代亦於一万年前终止。此后数千年中恐龙等巨兽亦断告绝跡了。此时美洲史互相吻合。那时,西伯利亚已经有人类居住,到了公元前两千五百年便进入青铜器时代。倘若俄国学者的考据属实,它比黃河流域的文明还要早上几百年,那中国的文明不是随黃河东移,而是自北南移了。
  近代东,西方的史学家共认:黑龙江中,下遊古代的东胡即通古斯(Tungus)族确为构成满,韩族的主流,而满,韩族亦为日本大和民族的一支。东胡的西支进入中原,即中国的北方,与北方的原居民通婚。至於后来晉时“五胡乱华”,北方的鲜卑人(公元317年)南下中国建北朝,即魏(后裂为东,西两魏及后来的北齐,北周)历一百五十年,与唐末大乱后契丹人建辽(公元907年)历约二百年,加上宋时金人南侵,蒙古建元朝历八十余年,满族入主中国建清朝历二百六十八年,北方南下的民族与汉人早已无法分开,而纯汉族血统之说也成了历史上的陈词。至少在黃河以北方的中国人已非纯汉人了。
  西方的语言学家称:乌拉山东,蒙,疆北部阿尔泰山(Altay Mountains)之北及西伯利亚(Siberia)地区全部是突厥语系的民族。古之匈奴,后来的东胡,鲜卑,契丹,蒙古人等莫不如此。在成吉思汗时代,蒙古人仍无文字,於统一各族成为“海內之帝”后,下令用畏吾儿(今写作维吾尔,即非从事遊牧居住城市的突厥人)文来编写蒙古文。畏吾儿与希伯来,印度文同,自右向左橫写,蒙古文则自上而下,与中国文同。今日,外蒙人与西伯利亚贝加尔湖(Lake Baikal)的布雅族人(Buraits or Buryats)同文,同种。蒙人学佛,必须北上“佛都”贝加尔东南之乌兰乌德(Ulan-Ude)。其东,即黑龙江之北有东胡,楚古齐(Chukchi)东胡,可利雅克(Koriak Koryak or Keraita)等族。当年,大力支持成吉思汗作为他义父的王汗即可利雅克族长,今日此族是堪察加半岛(Kamchatka Peninsula)上亚洲人的主流,亦为当年英勇抗俄的最后孤军。如古代匈奴之侵北欧,西突厥之侵小亚细亚与南欧,主流他移;东胡之南移,亦是主流尽去。今日西伯利亚仅存东胡族约三万人,倘与黑龙江正北五百英里外的雅库(Yakuts)族约三十三万(八十余姓氏)相比已是少数民族,以上各族皆可勉強与爱斯基摩人通语言。堪察加人与西伯利亚,阿拉斯加之间的阿留申群岛(Aleutian Islands)上的居民甚至阿拉斯加某些印地安人也相通语言,而阿拉斯加沿海一带旧时印地安所用出海捕鱼的皮筏子与堪察加人所制者不但在形式和构造上同,连內部的支架和材料也全採用最具韧力的柳木(Willow)与桦木(Birch)。美,亚两地的人同族,信然!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