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13-04-15

半路

郭广智

 

  听外婆讲她信耶稣是因为经历異梦,神医治她的肠胃肿胀,那是大概五十年前的事。直到今天我也沒用经历什么異梦或特別的異象,老实说我不太用这些词,在教会里面也不提倡,但是圣经上的确有这些。
  外婆那时肚子肿得像箩筐走路,要一只手按压在肚子上,医院那时也治不了,整天这样生活,村里人都习惯有这样一个人。有一天晚上她做梦,梦见一位白衣人给她做手术,虽然是梦,但是当时看得很清楚,早上起来后,肚子真的不鼓了。她说梦里的人告诉她那是耶稣,可是谁是耶稣?外婆那时候並不知道这名字。这经历跟人说,有人就告诉她去礼拜堂,那里的人是信耶稣的,她就去了。
  她说自己糊里糊涂信了耶稣二十年,但是也不明白什么,只知道耶稣救了她,治好了她的病。后来有一群弟兄姊妹传福音,她也听到,她说这是真理,才明白过来。爷爷奶奶拜佛的,尤其奶奶非常虔诚,可是婆媳吵架,年轻时爷爷奶奶打架我也经常看到,现在也有印象。爸妈都随爷爷奶奶,爸爸有机会去到外婆家,读到圣经,信了耶稣,后来妈妈也信。父母信主时候我念小学,当时知道一点什么,但是心里很是厌恶,觉得是花无谓的经历时间心血在无用的事上,哪有神!
  之后几年,家人也跟我讲耶稣,有时候我不愿搭理,有时候我会暴跳如雷;期间也看过一点圣经,但是当个传说故事看看,总沒有相信,后来高中考大学失败这个时候才愿意去到基督徒中,也沒说太清楚,竟信了耶稣,再后来越发爱读祂的话,似乎有了一个新方向。就是开了一个门,然后一切就不一样了,当时並不明白什么教义教理,就是简单快乐,好像就是这样成长的,农村人的欢乐。

  读大学,也读圣经,开始想要服事,也感谢家乡教会关心我的弟兄姊妹,可是总体说来还是糊糊涂涂。不过感谢主,祂的话,还有一个基础紮实的教会根基,让我在后来的许多环境里可以站住。对於读书的人,知识有很大的吸引,各种思想,派別,教会的历史,不同的立场,人物的传记…有的浅尝辄止,有的欲罢不能,但是这些对於服事,又该怎么用呢?
  教会跟以往已有很多的变化,农村人流向城市,派別的林立,圣经的解释,甚至连圣经也有许多不同的版本,许多人並不觉得怎么样,可是问题真的非常严重。如果中国人在福音上面不能做什么,真是亏负了主太多的恩典!那么,如果传福音,该怎么传,一个工人,能不能讲清楚,什么是罪,什么是死,圣经的话如何进到弟兄姊妹的心里。
  神是要工作,但祂是一位愿意服事人,也使用人的神。我们如果要服事祂,又该如何服事?因为看到很多的教会,尤其是城市的教会,觉得很沒有力量,也许教义都对,弹琴的,唱歌的,投影机,电脑,似乎很是不错,可是弟兄姊妹的心还是糊糊涂涂。神救人,使人重生,使人成长,呼召人,我们有沒有什么回应,有什么样的回应!
  为什么教会越来越多,彼此门戶相对,卻不相往来,大家在爭各样的教义,议论对错是非,可是我们有沒有看见哪一个是弟兄中最需要帮助的,哪一个是对神有回应的,如何让那些有回应的成长起来,这是传道人的责任。

  农村教会中青年人尤其稀少,因为中国向欧美看齐,农村向城市看齐,名讲员也少有到农村去的。这样看来,心里觉得很暗淡,那么我自己呢?不也是一样落在这里面。谁是吹号的人?倪柝声在哪里?王明道在哪里?宋尚节在哪里?如果我们不能一个一个的在圣经里对照自己,那么什么都沒有希望。我们是不是被教导说,罪,空虛,死亡,还是我们真是落在罪,空虛死亡里面,我们知道耶稣就是要我们确知需要救主,然后才能接受。恩典是白白的,但是极其昂贵,神用各种的方法救人,为的是什么呢?这些问题稍微清楚些,再来看技术层面的事,怎样的安排,先讲什么,后讲什么,如何服事。

  其实回忆起来,自己信耶稣的时候,並不知道什么是加尔文,什么是弟兄会…可是现在看来,原来神给人的是有安排的,现在要问的是:当我可以回头看的时候,面向前面该怎么做?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回顾与前瞻,喜乐迎新年 ✍林向阳

艺文走廊

疫境散记 ✍凌风

谈天说地

两柜与救恩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再作婴孩 ✍于中旻

点点心灵

特殊的圣诞节 ✍张在孜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纽西兰印象 ✍郭端

寰宇古今

伦敦地牢蜡像院 ✍郑国辉

谈天说地

预言与应验 ✍刘广华

寰宇古今

明朝的基督教发展 ✍黃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