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对付病毒和顽強的细菌

烝民

 

  岁晚,气溫下降,正是伤风(cold,又称普通感冒)和流行性感冒(influenza)的流行季节。
  伤风和感冒(流感)常被混为一谈,皆因两者前期病征相近,同为抵抗力弱,病毒入侵所致,只是后者严重得多。
  病毒(virus)被列做细菌(bacteria)类,还是像霉菌(fungus)的类別,目前我们还未读到解答。
  科学家们将病轻如伤风,咳嗽,重如爱滋病(AIDS)等二十多种通常见到的病症归咎於十种以上的病毒。在显微镜下,一般病毒的体积,大的不及细菌之半,小的不及其百分之一,是一般的显微镜所不能察,因此它仍在科学家们不断的研究与寻找中。病毒的共同特性是:它进入人体之后,首先破坏那些健康的细胞,据为己有,其次是使人身上发出的抗体(antibody)堆砌或说积存在身上的某部分,使它红肿,发炎(inflammation)即俗称“上火”,其最明显的例子如伤风后喉咙肿痛或咳嗽。在更严重的情況下,病毒阻碍了新陈代谢的运作,削弱了身上的免疫功能,加強了一般细菌同时入侵的机会。此即我们时常听到的话:伤风感冒並不可怕,问题乃在它所能引起的併发症(complication),令患期拖长。
  直到今日,西方的医学对於病毒仍无有效“对症下药”的良方。而过去的中国古习唯有喝姜糖水,睡暖床出大汗那唯一的疏解办法。糖无非是为了減低辣味,姜在“本草纲目”中所列举的功能繁多,其显明的几点是通五脏,解淤塞,去痰,止呕,通便,散热,解毒等作用。此似在说明,姜具恢复新陈代谢的潛能,将患者的自身免疫能力增強。
  科学家们不断呼吁:最好的办法是预防。最简易的预防办法是在有病者的场合(如医院)戴口罩,並频频洗手。
  2008年十月,维真尼亚大学的病毒学教授自三十名伤风患者查到其中十六人患伤风的主要病毒是Rhinovirus,於是便以此病毒为对象,就各患者的家中做出研究工作。遂发现这种病毒存於门把,冰箱门把,电灯开关,电视开关,洗手间水龙头等的成分很高,重者佔其半,轻者三分之一。而这种病毒可在一般气溫下独立地存在数日。例如伤风患者所住的房间,有人在第二天进住,也能成为一名患者。
  在伤风感冒的季节,必须注重自身的抵抗力。方式为:減少航空旅行次数,有充分的睡眠,吃多种维生素丸,空气流通,多吃水果和蔬菜,多运动,酒可浅尝但勿多饮,情绪稳定,做些愉快的事,但最重要的仍是频频洗手。
  药理学专家称:“直到今日,唯独自然的免疫力才能对付一切病毒引起的病症,在食物方面,对付细菌,病毒和霉菌入侵人体的唯有大蒜。”(garlic is a proven and effective germicidal agent that works against bacteria, viruses and fungi.)
  在遙远的中国北方,依二次大战前的情況来说,每到冬季家家吃大蒜。日常炒菜加大蒜不说,家中必备有小石臼,将蒜捣成泥,与面酱混合,谑名“老虎酱”。吃肥肉必沾老虎酱,吃饺子亦然。此外用蒜泥入卤,拌海蜇,拌大白菜心等,必加蒜泥。
  “本草纲目”将中国原有的蒜写做小蒜,后因胡人新种特大乃自胡蒜改名大蒜。蒜在医学上的价值,中国人早有先见之明:健脾胃,除毒气,抗时疫包括霍乱,治疟疾,解虫螫毒等等,详见“本草纲目”。
  除了吃大蒜,药理学专家又加说明,每天必吃具阻止细胞氧化过速(antioxidants)之能的维生素E(100到400IU)和鱼油提取的omega 3-fats (分量多少未加说明),加上维生素C(500 mg),是为一天二十四小时的进量。此外口含锌片(zinc in lozenge form)是可阻止病毒入侵呼吸气道。
  前面述过,病毒所造成的病症有伤风,感冒,和爱滋病,此外常见的有泡疹,麻疹,水痘,肿腮,狂犬症,天花,性器官病,呼吸道病症或眼疾,以及非洲今日仍然流行中的黃热病。今日倘你前往非洲公干或旅遊,必先打黃热病预防针始可买票。
  时时洗手仍不失为保健第一必要。
  最近美国老人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Retired Persons)在双月刊(AARP The Magazine, Nov-Dec, 2008)和公报(AARP Bulletin Today)分別有文章呼吁,在日常生活中不论家居或值公应该常常洗手,特別是吃饭以前和前去医院探病之后。
  近几年,美国医学界的新发现令人惊奇的是,至少有两种细菌对抗生素(antibiotic drugs: penicillin, amoxicillin, ampicillen etc.)不起作用,被称做“顽強的细菌”(Superbugs),而其“丛生”之地是在各医院的病房里。其中是抗药性金黃葡萄球菌(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MRSA)。此菌在人身体外无害,倘经皮肤或口腔伤损的地方进入人体,便造成高烧,寒冷,全身皮肤有疹状,久久不癒,痛苦之极。另一种是难辨梭状芽孢桿菌(Clostridium difficile),简写C. difficile。此字或借自法文,译意是艰难或疑难。此菌经口进入人体,专攻击消化器官,使人疲弱,心跳加速,腹泻,脫水,大肠发炎,大便下血,甚至造成死亡。


金黃葡萄球菌 MRSA

难辨梭状芽孢桿菌 C. difficile


  据美国俄亥俄州克里夫兰(Cleveland, Ohio)某研究所的调查,一般医院在逐日清洁的过程以后,78%可接触的部分仍有这两种细菌存在,它对冲洗有附着力,对肥皂和清洁剂有抵抗力,所以洗手时必须双手反覆相搓经水冲走方可。该调查又加说明,此两种细菌普遍存在的地方是:床架,床头柜,水龙头所有的按钮和护士的制服上。
  倘你自医院探望病人回来,应以医学界最近的警告为意,下些工夫去洗手。这工夫不但能有效防止顽強的细菌入侵,而且在伤风感冒的季节下更显得重要。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