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脫离该隐路线

于中旻

 


该隐杀亚伯

耶和华说:“你作了什么事呢?…现在你必从这地受咒诅。你种地,地不再给你效力;你必流离飘荡在地上。”该隐对耶和华说:“我的刑罚太重,过於我所能当的。…凡遇见我的必杀我。”(创世记4:10-14)

  世界上的第一名刑事犯,並未成为英雄,罪使人成为懦夫!该隐的行为,为罪犯立下典型:敢作不敢当,先是砌词支吾,继则要求減刑,不究罪源,但求改善待遇。今天的社会,也循此轨跡:对罪犯仁慈,免除死刑已成为风气,表示尊重“人权”;理由为:人不是神,难免有错失误杀;人不是神,既杀后不能使死人复活。
  至於作领袖的英雄人物,杀人不必偿命,甚至在私人日记也加修饰,泯灭纪录;有的在得势时,报纸表扬其能多杀有案,如:日寇侵华战爭即为其一;落败之后,就厚颜否认,掩饰否认之不能,就狡辩以求脫罪或減罚。懦夫!
  该隐在全知的神面前,沒有想到永恆的问题,沒有认罪求恕,只考虑自己的安全。这个用兄弟的血,写下人类历史上第一丑恶罪行的人,认识了死亡,怕自己失去神的庇护,会被別人杀死。“耶和华对他说:‘凡杀该隐的,必遭报七倍。’耶和华就给该隐立一个记号,免得人遇见他就杀他。”(创世记4:15)有人以为那是十字架的记号。其实,不仅那时还沒有十字架,而且该隐也不适合於得赦罪的平安。

犯罪动机

  人类第一兇杀案,是宗教性兇杀。在伊甸园东,亚当生兄弟二人,一个业畜牧,另一个务农;同把劳力所得,献在祭坛上。“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该隐就大大的发怒,变了脸色…该隐起来打他兄弟亚伯,把他杀了。”(创世记4:4-8)想想看,那时还沒有铜铁利器,更沒有效力強大的火器,发怒的哥哥,方便的是顺手就地抄起一块石头,先是打兄弟,继而致死。
  人类第一兇杀案起因於嫉妒。嫉妒是最卑鄙的罪。骄傲是自己有,或自以为有;嫉妒是因別人有,更坏而愚昧的,嫉妒是专门对付自己亲近的人。扫罗王时,以色列大败非利士人,大卫诛杀其大将歌利亚后,因为庆祝凯旋,全国“欢欢喜喜,打鼓击磬,歌唱跳舞,迎接扫罗王”,一切都不错;只是一件大错:众妇女舞蹈唱和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撒母耳记上18:1-9)这可不得了!而且扫罗的儿子约拿单,与大卫英雄相惜,彼此结了盟;扫罗把女儿给大卫为妻,女儿又爱大卫。这一切都不错。正该家国燮和,世代兴隆。可是扫罗嫉妒大卫,疏远他,排斥他,整天筹画着杀女婿,自坏长城,至终搞得破家失国。
  英国清教徒的诗人弥尔顿(John Milton, 1608-1674?),以为嫉妒常是引起兇杀的起因,所以在他的名世傑作失乐园Paradise Lost),把撒但的堕落,归因於嫉妒。不过,圣经並沒有正式讲明,那只是出於好奇的推想。其他教会先贤,则以为因“骄傲”才叫天使变为魔鬼;圣奧古斯丁就是持此说者之一,至今仍然盛行不衰。所根据的经文:

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
你何竟从天坠落?…
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
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众星以上;
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
我要升到高云之上,
我要与至上者同等。”
然而你必坠落阴间,到坑中极深之处。(以赛亚书14:12-15)

“五我”之歌,是传统“定罪”撒但的主要根据;以色列人出埃及,追赶的法老军队被红海淹沒,得胜的以色列人,走干地过了红海,唱神仆“摩西的歌”,其中敘述法老的“五我”宣言,也被引为撒但精神(出埃及记15:9)的夸言。后来有文辞华美的以西结先知的“推罗王哀歌”敘述:

你无所不备,智慧充足,全然美丽。
你曾在伊甸神的园中…
都是你受造之日预备齐全的。
你是那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
我将你安置在神的圣山上;
你在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间往来。
你从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
后来在你中间又察出不义。
因你贸易很多,就被強暴的事充满,以致犯罪;
所以我因你亵渎圣地,就从神的山驱逐你。
遮掩约柜的基路伯啊!
我已将你从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除灭。
你因美丽,心中高傲;又因荣光,败坏智慧;
我已将你摔倒在地,使你倒在君王面前,
好叫他们目睹眼见。…(以西结书28:12-19)

这高度诗意的语言,特別是“高傲”等类的词句,被以为适合解释撒但的成因。当然,倒果为因,解释任何历史事件,都是非常容易的;但未必充分考虑到其正确性。可惜,撒但堕落是既成事实。先知说预言,是受圣灵的感动,预先说到将来的事,並警告劝勉当时的世人。撒但堕落既不是将来的事,就不属於预言范围。不过,撒但的邪灵运行在世人心中,“私慾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各书1:15)骄傲和嫉妒,正是一对孪生姊妹。
  罪从一人入了世界。该隐是恶人,先已不得神喜悅。不是因为作恶事成为恶人,是恶人才作恶事。“恶事出於恶人。”(撒母耳记上24:13)

不敢面对真理

耶和华对该隐说:“你兄弟亚伯在哪里?”
他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创世记4:9)

  神用一个问题,提醒他自己反省,不曾直接指斥他,给他留下自己认罪的机会,看他是否知罪悔改。该隐说了谎言。当然知道,卻说:“不知道”。他表示自己不在场。兄弟失蹤。我岂有看守责任?这只承认:“不作为”罪。全然沒有承认“作为”罪的意思。“你兄弟亚伯在哪里?”的意义是:“你把你兄弟怎么了?”全能的神明知故问;该隐还以为神不知道自己的作为,开始托辞逃避;他不想,或不能明白神言语的实意。
  无论如何,神严肃看待兇杀的罪:“流你们血,害你们命的,无论是兽,是人,我必讨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是如此。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创世记9:5,6)可是兇杀並沒有从历史的进程消失。
  耶稣与祂当时的犹太人交谈,指出穷根究柢的问题:

“你们为什么不明白我的话呢?无非是因你们不能听我的道。你们是由於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慾,你们偏要行。他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沒有真理。他说谎是出於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约翰福音8:43,44)

  “父”,是指生命来源,也指权威和管制。该隐的父亲虽然是亚当,但他受魔鬼管制支配,成为魔鬼的工具,成为魔鬼的儿子。耶稣对犹太人说他们父的私慾,“他从起初是杀人的…他本来是说谎的”。在圣经中查有实据的纪录,並不是魔鬼自己行兇,自己说谎,是他在该隐里面,指使该隐行兇,说谎。该隐传承亚当的罪,生而成为罪的奴仆。
  随着人类堕落文化的发展,说谎和兇杀二者相辅,变本加厉。希特勒和纳粹恶徒,制造种族纯化的谎言,企图屠杀消灭犹太人;日本人制造谎言,施行残暴屠杀中国人;近则更有以民主人权迷惑世界的美国,不实(布什)总统,制造谎言,残暴屠杀伊拉克人!

爱的真宗教

  论到假师傅的党类:“他们有祸了!因为走了该隐的道路,又为利往巴兰的错谬里直奔,並在可拉的背叛中灭亡了。”(犹大书:11)由妒生恨,而至兇杀;因贪财而作淫邪的教导;並骄傲自大,生出背叛分裂。这仍然是教会常面临的问题,是“敌基督者”工作的路线。因此,爱心的使徒特別指出:“我们应当彼此相爱,这就是你们从起初所听见的命令。不可像该隐,他是属那恶者,杀了他的兄弟。为什么杀了他呢?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兄弟的行为是善的。”(约翰壹书3:11,12)
  耶稣基督指示真的宗教是爱:

“你们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不可杀人’;又说:‘凡杀人的难免受审判。’只是我告诉你们:凡向弟兄动怒的难免受审判…所以你在祭坛上献礼物的时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怀怨,就把礼物留在坛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后来献礼物。”(马太福音5:21-24)

  祭坛,代表宗教。在坛上献平安祭,就是团契祭(见利未记7:11-21);若对弟兄怀怨,岂不是像该隐的情形吗?该隐就是因献祭的事,构成兇杀的动因。心怀杀机,哪里会有神面前的平安?所以要先寻求同弟兄和睦。

从奴仆到自由

  主耶稣为了使人得恩典,必须指出人实际的情形。虽然人讳疾忌医,不愿意谈起自己的毛病,对於自己灵里的毛病,宁愿隐藏起来。使徒保罗指出人实际的情形,是为罪所奴役,沒有不犯罪的自由。

岂不晓得你们献上自己作奴仆,顺从谁,就作谁的奴仆吗?或作罪的奴仆,以至於死;或作顺命的奴仆,以至於成义。感谢神!因为你们虽然作罪的奴仆,现今卻从心里顺服了所传给你们道理的模范。你们既从罪得了释放,就作了义的奴仆…现今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作了神的奴仆,就有成圣的果子,那结局就是永生。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罗马书6:16-18, 22, 23)

  蒙主恩典,重生得救,因信称义的人,完全沒有必要继续作罪奴,是蒙主救赎解放的自由人。祝能脫离旧人的行为,不走该隐的路线;以诚破伪,靠神的恩赐,不随从私慾,顺从圣灵,结出义的果子,表明永远的生命,行永生的道路。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