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神学家赵中辉

于中旻

 

  美国人爱国。美国人爱看球赛。这两件事实的关系,表现在球赛前全体肃立唱国歌(通常是一人独唱)。唱完了,开始打球,以下的节目与前无关。赛球的球员,看赛球的观众,都不会比不在场的人更爱国;即使多参加几场,也不会进步。
  记得:许多年前,从信仰与生活季刊的文章,看到这个突出的妙喻,是说到许多讲台的问题:讲员上场读一段或一节圣经,然后,开始他的登台说教,从始至终,不再跟经文发生关系。想想看,当时华人教会的讲员,确实是如此情形。那时,赵中辉牧师主编並翻译的信仰与生活,在台湾发行;所面对的教会景況,是有佈道而沒有神学。那就是沒有神学的讲道的恰当描述:讲员读读圣经,讲他的个人见证,加上大量的故事,笑话。那样,听的人在会后与会前並不感觉有什么不同。
  福音传到中国以后,基督教为文字事工的前驱。报纸,杂志,影响社会思想,领导维新。后来教会刊物中,有福音和造就性的,有主日学和青少年教育,惟独缺少神学教育文字。因此,许多年来的工场情況,是有佈道而沒有神学。
  现在,我们还不敢说华人教会的讲台,已经达到理想了。仍然有一些人的神学作品,不是不通,就是叫人看不懂;赵中辉手中出去的东西,总是叫人在信仰上得造就。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信仰与生活季刊,虽然沒能成为普遍发行的刊物,所出版的那些书,也沒有成为什么畅销书,但那並不是意外,正是该有的现象;不过,不仅对神学界,对华人信徒,也发生了一定的影响。

  赵中辉生於1916年八月二日,辽宁省开原县中固镇。
  当时东北陷於混乱之中,土匪四起。家长以为还是让子女早完成婚嫁好。所以中学还未毕业,就於1932年三月四日,与李玉珍女士结婚。
  1935年,焦维真教士来东北,在营口圣经学院,举办东北基督徒培灵会;赵中辉往参加聚会,听王明道讲道,悔改信主得救。
  1936年,培真中学毕业后,考入营口圣经学院就读。在二十岁作圣经学院新生的时候,长子得恩已经出生了。先后育有五男五女。男得恩,天恩,享恩,鸿恩,伟恩;女旭光,瑞光,恩光,爱光,淑光。
  现代的人心,多变易迁,到了有名声,有地位,或有利可图的时候,就把结钻营,跳到不同的工作,或不工作。
  赵中辉在这样的环境工作,默默的工作,工作了超过漫长的半个世纪。他夫妇的美满婚姻,维持了七十多年。现代人趋利忘义,随时換“事奉”冈位;随时換婚姻伴侶,就像換外衣一样,赵家不仅是今之古人,简直仿佛是神蹟。
  他自从接受改革宗信仰后,一生就在改革宗范围工作。他只是改革宗翻译社的同工,卻不是全属教会宗派的体系的宣教士;一切生活费用,则全凭信心,靠圣徒奉献。这样奇特而恆久的关系,是因为神安排了三位異族知己,伟大的同工:魏司道,伯特讷,包义森。这三人,仿佛是神所预备“三股合成的绳子”(传道书4:12),不仅长期忠实维系改革宗翻译社事工,也把赵中辉全家,拉到太平洋彼岸的美国。
  爱尔兰宣教士康慕恩(James McCommon)牧师,为了造就维护纯正信仰的传道人,於1930年创办了营口圣经学院。首任院长是山东华北神学院第一屆毕业的韩凤冈牧师。因为他灵命丰富,各地不同教会的学生纷纷来校就读。1936年,赵入学的时候,同班的学生有三十二人,在当时,可算是很多了。
  1932年三月九日,日本支持的满洲国成立。康慕恩牧师继任院长。
  赵中辉在营口圣经学院认识了魏司道(J.G.Vos)博士,在门下受教,立了良好的信仰根基。在其自传神恩浩大中写道:

魏司道牧师教我们最后一年〔1938年〕的系统神学…我神学思想上有了极大的转变。…根据改革宗的立场乃是重生在先,相信在后。关於这些问题我们常在课堂或私人谈话中彼此辩论。魏牧师学问渊博,父亲又是有名的神学教授,以他神学的资历来教我们,可说是驾轻就熟,又加上他为人谦虛並有爱心,所以我在课后时常到他家中与他长谈,所谈的题目,多半是时代派与改革宗信仰之间的差異。谈话时魏牧师常引经据典,不厌其烦的为我解答各项疑问,我们师生之间,因而培养了很深的友谊。(页38)

  1940年,因为英日关系转变,学院与满洲国文教省也有困难。康院长回英国。因为美日关系较好,魏司道牧师接任了院长。原在黑龙江省青冈县“北大荒”开荒佈道的赵中辉,应魏司道院长之召,到营口,作魏的中文祕书,协助他的工作,主要的是帮助整理讲义。魏介绍伯特纳(Loraine Boettner)著的基督教预定论给赵,他看后对真理有深入的认识,即写信给伯特纳,表示深愿翻译成中文。得其回信同意,並寄来所著圣经的默示,嘱他先译关乎圣经真理根基的启示论。从此二人开始了神交。赵将二书先后翻译为中文。
  1941年春,学院复校才半年,文教部即下令结束。魏司道牧师於三月十五日,离开了他事奉了十多年的东北,返回美国坎萨斯州,任一个小教会的牧师。赵中辉牧师受托作解散后的负责人。那年十二月八日,日本偷袭珍珠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次年夏,赵中辉牧师代表学院,把所管理的全部财产,移交给一位日本牧师石川四郎接收。
  以后的时间,他在营口附近的大石桥长老教会,任副牧师工作,直至1945年八月世界大战终了。
  1946年至1947年,他考取了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翻译工作。继在沈阳的中学並基督教青年会教英文。在这期间,断续的与魏司道和伯特纳连系,想去美国读神学院。但因为沒有大学毕业的入学资格,只有程度差的“信心神学院”接受他。
  偌大的家庭怎么办?
  正在他预备撇妻离雏单身赴美的时候,他到上海江湾中华神学院去,副院长甘霖(Dr. Albert Greene)知道他的安排,直言责备他,说是长期与家庭分离,是不合圣经真理的。並且说:“我们现在应该祷告,求神让你的家人来相聚。”曾在营口神学院教他腓立比书的焦维真教士也这样说。
  适改革宗的安笃思牧师(Egbert Andrews)介绍,信义会总部有飞机去沈阳,接载他全家到上海。安顿下家小,他只身到苏北如皋的教会牧会。在那里,他工作了只约半年的时间。包义森牧师就找上了他。
  包义森(Samuel E. Boyle)博士,在战前就来过中国,在广州传道,並与中山大学的韩家礼教授合作译梅钦(Gresham J. Machen)的基督教与新神学Christianity and Liberalism)为中文。因战爭被迫回国的时候,他也把译稿带在身边,视为珍宝;他並且时时以维护信仰的事为念,立心组合翻译神学著作为中文的文字宣道事工。
  1947年,包义森再度东来,在华南地区传道。他曾见到伯特纳博士,介绍只有通信交契的赵中辉给他。包写信邀约赵中辉到广州同工。这样,进入赵家的生命里,给他们一家属灵和物质上的帮助。他们的交情,持续了半个世纪,达三代之久,很难想出有同样的史例。
  包义森牧师,对赵家真是亲如家人。改革宗翻译社的成立,也是得力於包义森的筹维推动。
  1949年三月十五日,包义森发出一封长信,介绍改革宗信仰的重要,並推介赵中辉和翻译社。
  那年,改革主义信仰杂志,在广州发刊,並开始翻译改革宗信仰书籍。
  同年十月,杂志更名为信仰与生活。包家和赵家,先后迁往香港的离岛长洲。
  那是一个动乱的时代。赵家全部大小十多口,播迁多次,每次都是包殷勤招待安排,而且都亲自帮忙搬家。到上船的时候,他甩下衣服,动手搬运东西,仿佛是自己的兄弟。
  这样爱心的行动,不必自我宣传,外人看了也有感受。从广州,到香港长洲。包牧师不仅动手,还要动口:因为赵家都不懂广东话,包卻精通;所以中国人之间讲话,洋人作翻译。在赵中辉著神恩浩大:我和我一家的见证,他自己有一段很生动的记载:

搬家那天,天下着小雨。包牧师把我们安置好以后就回家,告诉包师奶煮了一大锅饭,燉了一锅菜,他就连饭带菜从山上给我们送下来;而我们两家相隔遙远,从此就可看出包牧师的爱心是何等大。包牧师来时,因为两手端着东西沒办法打伞就淋着雨来,腰间还插着一把斧头,来给我们钉蚊帐。他走后〔房东〕邓先生就问:“他是你什么人?”我说:“他是我美国的同工包牧师。”
邓先生就说:“他以前来找房子时,说是为一个同工来香港住的。我从来沒见过一个外国人如此对待中国同工的,真是不得了,他太有爱心了。”(页125)

  这样的友谊,外人也希奇,身受其惠的赵家大小,怎会不深刻在心上?
  1950年七月,包义森先到了日本。同年十二月,包义森牧师靠主排除一切入境的困难,在他安排下,赵家迁往日本。
  在日本,住在神戶市,与包义森和孔罗瑞教士(Miss Rose A. Huston)为邻,共同作教会工作,开荒佈道;並从事编译期刊,出版书籍,在香港印刷。孔教士曾在齐齐哈尔传道,对赵家很为关爱。在这段时间,他帮助附近的华人教会讲道,也在那里的改革宗神学院修课。
  1954年,经按立为牧师。同年,进入关西大学修读英美文学。因为他始终着心去美国修读神学;而那时美国正规的神学院,必须具有大学毕业学位,才可申请入学。
  1956年六月,获关西大学文学士。到匹茲堡约老会神学院进修一年。八月二十二日,自神戶登轮启航。九月十二日,抵西雅图登岸。然后,乘火车南下,再由凤凰城搭火车而东,中途在欧马豪会晤向慕已久的伯特纳博士。
  伯特纳住在郊外一座小山上,生活简朴,为人祥和谦卑。他毕业於普林斯顿大学神学院,但未曾牧会,因他不善辞令,不能公开演讲,就在肯塔基州一所基督教大学教书,並一生从事写作。妻子早就辞世,所以独居在母亲遗给他的小房里,卻是欧美知名。他的书由一家基督教出版社代他出版,有时自己出资付印,售价较廉。他的书前面印有特別声明:

任何人都可从此书中採取资料,不必得到作者许可。因本人预备此书时,从各方面得到帮助,有的给予承诺,有的也沒有得到承诺。本书作者相信,在此所说的都是圣经真实的教训,所以本人的意图並非在限制用途,乃在推广。(神恩浩大,页160)

  先从文字上的认识仰慕,而与伯特纳博士相交;到二人晤面,是在赵到美国,已经为十六年后的事。
  1957年,由神学院安排,经中部,到西海岸,沿途见证翻译社工作。
  主日,在芝加哥约老会讲道。讲道后,在门口与会众握手道別。

  头一位与我握手谈话的是一个高大绅士型的美国人,他
  头一句话就问我:“你家人都在匹茲堡吗?”
  我说:“不,我家人都在日本,只有我一个人在此。”
  接着,他又问:“你愿不愿意你全家都来美国呢?”
  “当然愿意,但是现在困难重重。”
  “你有什么困难吗?难道你的教会不替你申请吗?”
  我说:“教会是能替我申请移民,问题在於旅费。”
  然后他问:“你自己能预备多少呢?”
  “我自己现在根本沒有什么预备。”
  这时,后面排挤了很多要出来的会友。
  他说:“对不起,我现在拦阻了许多人,等一下你与他
  们握手后,请你到停车处,我想和你谈一谈。”
  我说:“好啊!”
  与会众寒喧后,我就去停车处找他。他继续跟我谈:
  “要接你家人来美国需要多少钱?”
  “有朋友替我估计,大概需要五千元美金才能把家人从
  日本接来美国。”
  他说:“我太太和我,在银行有一笔存款,我想我们能
  给你这五千块美金,帮助你家人来美国。”
  我听了这话,好像作梦一般,不知是真还是假。我就对
  他说:“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这么慷慨,真是出乎
  我意料之外。”
  他说:“你也不用谢我,假如我在回家的路途中被车撞
  死,你这感谢也是徒然。我们只要感谢神就好了。你现
  在住在牧师家吗?”
  “是的。”
  “那明天早上九点我来接你到我住处谈一谈。”…
  第二天,他果然九点就来了。而到此时我还不知道他姓
  啥名谁。…(页164,165)

  在车中交谈,知道他是奈迈尔(Frederick Nymyer)先生,是前芝加哥太阳报的经济版主编,现已退休,是六家大公司的董事。他家住在一幢很普通的红砖瓦房里。他吩咐祕书预备好了信托银行的信:“请拨款五千元给改革宗翻译社,用途是接赵中辉牧师全家来美国的路费使用。请翻译社不要做任何书面发表。”五千元在当时是一个很大的数目。然后,二人同到餐馆午餐。
  事实的情形,赵中辉家人来美的想法,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包义森写信告诉他:前此,国会通过的“难民救济法案”,允许在三年內209,000人移民,但条件限制极严,一年半过去了,只约1,000人合格入境。在高级专业资格外,还要求旅费,就业和一年的生活保证,另有紧急预备金,以备必要时遣送离美。计算如下:

六人全费船票@$310 $1860
五人半票 $775
儿童1/4票 $77.50
一年薪资 $3600
一年租金 $1200
回程旅费保证金 $2712.50
总计 $10,225.00

  赵不是计较薪金的人,但一家人的旅费是少不得的,最低的生活费用也属实际需要;而凭信心工作的翻译社,所有极为有限,还不能筹措一半。因此,包义森信中说:作为朋友,在此情形下,如果赵另有他就,也能充分谅解。不过,在赵一方面,不仅別无工作,就算是有,他也不是因缺钱就离开的人。在这样困境中,神及时借奈迈尔及时供应,解決了一切困难。圣灵的能力感动,在人心中作工,就是这样。
  1958年十月,一家十一口由日本到了美国,与赵牧重聚。

  如果你推想,朋友相感,赵也有些好处,那不会错:他感念旧谊,始终忠诚於知己;但如果你把他想得太好,“好”到逢迎唯诺,出卖自己思想,那就错了。
  赵中辉只有一件事不会作,就是不会看风使舵。他的笔下沒有写过违心的话,绝不为了讨人喜悅而背真理。
  赵牧为人谦和浑厚,立身嶽嶽,绝不像时下一般小人,识不得几个字儿,就夸夸而言“学术”,好像是二千年前的文士复为苍生出;他绝不摆出一副神学家的面孔,而平易近人,不轻易谈甚神学,更很少搬弄什么原文。他在孩子还未出生的时候,就已经精擅英文;卻除了翻译而外,总深藏不露。这多么值得尊敬,值得学习啊。
  今天的“太监神学家”,“宗教买办”太多了。以致宗派的声音太大,而真理靜默,市上听不见真理的声音。他虽然一直与洋人同工,但绝不是卖身投靠。
  1968年,信仰与生活季刊再迁回台湾发行。蒙神的恩典,这信心工作的刊物,已经度过了三十年。赵牧所翻译的书籍,约大小约六十冊。
  1977年,美国宾州的日內瓦大学(Geneva College)颁赠赵中辉荣誉博士学位,表扬他的成就。
  赵中辉继续工作不辍。到1996年,年满八十岁,才告退休。信仰与生活季刊发行到2000年,改由中国福音会出版,终告停刊。
  神学家必然有著作;而且不是通俗著作,必须是学术性的作品。不仅自己编写,赵牧多年来辛劳译写的书籍,达五十种以上,包括:加尔文,巴文克,梅钦等神学名著,及其第一本中文神学名词辞典,至今仍然流传,仍然造就许多圣徒。
  2005年五月二十六日,美国宾州非拉铁非城的威敏斯德神学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颁赠荣誉神学博士予赵中辉牧师。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