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不竭的记忆
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

国樑

 

  “你看,那作梦的来了!”
  梦,古今中外历史都佔有重要的地方,它雕塑历史,文学,哲学和艺术,在不同境域的成长和演变中,梦都有密切的关系。
  圣经记载中的约瑟,也因解梦而成为埃及的宰相。近代西洋艺术的“超现实主义”(surrealism)也因梦而命名。
  在1900年出版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所写的梦的解释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不但奠定了现代心理学,也影响当时的哲学,文学和艺术。
  梦,是过去和将来的媒介,现实和理想的交会点;梦的境界是现实的引导,未来的凝聚,更是现实和幻觉的融会。

  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Felip Jacinto Dali, 1904-1989) 於1904年五月十一日,在西班牙卡特兰雅县菲格拉斯(Catalunya, Gigueras)小镇出生。萨尔瓦多本是他哥哥的名字,因婴儿时夭折,当他出生时,父母便将这名字传给了他。谁能料到“萨尔瓦多”这名字,在将来艺坛上发生巨大的影响力,是“超现实主义”的代表人。
  达利是一个才华超卓和想像的艺术家,充满自信,突破成规,不断的创新,吸收前人留下的精髓,演变成自己独有的风格,继往开来,一生溢出传奇色彩。他六岁便能绘出成熟的风景画;七岁想为拿破崙;十岁自居为印象派画家;十五岁撰写有关米迦兰基罗和达芬奇的评论;十九岁介入立体派的绘画风格。早在二十五岁前,就建立独特旷世绝无的新画风。以后在他的艺术生涯中不断的演革,在不同的时期內有不同的表达的主题和创作的技巧,绝不被固定在任何画派的风格;不过,世人卻把他列入“超现实”画派。在他六十年漫长的创作生涯中,给我们留下丰富的资源,让我们从中吸取养分,以滋润自己的生活,扩展想像空间。
  达利个性顽固,不与世俗妥协。父母早年便留意到他的艺术才华,在家中给他设立小小画室,也在菲格拉斯接受私人绘画教授。在1921年,进入马德里艺术学院攻读。同期也参加当时前卫的艺术学生团体,也结识电影制作者路易士.本纽维尔(Luis Bunuel),和诗人菲达里卡.嘉西亚.罗尔卡(Federica Garcia Lorca)。虽然在艺术学院攻读,他认为不能受正规艺术学院的约束,在父亲极力反对下离开,因此与他脫离父子关系。

  达利离家后,迁居到离菲格拉斯两哩,西班牙和法国边境的小渔村邑格港(Port Lligat),在此便成为工作室和发展画风的地方。就在这段时间內,受了弗洛伊德对人心理潛意识分析理论,和与当时以法国诗人Andrea Bretton为首的一群超现实主义作家和画家接触的影响,奠下了达利的绘画风格。在三十年代后期,他转变方向,崇尚古典派拉菲尔(Raphael),和因与当时超现场主义政治立场分歧,而被拒之门外。
  也在这时期,他认识嘉拉(Gala),她便成为达利生活的伴侶,精神上的支柱和模特儿,大部分的女像就是嘉拉,后期宗教画里的圣母也是嘉拉。

 

从现实到梦境


1. The Bread Basket (面包篮子,1926. 31.5x31.5cm)


2. The Bread Basket #2(面包篮子,1945. 38x38 cm)


3. Ants(蚂蚁)


4. Ordinary French Loaf with two fried eggs
(法国面包和两煎蛋 16.8x32 cm)


5. Anthropomorphic Bread(人性化面包,1932. 23x33 cm)


6. 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 (不竭的记忆,1931. 24x33 cm)

  这幅为世人所熟识的“不竭的记忆”,作於1931年,是典型的超现实派作品,画的前方是一片空旷的海滩,加上左边枯树和沉闷色泽,给人感到战火洗劫后的荒涼,地上躺着似马的屍骸,这屍体是从另外一幅画演变而成,画左边平台枯枝上掛着的,平台边的和屍骸上的三只柔软像乳酪或煎蛋的钟表,是这幅画的模题(Motif),也多次出现达利的画里,是由面包上的煎蛋蛻变而成,代表时间的朽烂。达利将坚硬的金属因时间成为疲惫不堪的物体,时间停留在朽坏的短暂剎那,凝固了,带来那不竭的记忆,呈现潛意识的梦中,也是幻觉。画里除了右上角的黃金海岸是实景外,其他都是梦中超现实图像。达利用“有系统的精致绘描,令人产生如现实的错觉,同时也否定现实的真实性。”这就是典型超现实主义表达的技俩。
  时间令物体朽烂,达利除用柔软无力的钟表来表达外,蚂蚁也是能使朽坏的表达。为了记他个人潛意识和梦中幻觉,他曾到精神疗养院去了解患病者的意识,探讨他们的言行,使他能真诚地反映潛意识的世界,领略现实生活看不到的离奇景象,体会精神病患者的內心秩序,也教我们认识错乱的幻觉和现实的感受只有一线之隔,难以辨別。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幻觉?什么是梦?什么是希冀里的未来呢?
  让我们再看另一幅命名为“蛻变的不竭记忆”(The Disintegration of The Persistence of Memory 1951-54) ,使我们更了解达利的表达方式。

 

达利后期的宗教画

  在1940年为了逃避纳粹党的统治,迁居到纽约。这时期达利的作品,很多以宗教为主题,包括:


1. Crucifixion(被钉十架,1954. 194.5x124cm)


2. The Madonna of Port Lligat(邑格港圣母,1930. 144x96 cm)


3.Christ of Saint John of the Cross(1951 203x116 cm)


4. Lapis-lazuli Corpuscular Assumption(1953 230x144 cm)


5. Nuclear Cross(原子十架,1952. 78x58 cm)


6.The Sacrament of the Last Supper(最后晚餐,1955. 167x268 cm)


7. Galacidalacidesoxyribonucleidacid(1963. 305x345 cm)


8. The Temptation Of Saint Anthony
(圣安东尼的试探,1946. 89.7x119.5 cm)

翼展万里

  1989年一月二十三日逝世。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