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16-09-01

什么是大罪

于中旻

 

  不少人愿意知道什么是“大罪”。如果那是为了想犯小罪,那就错了;若确为免涉大罪,虽不如求全,存心可取,还算是不错的。
  合神心意的以色列王大卫,自然熟谙法典,更有充分属灵知识;他曾向神承认:“大有罪了”!你可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圣经说:

大卫数点百姓以后,就心中自责,祷告耶和华说:“我行这事大有罪了!耶和华啊,求你除掉仆人的罪孽,因为我所行的甚是愚昧。”(撒母耳记下24:10)

  数点百姓,就是现代所说的“人口普查”怎么会是犯罪呢?更怎会是“大有罪”呢?大卫应该不会那么健忘,他曾犯过很丑恶的罪,使他痛苦的写下忏悔诗;虽然蒙神赦免,还是给家庭带来惩罚,陪上了四条人命。那次,还是神差遣先知拿单警告后,他才悟,才悔。这次竟然是他“心中自责”:自己敏感的承认罪,知道是有“大罪”!
  真个的有那么严重吗?是的。这不仅由於大卫的主观认知,客观的史实纪录,也确是如此。看结果吧!“耶和华降瘟疫与以色列人,自早晨到所定的时候…民间死了七万人。” (撒母耳记下24:15)与历史事件比较:可拉党造反事件,一万四千七百人遭瘟疫而死(民数记16:49)。巴兰设计“巴力毗珥”罪案,导致神降罚二万三千人死亡(民数记25:9;哥林多前书10:8)。所以因大卫数点人口遭災而死的,比历次合计更多,是最高的处罚纪录。可见其大,可见其重。
  那么历史中其他的数点人口呢?圣经“民数记”就是因此得名,其中记载了两次在旷野数点人口:第一次在西乃的旷野;第二次是在进入迦南地之前,都是由於耶和华的命令(民数记26:1-4, 63, 64)。不过照神的规定,数点的时候,各人要将生命的“赎价”奉给耶和华,就是凡二十岁以外的,每人缴银子半舍客勒,“免得数的时候,在他们中间有災殃。”(出埃及记30:11-16)这是为了郑重申明,百姓都是属神的,绝不容任何人当作私有,自己夸耀:“我有许多群众”!这正是不少领袖一向所爱作的事。
  其实在十条诫命中,除了首先是宣告神的唯一性,第一禁诫的是“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出埃及记20:3)当然这也包括作领袖的自己在內。以色列建国的首位君王扫罗,之所以遭受废棄,经手膏立的先知撒母耳,作出明确的解释:

“耶和华喜悅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悅人听从祂的话呢?听命胜於献祭,顺从胜於公羊的脂油。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虛神和偶像的罪相同。你既厌棄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棄你作王!”(撒母耳记上15:22, 23)

  这是最合理的原则,最重要的原则。主仆关系最的基础,在於顺从;如果顺从被废棄了,仆人不再承认其受托的关系,职分就发生了变化,他独立了,自己作起主来,就等同偶像!当然,这是虛妄的单方违悖,必须遭受严厉制裁。
  大卫思想扫罗的前车之鑑,觉悟他行动的严重错误,知道这不仅是对人的关系;他凭自己的地位,轻易否決压制了约押的善意反对,到底赢並不就等於对;一意孤行,只有自己应该负责任。有了这样的认识,避免了扫罗诿过的可恥表现:扫罗先推他太爱耶和华了,要把美好的战利品留下了献祭;又诿之於热爱民主,以为民意不可违:既然人民的声音是神的声音,那还要神啥用?这样就成为“厌棄耶和华的命令”了。如此就犯了大罪。你既然不听命,神还要你干什么?
  大卫可不想等事情发展到那么坏,他诚实的承认:我行这事大有罪了!事情是我作的,不干別人的事,要罚罚我。觉悟,认罪,才可以悔改,错误路线止於此,不再走下去。
  大卫在另一诗篇向神诉说:

“求你拦阻仆人,不犯任意妄为的罪,不容这罪辖制我;我便完全,免犯大罪。”(诗篇19:13)

  这样,“任意妄为”就是我想怎么作,就怎么作。那种态度,就是不顺从,是对於主权的挑战,是造反的苗芽,所以不应该由它发展下去,否则就会成为大毛病,接下去会成为习惯,能夠辖制你,如同肢体枯萎了,神旨意通不过,不听元首的命令,就成为“大罪”了。
  愿主在心中掌权,使我知道彻底否定“我”,否定“我的”,唯独让主的旨意成就。
  神的仆人要举目仰望神:“仆人的眼睛怎样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样望主母的手,我们的眼睛也照样望耶和华我们的神,直到祂怜悯我们。”(诗篇123:2)

翰浦屯宮的故事


大主教乌尔锡

  英国的翰浦屯王宮,坐落在泰晤士河上,原来是属於大主教乌尔锡(Thomas Wolsey, c.1471-1530)的私邸,绝不寒酸,才敢献赠与英王,或许嫌其太大,算夠慷慨吧!此公出身卑微,获英王亨利八世的宠信,湔任英国国教会首职,转仕首相,权倾当世。威尼斯驻英国的大使写信报告:如果谁在英王及乌尔锡二人中必须得罪其一,可莫得罪大主教!又说:在几年前,如果求他办什么事,他会说:“我想,陛下会同意如此作。”又过了些时间,再有事请托。他的答覆:“陛下和我会商酌答应这件事。”后来,找他的时候,他直接说:“我可以办得到!”最后,当多人参办他的时候,英王並沒照他所想的庇护他。结果,在莎士比亚笔下,乌尔锡说:“我若以事奉王一半的忠诚事奉神,祂绝不会让我到这样面对众敌,无所倚靠的地步!”权臣专擅,下场如此,可以为神仆人的鑑戒。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亚谷

谈天说地

溫和 ✍于中旻

艺文走廊

你的名叫以色列 ✍凌风

艺文走廊

完全的爱 ✍凌风

艺文走廊

疫境诗两则 ✍安吉

谈天说地

锁园香气与美果 ✍于中旻

寰宇古今

智者失道 ✍亚谷

谈天说地

真诚 ✍刘广华

谈天说地

问与答:戏笑幽默与讲道 ✍文中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