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新女性

余卓雄

 

  莫琳婚后还不到半年,那个新成立的家已经开始呈现不安。
  她每天照常上班,然而总是讨厌別人叫她凌太太。
  “真是岂有此理!我又不是他的电话分机。”她抗议道:“我生下来是姓莫的,就要一生行不改姓,坐不換名。”
  她沒有提到“行不改姓”的上面,原本还有“大丈夫”三个字。
  她的博士衔头常常使丈夫的“学士精神”受到威胁。凌先生很体贴地对妻子说:“你坐下来,让我来洗碗。”
  莫琳有些感动,说:“我想我还要努力在其他方面调整调整。”在此以前,莫琳曾主张,妻子和丈夫应各自拥有本人财产的权利,避免一方面见财起心。
  想起来,当年是国际妇女年,算是女权运动的最高潮。在我的印象中,卻忘不了那一连串被政治投机份子所利用了的活剧。解放与任务的分界甚微,现代人对自由的歪曲,本身就是一个新的奴役,男女如是。
  特別当我们对自己的角色迷乱的时候,不但要冲出原来的性別,更看不清楚本来的面目,使新主人变为新的囚徒,实在违反自然界的律例。
  耶稣的时代,犹太妇女地位低贱。祂以解放者的姿态降临,要使“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祂“放走”了那个有坏名声的女人;在撒玛利亚井旁一席话,令有过五个“丈夫”的女人惊愧交集。祂在伯大尼一对姊妹的家里,告诉那被家事烦扰的马大,沒有在祂腳前坐着听道的马利亚那么好福气。
  基督教的人性解放观,能夠增加家庭幸福。首先是我们要明白男女两性,各有特性,长短;双方要相护卫,饶恕,包容,並协助对方发挥其本身的潛力,不但不能侵犯他人,还要在必要时牺牲,以求共同的快乐。
   週末,莫琳在工作会议时迟到了,她毫不遮掩地向大家承认说:“我要先给他弄好饭才出来,否则他要饿死了。”
  我想:不是谁做饭的问题,而是在这一份爱里,有沒有忘我的自愿,有了它,就是完美的开端。
  这个家,多么可贵!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